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銀行長人選 美國難續主宰

評論版 2019/02/18

分享:

國際體系中其中一個最有勢力和最重要的職位——世界銀行行長的提名,已於上周揭曉。許多評論都認為美國總統特朗普的人選肯定志在必得,但歷史以及當前的地緣政治環境卻顯示,這次或許未必如此。

選國際金融體系高層 唯才是舉

當然,在二戰後與歐洲政府達成的一項非正式協議下,所有12位世界銀行前任主席都是由美國提名,好讓歐洲得以挑選心儀人士進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最高寶座。然而,有三個理由可能令這種對國際金融體系最高職位的過時分肥方案,走向終結。

首先,各層面的國際組織領導層選拔過程變得愈來愈唯才是舉。比如2016時所有人都認為「輪到」東歐集團(Eastern European Group)去選擇下一任聯合國秘書長。但幾輪公開投票後,聯合國大會卻選擇了西歐及其他國家集團的提名人,葡萄牙前總理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

特朗普政府也曾遭遇類似挫敗。去年,其提名的國際移民組織總幹事候選人艾薩克斯(Ken Isaacs)在第二輪投票就失去了競選資格。最終該機構自1951年以來首次選出了一位非美國人,也是更勝任此職位的葡萄牙人維托里諾(Antonio Vitorino)來擔任此職位。

此外,世界銀行行長這個職位近年來也日益受到質疑。當上任行長金墉(Jim Yong Kim)在2012年進行就職能力考察時,外界普遍認為他不如其他兩名候選人那麼標青——那兩位都曾任本國財政部長,也是國際舞台上的重量級人物。而金墉只是憑藉着奧巴馬政府的堅定支持,才過了銀行執行董事會那關。

事實上,此次情況可能有所不同的第二個原因,是特朗普政府提名了一位特別不適合的候選人:大衞.馬爾帕斯(David Malpass)。作為2008年貝爾斯登投資銀行崩潰時的首席經濟學家,他未能預見到金融危機的降臨,並在此後通過政治任命進入了美國財政部。他缺乏在發展中國家工作的豐富經驗,還公開質疑多邊主義的好處,而這正是世界銀行存在的根本原因。

第三,發展中國家和歐洲政府可能組成聯盟,支持甄選有能力者。政府間24國集團(Intergovernmental Group of 24)的發展中國家,將像上次一樣推舉出挑戰美國的優秀候選人。幾位重量級人物已經在造勢,所以現在的問題是其他發達國家——尤其是幾個在董事會中代表比例過高的歐洲大國——是否仍支持美國。

發展中國家可夥歐 挺優秀人選

當然現在也是歐洲各國政府展現高風亮節的時候了。他們應當宣布不再堅持「欽點」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這反正最終都會屈從於某些必然因素)、並支持最適合擔任世界銀行行長的候選人。他們應該牢記2005年時的教訓,當時他們默許美國政府任命不合適的沃爾福威茨(Paul Wolfowitz)擔任世銀行長,然後在接下來的兩年中試圖趕走他,最終在2007年才成事。

那麼一位好的候選人應該是具備甚麼條件?為此,董事會的甄選準則已涵蓋了一些基本要點:被提名人應具備管理大型國際性公共組織的領導力和優秀經驗;他們應支持多邊主義,為世界銀行提供明確的戰略願景,並展示出強大的外交、溝通和管理技能。

而準則中的明顯遺漏之處,卻是「對發展事務的深入理解」。鑑於世界銀行只在發展中國家開展業務,這一缺失應該且將會在這次選拔過程中產生很大影響。與24國集團支持的重量級候選人相比,馬爾帕斯的國際開發經驗明顯不足。

全球挑戰嚴峻 世銀須重新定位

世界銀行已經走到了一個關鍵時刻。現在是時候實施一個透明且基於績效的流程,以選出下一任行長。

幸運的是,董事會在上次選任時已經實現了一些重大進展,尤其是對幾位候選人實施了考察。但這個過程仍然處於不透明狀態。這些考察應當公開進行,或者應該要求候選人在各類公共論壇上說明自己的往績。同時,與聯合國秘書長選拔程序一樣,執行董事會的最終投票紀錄應當公開。

下一任世界銀行行長的工作絕不輕鬆。鑑於全球挑戰日益嚴峻,該機構必須重建並重新定位以適應新的時代,也只有真正任人唯賢的透明流程才能實現這一目標。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世界銀行必須重新定位以適應新的時代,也只有真正任人唯賢的透明流程才能實現這一目標。(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傑西‧格里菲斯(Jesse Griffiths) 英國海外發展研究所發展戰略和金融團隊主管

欄名 : 大國博弈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