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國變天 美殺雞儆猴中俄失利

評論版 2019/02/12

分享:

委內瑞拉近日變天,議會長瓜伊多(Juan Guaido)自稱總統,挑戰在任總統馬杜羅(Nicolas Maduro),理由是馬杜羅在2018年競選連任時作弊非民選而無效;他即時得到美國、加拿大、阿根廷、巴西及歐盟表態支持;而為馬杜羅撑腰的有俄羅斯、中國、墨西哥、南非、古巴及玻利維亞等國。

美施石油禁運 委國戰雲密布

美國向委內瑞拉實施單方面石油禁運,不容許美企買賣委國石油及任何第三方通過美元體系作出交收,違者重罰,以圖迫使馬杜羅下台。特朗普更揚言有出兵可能,一時間委內瑞拉戰雲密布,風雨欲來!

委內瑞拉是南美第一大石油資源國,人口3,100萬,面積91萬平方公里,石油儲量高達430億噸(3,000億桶),天然氣是57,500億立方米(203 TCF)。委國東岸蘊藏着豐富的稠油,地域面積14萬平方公里,長620公里的奧利稠油帶(Orinoco Belt),可採地質儲量是742億噸(5,130億桶),接近全球油砂一哥加拿大的儲量一半!但委國國家石油公司PDVSA自己並無財力與技術開發這些稠油,只能通過對外合作,才開始生產大約9萬噸(60萬桶)一天。

中國一直垂涎委國的龐大奧利油資源,而為了防止巴拿馬運河被管控,曾經向委國建議建輸油管至哥倫比亞的海港,再用船把油運回中國,作為是一路一帶的規劃之一。

委內瑞拉在油產高峰期可日產43萬噸(300萬桶),而本身只用14萬噸(90萬桶)一天,剩下的出口,但現在只能日產16萬噸(110萬桶)。煉油能力實際只有9萬噸(65萬桶)一天,如有短缺時還要從美國進口。天然氣年產34億立方米(1,204 BCF),本身全數用掉。委國曾是全球第六大石油出口國,更是油組國OPEC的主要成員國,甚至油組國的始創者阿方索(Perez Alfonzo)也是委內瑞拉人,委內瑞拉在石油界的龍頭地位,可想而知!

隨着油價上升,委內瑞拉的石油收入在1998年時是140億美元,升至2006年時的400億美元,以人均計算,是每人收入13,000美元,在南美屬於富國。當年的強人查韋斯意氣風發,被譽為是有油的卡斯特羅,被認定為拉美左翼領導人的明日之星,甚至被視為是卡斯特羅的接班人,能向美國說不的大哥大!他建議成立一個拉丁石油出口國組織(Latin OPEC),不賤賣石油予西方,又提出拉丁美洲貨幣一體化,作為石油貨幣,挑戰美元霸權!

查韋斯在2007年5月宣布石油資產收歸國有,把美國公司趕走,以讓俄國、越南及中國與古巴進入。但查韋斯在亢奮之餘,卻忘記了委內瑞拉的石油金主是誰?

委國有四成的石油是出口至美國,也是單一的長期買家,原因是委國的石油較稠而含硫量高,一般煉廠不能煉及成本高,而最近的買家只有在美國休斯敦的煉油中心。中國也能煉稠油,但從南美跨赤道把油拉回中國,是山長水遠,賺了也不夠運費!

美視南美後花園 防外人染指

長期以來美國政壇實施「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就是視南美為美國的後花園,不容外人染指或試圖改變現狀,查韋斯賺美國的錢,卻行馬克思左翼路綫,當然被美國視為眼中釘,要除之而後快!

2006年油價下滑,PDVSA虧損了37億美元,且因連年入不敷支,坐食山崩而迫使委內瑞拉要把手上的至尊王牌:在美國的全資石油公司雪鐵戈(Citgo)在國際市場上叫賣,作價100億美元,但在華府左右之下卻無人敢問津!該公司在美國擁有3座煉油廠及分布多個州的幾百座加油站,乃可遇不可求的戰略性資產。

但因為財困,在2012年委國又把存放在美國的211噸黃金提回國內變賣。這還不夠,查韋斯更向中國作出巨額美元借貸及承諾用石油還貸,又發行60億美元的債券及向敘利亞、伊朗、印度和印尼等國求助,而美國亦趁機在2012年乘機發動反查韋斯政變,但當時查韋斯得到多個南美左翼政權的支持,而能屹立不倒,華府功虧一簣。但其實美國早在2008年就作長綫部署,減少從委國買油,從2008年每月進口3,500萬桶,跌至2018年的1,500萬桶。

2013年查韋斯死後,出身貨車司機的55歲馬杜羅被欽點繼任。委內瑞拉雖然憑石油資源致富,但政府對社會福利過度透支,油價急促下跌使委國頓失龐大的石油收入,資不抵債,入不敷出,政府將公共債務貨幣化並超發貨幣,結果造成惡性通脹,當地食物及藥物短缺,水電供應不穩。加上美國的制裁,查韋斯死後不到3年,經濟與民生就出現大逆轉,整個國家變成為無政府狀態,與美國及南美各國反目,人民怨聲載道,民憤四起,亂民處處,並向中國僑民進行搶掠,對欠下中國的貸款出現斷供,對華輸出石油還貸也未依合約執行,不得不答應石油買賣以人民幣作為交收。

委國通脹失控 由最富變最窮

委國引以為傲的位於美國的石油資產雪鐵戈也晚節不保,在2016年被用作為向俄國巨額美元借貸的抵押品,使莫斯科極有可能成為控股方,直接擁有美國境內貴重的戰略下游石油資產!而委國也生怕有失,派查韋斯的姪子阿斯德‧魯瓦爾(Asdrúbal Chávez)臨危受命出任公司主席總裁做「大掌櫃」,希望能釜底抽薪,力挽狂瀾於既倒!

