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科谷經濟 免陷中等收入陷阱

評論版 2019/02/08

分享:

當前中國經濟的一個重要矛盾是正處中短期周期下降軌的宏觀表現疲軟,但長期性基調則良好,如最近的一個熱門議題是中國何時可成為高收入國家。到時經濟發展及人民生活水平將升上新台階,其意義為何值得探討。

脫貧見效 經濟體系建4優點

中國經濟迅猛發展的成果之一是按世銀標準早已脫貧,2019乃中國成為中等收入國的第18年。在去年人均GDP達9,780美元的基礎上,今年可望首次突破一萬。按世銀標準若超過12,736美元便可成為高收入國家,而這估計數年內便可實現,更有估計指2021便可以。之後下一個目標是三萬美元的發達國門檻,要達此水平將是較長遠之事,而目前不少發達國家的水平是4至5萬美元。走進高收入行列表示人民生活水平可達致初富,且由於中國有13億人口,這對世界的影響自不容忽視。此外,從發展經濟學角度看,中國將避過了中等收入陷阱,未如有些發展中國家有貧窮落後的困局起步發展表現不俗,但到了中等收入水平後卻出現停滯。

中國能不斷進步與改革開放帶來的高速發展息息相關,40餘年間便由低穿過中而進入高收入水平。能避過中等收入陷阱又顯示中國經濟體系已建立4大優點:(一)動力充沛。這主要是因此調配資源大量投入基建及產業發展,從而保證了增長勢頭。近年總體動力雖稍減弱,但新興產業的發展形勢良好。

促產能升級 抵銷人口紅利耗盡

(二)活力十足,適應性強。資源能迅速轉移並進入新興領域;近年資源通過國企民企湧入新興及創科產業乃可以避過陷阱的重要原因。

(三)經濟效率持續提升。勞動生產率、全要素生產率(TFP)及科技對增長貢獻率等均一直升幅良好,反映資源調配得當。

(四)經濟質素持續改進結構持續優化,令競爭力及創科能力逐步上升,新舊產能交替步伐加快,近年科技井噴更引來美國全力打壓。

與此同時,一些阻礙發展的瓶頸也未有產生重大影響。資源不足未有拖發展後腿,且中國已成功地由資源出口國轉型為最大資源入口國,並能由入口來源多元化降低供給風險。美國也要分一杯羮,力壓中國多買美國農物及能源產品。劉易斯拐點的出現反映人口紅利耗盡,但也未造成太大影響,並可由產能升級或外移減壓。在長珠三角地區推行的「機器換人」計劃,便有助緩解民工荒。

自動化+5G 未來發展兩大重鎮

總結過去40年的中國發展,在生產形態上先後出現了兩大奇迹。首先是基於勞動密集生產的出口加工業快速發展。這由依託人口紅利及其他低成本優勢,助力大量城鄉人民就業脫貧,令中國能由低收入提升至中等收入國家。這階段已基本完結。代之而起者是第二個奇迹:由創新創科驅動的新發展模式通過開拓新興產業來創造新就業,依託的主要是人才紅利。這令中國避過了中等收入陷阱而進入高收入國家行列。新模式的作用還剛開始,將可繼續引領中國在高收入新台階上的發展。當中國收入由中轉高之時又遇上兩件大事。

其一是要於2020年建成全面小康社會:這因有利於改善收入分配格局而可助鞏固中轉高的基礎。其二是碰上新一輪科技開發的黃金機遇,若能趁上這大潮則受惠無窮;中國錯過了之前多輪大潮,只能努力從後追趕,希望今次能否掌握先機滑浪前進,新一輪大潮涉及新能源、信息、新材料及生物工程等多種技術,內容豐富多樣。目前中國在多個項目正努力爭先,其中有兩項尤為值得注意:自動化及5G移動通訊,當中涉及機器人、微電子、「互聯網+」、AI、VR、大數據及雲計算等多種新興科技領域,影響面極廣,涵蓋第一、二及三產業的改造,這不單是技術及產業發展,還將改變交易模式、消費方式,就業企業形態,甚至生活方式及社會形式,可說是引領人類文明進入新發展階段。正如工信部長苗圩說5G可讓人們生活在虛擬世界,可在家工作不用上班。

中國搶佔新科技浪潮先機,可為發展帶來更多可能路徑及更亮麗前景。但為達此目標必須採取有效政策及早克服眼前的經濟疲軟狀態。因此要構想借助長遠發展投資來催谷現時經濟的戰略,而非單靠刺激消費。

今年乃中國成為中等收入國的第18年,在去年人均GDP達9780美元的基礎上,今年可望首次突破一萬。(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