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年

副刊版 2019/02/19

分享:

周末上山放狗,大年十二,陽光普照,氣溫二十五度,熱得只穿單衫。

拍了照片發上網去,北方朋友見了個個羨慕,尤其是沒有暖氣供應的江南地區,就算裝了點空調,也都瑟縮在家裏。比如上海朋友,住老式弄堂房子,連日陰雨,在家裏都冷得入骨。

我便安慰他們說,這在香港,也是過年時罕見的溫暖,香港的冬天,有時候也會冷的。

香港的冬天,對於東北人來說,或許也是覺得冷的,因為他們在暖氣中呆慣了。若是一個上海人,或者來自西南的成都人,那倒是會感到很熟悉,因為大家的冬天都濕冷。乾冷刺膚、濕冷入骨,這也就是北方人過不慣南方冬天的原因。

香港今年過了個暖年,關心環保的人自然又會往「全球暖化」的大題目上去想,但大部分人都不介意的。這時節,始終是有溫差的,白天暖一點,太陽下山馬上會涼,風從窗外吹進屋,馬上就會添衣,一添衣,冬天的意思就有了,再泡壺好茶,找本好書,或者在互動電視上找齣好戲,若是夜深了,再弄點合口的年貨,窗外的風還是那麼涼,人在家裏卻暖呼呼的,年還沒有過完--

撰文 : 李純恩

欄名 : 天地良心

最新專欄文章 更多

2019/04/19
視野
2019/04/17
隨緣吧
2019/04/16
時鮮貨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