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

副刊版 2019/02/12

分享:

今年內地賀歲檔是《流浪地球》的世界,估計最終票房會去到五十億人民幣級別(這存疑,因為一片好評過後,又出現另波評價反彈)。現象級電影總和整個社會氛圍有關,這片的成功,更大程度上可能是民族主義自豪感使然。

甚至乎,我們可把這部被稱為中國首部本土製作的硬科幻電影,看作是整個民族復興政治宣傳的太空章節一部分,附以「預熱片」為早陣的中國探測船登陸月球暗面,組成中國太空科技趕超世界的更宏大敘事。

這些叫好聲,有「中國人拯救地球」、「中國科幻展現與別不同的中華文化價值」、「中國軟實力借科幻作品登陸世界」,《流浪地球》真滿足了這些需求嗎?

故事取材自劉慈欣二千年小說作品,當然簡化了,具體拯救地球的物理理論也不易說。簡言之,是二○五○年,太陽爆炸地球天氣變超熱,連雨水都會燙傷人,海水上漲三百米,為免地球毁滅,中國領導的國際聯盟(巧妙地沒美國人)想到的方法是以推進器把地球推出原太陽系,尋找外太空適合的位置。

特技算是水準之作,較大問題是雖標榜為科幻硬核電影,它不太科幻,而更似是災難片。最後想出放浪整個地球的過程也太過兒戲沒信服力。只可說,它極力追上荷里活大約二十年前流行的末日救地球式類型片,但跟現在流行的科幻倫理片,在思考未來、科技和人倫關係上還差很遠。

較特別的,可說是創作人所強調的中國價值,那種個人讓路給集體,被說成有別於西方價值。但最火爆的評論卻是,這就是中式科幻跟美式科幻最大分別:美國人的方法是放棄地球另覓新星,中國人家庭觀念太強,房子才剛買好,太辛苦了,必須帶着有自己房子的地球一同離開。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