一急相就不順眼了

副刊版 2019/01/29

分享:

星期天,中午跟朋友去香港仔魚市場吃魚,一桌海鮮,美不勝收。吃完飯,下午回家,看澳洲網球公開賽男單決賽,祖高域三盤直落擊敗拿度。

之前有朋友評祖高域,說他球技好但觀眾緣差,可能是因為他個性不強烈。這我又不覺得,祖高域與拿度比,拿度比較有「急相」,祖高域淡定得多。或許我從來不喜歡有急相的人,所以祖高域對拿度,我就希望祖高域贏,他贏了,我很高興。

人一有急相,總是難看些的。有說運動員的急相,也可以變成一種風格,增添在人們記憶中的印象。但我不喜歡人有急相,若哪一個——比如從前的麥根萊——經常急出面了,便再怎麼看都不順眼了。

所以費達拿這麼討人喜歡,球打得那麼好,比賽的風度也那麼好。以此類推,在其他行業中,我也是不會選急相人來欣賞的。生意人有急相、政治人有急相、推銷員有急相,諸如此類,我都敬而遠之,無他,因為不順眼。

撰文 : 李純恩

欄名 : 天地良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