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羅斯費神批華 美歐不如自救

評論版 2019/01/29

分享:

在達沃斯召開的世經論壇會議上,索羅斯講話時指中國乃富強而擁有高科技能力的獨裁國家,故習近平是自由開放社會的最危險對手。此話背後頗有深意,實值得探討。

中國融合西方體系 影響超蘇聯

近期隨着中美博弈激化,美方各類人員及機構對中國的攻訐無日無之,索羅斯終於浮上水面加入開火本非意外。這位投機大鱷一直頗有「原則」意識形態感甚強,集資設民主基金在全球各地推動西方民主,在中國則被視為「顏色革命」重要搞手。

按他的立場攻擊合乎邏輯,美國及西方民主體系從未遇過如此強勁對手,與當年蘇聯相比,中國的威脅確有天淵之別,因為:(一)蘇聯與西方經濟體系隔離,影響力低,但中國與西方體系日益融合,影響力日增。

(二)中國實力日強,乃全球最大貿易國及工農產品產銷國,按購買力平價計算GDP或已超美,何況民生供應充足,消費品不虞或缺。這與當年蘇聯生產力遠不及美國及民生困苦的情況大不一樣。

總之,當年的蘇聯模式並不吸引,但今天的中國模式殊異。這也正是許多西方學者對中國版非自由資本主義(Illiberal Capitalism)感到焦慮的原因,更怕西方模式在吸引發展中國家的競爭上敗下陣來。

此外,索羅斯或許明白在不遠的將來,中國對美國及西方還有更嚴重的威脅,就是技術紅利(Technology Rent)的逐步消減。

西方在科技及管理能力領先下所獲得的超額利潤,成為維持其生活水平高高在上的主要基礎。但當中國科技及高端生產力突飛猛進趕上來時,西方的紅利將逐漸消失,生活水平將難以維持,其體制的缺陷也將更形突出。

華高端生產力飈 威脅西方紅利

過去中國生產力(特別是消費品的)上升,對西方是互補和有利的,但今後將不同,會與西方的核心能力直接競爭。當中國的高端產品佔領市場時,其低價將改變世界。筆者估計這將在五到十年間開啟浮現,到時「美國世代」及西方主導世界的時代將加快走向終結。

因此索羅斯支持封殺中國的高科產業及華為、中興等企業。但美國有識之士如前貿易代表佐利克便說,中國是遏制不了的,更有人說應把遏制中國的錢用到增強自身的競爭力上。這乃高明得多的選擇,但索羅斯等人卻看不到。他們更看不到的是西方體系雖受到中國一定的威脅,但真正致命的是從內部爛掉。這次達沃斯會議剛好是個見證:美英法三國領袖都因內政問題無暇赴會,原因為何眾所周知。

美國政府局部關門,連特朗普宴客都要叫外賣。關門表面原因是57億美元的建牆開支,但這對美國來說只是區區小數,真正問題是黨爭,更是特朗普與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意氣之爭:兩個逾70歲老人其思維及行為恍如七歲小童。英國脫歐在國內鬧得不可開交:各黨間之爭,地方利益(尤其北愛)之爭,各黨內部之爭,爭奪相位的權位之爭等,令政局亂作一團,若導致無協議脫歐將帶來經濟災難。難怪英女皇也看不下去要出來說話,呼籲各方求同存異,團結一起並顧全大局。

至於法國馬克龍政府只一年多便弄得民怨沸騰,「黃背心」抗議運動不完不了,馬克龍雖作了讓步仍未平息,且讓步還可能導致財政危機。德國總理默克爾即使能赴會,其國內政局及各大黨政情均困擾重重,只是形勢未如美英法般危急而已。

美英法德內政陷困 民主空洞化

上述各西方大國的具體政情困局各有不同,但都顯示了其政制無法處理內部重大分歧,並因而形成僵局,影響正常施政。此乃典型的「民主失效」(Dysfunctional Democracy)現象,甚至激化至「否決型民主」(Vetocracy),即各種勢力為私利而互相否定,以致一事無成的嚴峻境地。

近年西方主流政黨衰落而反建制政黨及政客急速冒升,已引起了學者對民主體制沒落及全球性民主退潮的憂慮,相關議論日多。一些學者擔心歷史倒退回上世紀30年代,如耶魯大學歷史教授Timothy Snyder便著書勸人防止暴君極權再現。其他論者或未如此悲觀,卻也指出西方民主沒落的各種趨勢及原因。哈佛教授Steven Levitsky及Daniel Ziblatt的新書便描述了民主因受侵蝕走上緩慢死亡之路,原因是容忍及自制消失。作家Yascha Mounk則指出民主政制架構或可留存,但民主價值卻在消減,從而走向空洞化。

看來,索羅斯與其攻擊中國,不如把財力及智慧用於拯救正在爛掉的西方民主。

國際投資者索羅斯日前在瑞士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指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是自由社會最危險的敵人,又指美國應集中把焦點放在中國,打擊中興和華為,而非只着重貿易赤字。(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