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陰陽合曆 復興海陸複合大國

評論版 2019/02/09

分享:

在一個泛政治化愈趨嚴重的社會,中國人早已過了起碼五千遍的「年」,也被某些「本土」網民大做文章--有謂香港人、廣東人不過「春節」,只過「新年」。

筆者雖年過不惑,卻頗受此「偉論」之惑。其一、不知從何時起,香港人,竟然只等於廣東人,嚴格而言是廣府人。作為原居民,筆者就是客家人。比惠州、惠東客家人,更早移到深圳河以南,即上水、元朗一帶者;很抱歉,也不是廣府人、也不講廣府話,而是東莞人。

爭拗春節元旦新年 庸人自擾

其二、可堪玩味的是,將中國新年改稱「春節」,將「元旦」改到西曆1月1日者,卻是講廣府話中山片(中山分支)的正宗廣東人,中華民國首任、也是唯一一任臨時大總統-孫文是也。及後,經過南、北妥協,孫中山「讓位」予袁世凱;孫規袁隨,現代中國就繼續以「西曆」,又稱「羅馬曆」1月1日為元旦,而稱傳統新年為「春節」。這比起1949年10月1日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足足早逾三分之一世紀;與現在大陸政府、執政黨,更完全無關。

在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前,之所以沒有春節、元旦的混淆,在於中國曆法當中,春節指廿四節氣之首-立春,而元旦指一年的開始。當中國並行新、舊曆,而民間又不願如日本人一般,在現代革命以後,就把過年的習俗移到新曆1月1日舉行,才出現孫、袁等人啟始、又不完全成功的「借用舊稱過新節」現象。其實這亦無傷大雅,只是反映現代中國人身上,傳承與革新並存的事實。

愚以為,春節也好、元旦也罷,只是依附於曆法上,稱呼、應用的流變,並不牽涉中國曆本身的運算機制,也就難以影響其精確性;可以說,無論在辛亥革命前或後,中國曆法的經濟價格、文化價值並無任何損益;這是作為中國人的我輩,應當認知的事實。所謂無知即無畏,很多時候,對不同文化符號捕風捉影,作泛政治化的曲解或膜拜,都是來自於常識的貧乏。

對於春節、元旦、新年的爭拗,實屬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真正要避免混淆者,是中國曆本屬「陰陽合曆」,陽曆按地球環繞太陽公轉軌迹而定,與四時相合,有利於農耕。陰曆隨月亮盈虧而定,與潮汐相合,可用於航海、漁獵。

陽曆相合四時 陰曆相合潮汐

在學理上,中國曆稱為「太初曆」,也被稱為「漢曆」;所謂「漢」,並不單指漢人、漢族,也特指西漢朝;皆因今天中國「陰陽合曆」的特性,如:一個「回歸年」約365到366日,以天干地支計年、月、日、時,置廿四節氣七十二候,1年分12個「朔望月」,每19年置7閏月,皆於西漢武帝年代始見完備。由於「漢曆」,是在夏朝曆法上修繕而成,而中國人又以華夏自稱,因此,筆者亦慣稱中國曆為「夏曆」。

承上所述,所謂「陽曆」,就是純粹以「太陽--地球」相對位置定日、月;西曆就是純粹陽曆,現時西方所謂月、星期,其實只屬代稱,和星體運行完全無關。根據「陽曆」,地球在黃道上環繞太陽運行一周,即為一個「回歸年」,大約等於365又四分之一天。作為對照,「陰曆」就是以月亮圍繞地球運行的周期為準;根據月球的光與影,分成朔、望、兩弦等形態,運行29.5天半返回原點,故稱「朔望月」。

由於陰曆的12個「朔望月」,只合約354天,比「陽曆」1年少了足足11天。因此,行「陰曆」的地區,如穆斯林國家,每一個新年,相對西曆和四季,都會往前移。有聘請印尼外傭的家庭自會發現,僱員過年的日子,假如起初和中國年差不多在隆冬、初春之際,那麼三五年後就會前移至秋天。可見,人類歷史上出現過的多種陰曆,難以長存,在於難與回歸年相合、與四季變化不符。由於阿拉伯地區自古對農業的依賴不如歐亞大陸兩端,才會成為歷史的偶然、保留了陰曆。

至於陽曆,如羅馬曆的缺點正好相反,每個所謂「月」、「星期」僅屬人為劃分,完全不考慮地球、月球、行星之間的引力關係;由於不涉潮汐落差,故而不能用於航海。羅馬曆是希臘人、羅馬人的智慧結晶,但居於山間城邦的南歐人,是典型的農耕民族。在其南邊、隔地中海相望的迦太基人才善於航海,在其北,日耳曼人、凱爾特人才善於採獵。單一的產業結構,導致羅馬人的遊牧業、造船業,不及其陸上文化、科技,如建築、冶金發達。羅馬曆較為簡單,也可隨皇帝心意改某月之名或長短,也就不足為奇,反正能夠用於農業即可接受。

然而,約略同時的西漢則不然,北接大漠、南抵大洋,漢曆必須為陰陽合曆;否則,只能用於農耕、或是漁獵,都會過於單一、難符海陸複合大國、產業結構複雜的狀況。而陰陽合曆的難點就在於地輻是斜的、地球公轉、月亮公轉的軌迹不是完全環狀;因此,一天、一月、一年的自然數,互相無法除盡。既然日、月、年沒有最大公約數,中國古人就想到用最小公倍數之法--在19年間閏7個月,以平衡三者的誤差。

在數學上,中國一年之始,由太陽直射北回歸綫起算,是為冬至。到太陽直射南回歸綫,就是夏至。太陽直射赤道兩次,是為春與秋。在此之間,依據陽光入射角、而非平均日數,分為二十四節氣七十二候。中國人用天干地支,即甲乙丙丁、子丑寅卯,來紀年、月、日。因而子月不是立春、也不是過年,而是冬至。

中國重回舞台 西方需要適應

有趣的是,每年夏曆的10月,常年固定為子月,但年的天干地支,卻在立春當天才更換。後來,從印度、中亞等佛教、印度教國家傳來了十二生肖並稍作更動,中國人就把十二種動物,配上十二天干。由於生肖依附於天干地支紀年系統,每當立春之日,天干紀年改動、生肖也跟着改動。

可見,只要對中國曆法稍有認識,自然知曉生肖是隨立春而並非隨新年而轉,實在毫無爭議。正是這部流播五千年基本原理不變的陰陽合曆,指引中國人播種、插秧、收割;又讓我們馳騁於南海、太平洋、印度洋。

中國人用陰陽合曆,因此筆者強調中國不同於俄國、德國等傳統陸權;也不單單是英、美、日海上強權,而是獨特的海陸複合大國。研習中國曆法可知,所謂一帶一路,只是中國人從陸到海,重新踏上海陸複合大國勃興之路而已。當人類歷史迎來了這個既老又新的主角,要適應者,卻是領導世界政經、學術數百年的西方。

中國人只是回到千百年來,原本就屬於我們的舞台位置,並以中國海陸複合的方式,去演繹、去詮釋我們的世界史而已。

中國是獨特的海陸複合大國,研習中國曆法可知,一帶一路只是中國人從陸到海,重新踏上海陸複合大國勃興之路而已。(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欄名 : 中國經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