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憲法足自衞 安倍修憲應阻止

評論版 2019/02/15

分享:

新的一年(不論是計新曆還是舊曆),各國政治右傾的現象似乎並未停止。這次就讓我們談談一個和我們香港人很有關係,但很少機會談到其政治右傾問題的國家:日本。

在剛過去的一陣子,日本政壇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一方面,首相安倍晉三不論是在近日新一屆國會會期開幕儀式,還是在自民黨大會的演說,都不斷強調是時候修憲,主要是針對憲法第九條。

自民黨堅持修憲 與日皇相悖

事實上,安倍和自民黨政府堅持修憲,是他們一貫的立場,安倍更說過這是他畢生的夢想,也是他作為首相留給後人的最大歷史「功績」。

但另一方面,由於現時的日皇明仁快要退位,這陣子他的言行也甚受關注。特別的是,他不少言論,似乎有和安倍針鋒相對之嫌。

當然,日本憲法規定日皇沒有實質的政治權力,只是象徵性的虛位元首;日皇謹言慎行,亦不會發表任何明確或實質的政治主張。不過,他這陣子不少談話,都以「和平」作為重點,例如他在去年12月發表壽辰講話時提到,對平成(他的年號)年間是日本近代史上唯一沒有戰爭的時代感到欣慰。

他亦常提到,日本現時的和平與繁榮是經過歷史上深刻的教訓而來,需要將此信息努力傳遞予生於戰後的國民,讓他們勿忘初衷。有評論甚至認為,他決定退位之舉,其實也是要迫使安倍政府延遲優先修憲的大計。不論這揣測是否正確,但他傾向支持和平憲法的立場,似乎是不少評論者的共識。

憲法第九條 安倍視戰敗恥辱

憲法第九條之所以有這樣大的爭議,是因為此條文規定了日本承諾永遠放棄發動戰爭的權利,和因此不得擁有軍隊。這樣的憲法條文十分罕有。對於像安倍和其他修憲派而言,這部日本憲法是日本在二戰戰敗後由美國主導的產物,是日本的恥辱。他們和一些右翼分子希望改變此憲法條文,令日本正式擁有軍隊,而不是要鑽憲法空子去設立名不言正不順的自衞隊。

在他們或一些現實主義者眼中,這條文使得國家主權不完整。所以,他們宣傳修憲的其中一道板斧,正是認為修憲能使「國家正常化」。

可是,對另一邊來說,第九條卻有完全不同的意義。正如日皇明仁一再明示暗示,歷史深刻的教訓,正是國家不應輕啟戰爭,導致世上那麼多生靈塗炭和苦難。而第九條存在的意義,不僅沒有使日本不正常,反而難得地成為比任何地方都進步的國家。主要原因是,從古到今,政治學和政治哲學家都在談論如何才能達到和維持世界和平,而第九條進步的地方,就在於此憲法就是這個理想的一個重要實踐個案。

棄軍隊靠聯盟保衞 和平示範

在現實和理想結合下,日本和平憲法加上美日安保條約,令日本成為少數徹底放棄軍隊,單以和平聯盟保衞自己,以此貫徹和平的國家,對世界和平秩序起着先行者的作用,其意義絕對非凡。這情況既可以與某些和平主義(Pacifism)者認為不應合理化國家發動戰爭的思想有共鳴;亦可以與「民主和平論」(Democratic Peace Theory)或者康德所寫的《永久和平論》(Perpetual Peace)中的「和平聯盟」主張互相呼應(可參考筆者2012年12月18日在本報發表的文章《安倍再拜相 修憲東亞難安》)。

誠然,在當今世界裏,這只是一個還未完備的理想和平架構,而最終到底應該用甚麼理論來證立第九條的重要性,是學術研究題目,這裏難以詳談。無論如何,第九條對國際關係帶來的示範作用是毋庸置疑的。如果日本政府不準備侵略他國,亦有辦法護衞自己的人民(自衞隊和美日軍事同盟),在道德上說,他們根本不需要擁有軍隊和宣戰權。

由此可見,日本不單止不是甚麼所謂「不正常國家」,更是在全球和平制度上走得最前的國家,在道德層面上理應感到自豪,而不是感到自卑。

安倍希望他的修憲大計要在2020年落實,但這至少要過兩大關卡。一是今年夏天的參議院選舉,自民黨和其盟友(主要是公明黨)必須繼續維持三分二的大多數,而在選後安倍亦要說服修憲立場曖昧和搖擺不定的公明黨。

修憲需過二關 選舉公投阻野心

要修憲的話,除了需要先得到參眾兩院各三分之二議員同意,亦需要再在全國公投得到二分一民眾支持才可成事。安倍的算計是,如果東京奧運令得政府支持度再升,便更有可能得到民眾支持他的提案。

不過,現時日本還是有不少民眾支持和平憲法的。如果我們能讓更多人明白和平憲法其實是道德高地,修改憲法是錯誤的,那麼,不論是參議院選舉又或全國公投時,他們便可以阻止安倍的修憲野心,為和平作一點努力。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堅持修憲,更指是他畢生的夢想;但若日本不準備侵略他國,亦有辦法護衞自己人民,根本不需擁有軍隊和宣戰權。(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