由於委國通脹已全面失控,按國際貨幣基金估算,通脹率達到百分之一百萬,即已是高達1萬倍,對美元已大貶1倍有多,100萬玻利瓦爾(bolivar)僅相當於4.2美元,黑市價更是幾十倍!政府為了救亡,推出新貨幣「主權玻利瓦爾」(sovereign bolivar),面值更減少5個「零」,以對抗失控的通脹率,但人民財富已被清洗。最新的每月最低工資為1.8億主權玻利瓦爾,而最低工資時薪為50萬主權玻利瓦爾,即最低工資勁增3500%!

除了把銷售稅增4個百分點至16%,在無辦法之下,委國甚至要求推出石油虛擬貨幣(Petro),用石油做後盾,與當地能源和黃金儲備掛鈎,以油價60美元作定價,計劃首年發行1億個,期望帶來60億美元資金救急。但因委國油業不振、政治不穩,新政府上台可隨時把虛擬貨幣作廢,故歐美表明不予承認,重申美元是唯一之選!

委國政局大變天,在10年間從南美最富產油國跌至為最窮國。中、俄、美、英、加和委國本身都可說是持份者而虎視眈眈及各有盤算,而盈虧風險可見:

華投資泡湯 南美一帶一路倒退

1. 中國--借予委內瑞拉石油貸款高達500億美元,其中據報已還貸360億,尚欠140億,但真實數字外人永遠無法知道。委國無美元,要求以訂合同時的140美元一桶的油價作實物還貸,但中方則堅持現貨價53美元一桶計數,雙方不歡而散,委國停止向中方還油,中方則取消與PDVSA在中國合資建煉廠項目。

其實中國除了口頭抗議之外,並無他法,極有可能如當年利比亞一役全軍盡墨,數百億美元的投資泡湯,南美一帶一路進程將會大倒退!

2. 俄羅斯--從查韋斯時代開始,俄國向委國借出了250億美元,用於石油及軍備上面而尚未償還,而單是國營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與PDVSA的合作,委國尚欠31億美元。俄方作為大股東的委國Citgo在美國的石油資產又被美國凍結,普京不吃眼前虧,據傳日前已秘密派包機從委國國庫運走8噸黃金,以作還貸的一部分!但估計俄羅斯不會出兵到委國,因為俄軍在敘利亞已經是在燒銀紙,又普京視委國變天有如2004年的烏克蘭顏色革命,其間左翼總統亞努科維奇(Yanukovych)被迫下台,由親美政權取代,衝突至今未有平息,普京不容再起第三把火!

倘變天勝利 特朗普贏選票

此外,外圍政治環境已變,拉美不再是2012年查韋斯當權時的左傾南美,現時巴西、智利、哥倫比亞、阿根廷,甚至巴拿馬與圭亞那都是右翼親美政府,今天要策動左翼聯盟去抗衡美國,談何容易!這一役普京面子與金錢兩失。

3. 美國--整肅委內瑞拉甚至不惜出兵,對在後花園的拉美各國及全球獨裁政客有殺雞儆猴的警示,又能大挫中俄在南美的影響力。凍結PDVSA在美資產將近70億美元將打斷委國與俄羅斯的石油收益,因禁運列明所有該公司經美國的營運收入都要留在美國,而不能滙出至他國。再者,美國去年在南美的圭亞那發現儲量達40億桶的優質輕油油田,加上本身的頁岩油增產,對委國的石油需求基本上已消失,不過美商在委國的大約66億美元製造業投資則有可能蒙受風險。此外,委國變天勝利,將使拉美裔選民在2020年大選時投票予特朗普!

4. 英國--委國在英倫銀行有120億美元等值的黃金已被英國凍結,馬杜羅政府取回機會渺茫。

5. 加拿大--委國政局動亂,無人前往投資,油砂開發無期,間接支持加拿大本國油砂發展及提升油價,振興經濟和堅挺加元,小杜魯多近期在中加關係緊張民望低潮之際,可借此收得漁人之利。

6. 委內瑞拉--將為大輸家,唯一財路石油資產被凍結及受制裁,其中佔石油收入4成,天天與美國以美元現金交收的售油「停擺」是致命傷,估計2019年損失將高達110億美元,因為其他6成售油予中俄,都是作償貸之用,收不到現金,得個做字!又國庫黃金被列強凍結或提走,國家基本破產,軍餉出不了,仗不能打,軍變隨時出現!

如無驚喜,馬杜羅將按拉美獨裁者的傳統慣例,挾巨款棄國出逃或到俄國作寓公,反對派將取得最後勝利,但瓜伊多能否活着見到這一天,還是未知之數?因為他也只不過是美國後花園內眾多園丁之一而已,隨時可以棄而代之!

委內瑞拉是南美第一大石油資源國,但近來政局大變天,從南美最富產油國跌至為最窮國。圖為該國一個煉油廠。(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鄺社源 高級石油工程師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