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女生全港首創租用餐具服務:環保意義是重用

副刊版 2019/02/16

分享:

近年環保、走塑的風氣愈來愈盛行,即棄餐具如飲管、紙杯卻一直產生大量廢物。90後女生阿珊為了環保減少即棄餐具,於3年前獨自成立we-use推出租用餐具服務,環保關乎選擇,有時一人走多一步,就能出一分力。

阿珊最初只是單純地不忍見到即棄餐具造成大量浪費,想也沒多想就一口氣用了一萬元積蓄,東奔西跑搜羅了30套基本餐具,從收定單、執貨、運輸到清潔都是自己一腳踢,只為試試市場對於租借餐具服務的反應。開業半年才有第一單未流行,她曾經想過放棄:「那時走塑風氣不高,對前景很迷茫,一腳踢真的很辛苦,像起初收回骯髒的餐具,都是借朋友地方自己逐隻洗、逐隻抹。」

幸好2016年,另一夥伴Judith加入,兩人一齊洗碗,200人聚餐用的餐具,兩個女生一洗便是4小時。她笑說:「我第一次聽她獨個做都覺得好厲害,但這件事不可以單獨做很久,所以就想幫她。」

如今大眾環保意識提高,陸續有不同機構舉辦聚會、派對時都向we-use租用餐具,生意增加,we-use聘用基層婦女幫忙洗碗。再後來,連三四百圍的中式盆菜宴都會找他們,碗碟太多,we-use就與洗碗工場合作。但阿珊指,有需要的話,仍會堅持聘用弱勢社群去擔任其他工作,如活動中的工作人員,幫忙指示餐具回收點和看守嘉年華的攤位。

2018年是we-use發展的里程碑,受惠於市民環保意識提高,we-use開始接到大型嘉年華及馬拉松的定單。據阿珊統計,香港每年有200個馬拉松,每次數千人至五萬人不等,使用大量即棄紙杯,浪費情況嚴重。we-use除了提供普通瓷器餐具,亦有特別設計能夠適應逾萬人的大型活動之膠杯與膠碗,方便運輸之餘,耗損也較低。有人認為走塑就是拒絕一切膠品,阿珊認為,環保的意義應該是重用與珍惜:「塑膠在日常生活中是無可避免的,現在還未有一種物質是如此輕巧、耗損低。環保的意思不是一面倒去取消這種物料,而是善用我們已經花資源生產出來的物料,要令到生產有意義,就是不斷去重用,發揮其最大的價值。」

她指we-use的理念正正就是要不斷重用對抗短命膠,取消即棄的使用問題,而we-use亦特意去找能夠將爛掉的膠杯重新溶解循環再造的工廠,令一隻爛杯爛碟都可以有重生的機會。Judith則指,有研究指出一隻膠杯若果重用六次,用第七次已可幫助減碳排放,以後每用一次就會更加環保。

單在2018年,we-use曾為約300個活動提供重用餐具,其中大型活動逾三份之一,屈指一算,原來已經省下27萬件即棄餐具。

不少人聽到租用餐具服務,便向她們潑冷水「我買100套餐具回來用不是更好?」有時阿珊都會感到氣餒及擔心,因為若果無措施管制,租用餐具的遺失率可以很高、1萬隻中可以丟失2000隻。

以馬拉松為例,她們便曾經試過在垃圾筒、蕉皮箱找到we-use的重用水杯。惟有加派工作人員、增設回收點及翻箱倒灶,現時每次活動遺失餐具率都可以控制在少於1%。

阿珊見到現時大眾環保意識提升,走塑風氣也比以往好。we-use得到主辦單位及參與者的支持,令他們都願意走多一步,選擇另類的選擇。「發揮到小小的影響力,為環保出一分力,都覺得開心。」

Judith憶述,一次100人的到會活動完結後,居然連一袋垃圾都裝不滿。「那刻我自覺做了一件好事,香港可以有這個服務,去減少平時活動所產生的,人們以為無可避免的垃圾。那次一件即棄垃圾都無,我覺得很自豪。」

現時走塑風氣甚佳,Judith(左)及阿珊(右)更有信心推動減廢。(湯炳強攝)

有各款餐具可租用,如常用碗、碟、刀叉、大型活動啤酒杯、嘉年華掃街兜仔、馬拉松水杯等。(湯炳強攝)

活動會聘請失業婦女擔任兼職工作人員,指示回收餐具的位置。(受訪者提供圖片)

馬拉松製造大量即棄紙杯,大人細路都支持使用可重用水杯。(受訪者提供圖片)

嘉年華中不少市民樂意租用餐具,反應不俗。(受訪者提供圖片)

現時愈多愈多活動都願意租用餐具,包括私人派對。(受訪者提供圖片)

撰文 : 陸明敏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