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洋畔

副刊版 2019/02/11

分享:

南非的夏天總是很熱,但在開普敦的海邊不穿件外套還真頂不住,因為風大。風大而天氣涼爽,加上氣候乾燥,很是舒服。這天下了飛機就去了海邊的鯨魚灣小鎮住一晚,很漂亮的歐式小鎮,臨海而建,站在山崖上遠望,在鯨魚出沒的季節,可以在陸地上觀鯨。到了下午五點鐘,鎮上的商店全部打烊,陽光燦爛,山崖散步小徑上偶有人迹,印度洋一片深藍,巨浪拍岸,顯得格外寧靜。

開普敦風大是出名的,有些臨海的地方,風大得要種防風林,擋一擋風,葡萄園、蘋果園的收成才有保障。受風厲害的地區,房子也便宜得多。

南非雖然已無種族隔離這回事了,但從住屋上就可以看出等級。若是一面山坡,住在最下面、最困頓的是黑人,往上一點便是所謂的有色人種,也就是印度人、馬來西亞人等,住在最上面,房子最好的是白人。其實這也是等級之分,很自然的一種隔離。

其實南非的夏天最熱也不過三十四五度,當地朋友已經覺得熱不可當了。我跟他們講,不要說中東炎熱地區,就算中國的北京上海,夏天氣溫都可以升到四十度以上,比較起來,南非雖地處非洲,但還是清涼之地了。

撰文 : 李純恩

欄名 : 天地良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