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高長者綜援年齡 勞工非福利轉變

評論版 2019/02/08

分享:

縱使上月中旬立法會和輿論群情洶湧,要求政府擱置提升長者綜援申請年齡的下限到65歲,但結果新政策還是在無聲無色無示威的情況下,一如原先的計劃般在上星期五(2月1日)開展了。

新春港鐵派錢收表 三重保險

從戰術層面分析,這一回特區政府的公關部署可真算是相當周密,一方面議員們正忙於寫揮春、扮財神,無時間安排遊行示威,而且亦跟社會氣氛不合;另一方面,上周後段議員們只顧圍攻港鐵(留意政府公布「紅磡站月台工程文件缺失」的消息,正在特首於立法會說自己會反省反思的同一天),加上2月1日是最多可獲4,000元之「關愛共享計劃」收表首日。從公關防禦角度,特區政府可謂買了三重保險。

話說回來,立法會議員不分黨派在上星期的答問大會上,一再要求林鄭月娥擱置提升長者綜援申請年齡下限,則純屬有姿勢無實際之舉:畢竟政府先在「60至64歲領綜援人士補回1,060元」先退一步,其後又願意不扣除「拒求職長者」200元,既已連中了兩拳,也實在沒有擱置的理由——真有機會擱置此項新政策的話,官員們斷不會硬吃這兩招,何不索性一早鳴金收兵、提早過年?

正因如此,市民倒不如趁當下塵埃落定之際,思考一下為何特區政府那麼堅持推出「提高長者退休年齡」此新政,以及過去一個月有關此課題的3大似是而非之論據:

(1)提升退休年齡無廣泛共識?議員們異口同聲說政府應就「提升退休年齡」作廣泛諮詢,政府卻一味只懂以「人口政策曾在2013年進行公眾諮詢」回應,有點招架無力。更有效的溝通方法,莫過於舉實例:B牌保安員的申請年齡上限由65歲提高到70歲,早在2015年12月實施,當時多黨派表示支持——3年來一直大力支持65至70歲長者繼續工作的政黨,今天卻反過來強調不應讓60至64歲長者工作的話,道理說不過去。

昔支持長者繼續工作 今反對

(2)拿綜援等於有尊嚴生活?過去,我們會經常聽到輿論說:「許多長者為了尊嚴而不領綜援。」今次卻不知何故,跨黨派塑造出為60至64歲人士繼續領綜援是為他們「謀福利」的印象。

平心而論,一般60至64歲人士要找份比起領長者綜援那3,585元賺更多錢的散工(平均每天163元:以下期最低工資計算則為每天4.3小時左右)——縱然傳媒總找到個別難搵工的事件,但現實是他們要在香港找工作也確實並不難,否則就不會有B牌保安員的政策調整。

加上,打工期間還有僱主供MPF,將來成功取消強積金對冲後,這些60至64歲人士當有更多錢安老。固然,更無稽的是有人致電烽煙節目,謂自己「明明是會計師,點解政府要迫我做看更」云云——相信大部分會計師的收入與資產,該不合資格領長者綜援罷?又何來政府迫60至64歲人士由高級轉低級工種?

(3)政府剝削長者福利?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回想今趟提升長者綜援申請年齡下限這一役,官員由於無一開始就清楚表明此乃「勞工」而非「福利」政策轉變,卻反而糾纏於「幾多歲先算老」,令輿論輕易描繪成政府因人口老化削減長者福利。

新政策求移風易俗 非省數百萬

事實是截至去年11月,年齡為59歲的綜援受助者只有1,302人:即使申領人數增一倍,所省卻公帑每月連280萬元不到——從公共理財角度,相比長者綜援每月開支達8億元以上,數百萬之數又何足掛齒?

可見政府無誘因以這個方式減輕公帑負擔,目標只求移風易俗。也許勞工及福利局在今年5月1日調整最低工資時,才同步提升長者領綜援年齡要求,其政策目標的主要信息應會更清晰。

寫到這裏,也許又會有人說筆者以上所論偏幫政府云云——要留意的是筆者從來不以政治或政黨取向所主導,而慣以解困、找出答案為本——由當年曾蔭權在施政報告內宣布檢討生果金而遭黃毓民「掟蕉」,到今次懷着身孕的容海恩於產子前質詢林鄭長者綜援安排,可見議會內基本上整個政治光譜都對長者福利極度敏感,加上社會和輿論一般的民粹反應,往往讓長者政策討論流於表面和短視;結果特區政府見「後欄失火」,便一而再、再而三以stop-gap measure(即時「止血」或「止損」措施)了事。

民粹反應 長者政策流於短視

某程度上,筆者完全可以理解為何民主派在特首「連中兩拳」之後會面,結局是不歡而散:尤其是從下屆將不尋求連任的張超雄之角度,多年來努力爭取許多安老政策的結構性改革不果,確是令人十分生氣。可是,從官員的角度,萬丈高樓從地起,一步走不下去,便會快快打退堂鼓,以免政治上火燒連環船,連累其他政策改革——除非民主派明白,每次激烈反對之餘,也願意接受政府短期答案,否則難望長綫爭取更多。

事實上,張超雄和民主派也並非在長者政策上完全沒有建樹:就在2017年1月那份施政報告內說到「提升長者領取綜援年齡」的同一段(即第194段,在保留綜援以家庭為申請單位的規定下,政府會取消獨立申請長者(例如與子女分開居住的長者)的親屬須就他們有否向長者提供經濟援助提交聲明(俗稱的「衰仔紙」)的安排。有關資料只需由長者提交。此外,將領取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由60歲提高至65歲,配合人口政策延遲退休年齡的方向。新政策實施前正領取綜援的60至64歲長者將不受影響),一開始便提到泛民爭取多年的「取消衰仔紙」德政,事後建制派也沒就此邀功,可算是「榮耀全歸於泛民」——既然民主派也曾成功在視為死敵的梁振英手上為長者「成功爭取」,何不今後進一步開放思維,透過鬥智鬥力讓安老政策持續改善?相信總好過未見面已知會不歡而散,卻還是要擺姿態博曝光罷。新年新希望,祝豬年進步。

本港整個政治光譜都對長者福利極度敏感,加上社會和輿論一般的民粹反應,往往讓長者政策討論流於表面和短視。(資料圖片)

撰文 : 黃永 言論自由行行政總裁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