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跑賽遍地開花 4招保障跑手安全

評論版 2019/02/19

分享:

香港去年共舉辦了超過200場長跑及越野跑活動,可見長跑風氣熾熱。近年偶爾發生跑手暈倒猝死的事件,令人關注賽事的急救服務是否足夠、素人們會否過分催谷等問題。

在參與大型體育賽事逐漸普及的年代,主辦單位又應如何保障參加者的安全?

港跑步賽 去年舉辦逾200場

根據體育網站「運動版圖」的活動日曆,本港近年舉辦的長跑及越野跑活動,由2013年136場,上升至去年213場。除了數字有所上升,這些賽事的種類也相當多元化,去年舉行的包括路綫橫越100公里麥理浩徑的「樂施毅行者」、以「玩•食跑」為主題的「香港街馬」等。

芸芸賽事中,不少賽事的名額以萬人計,以今年舉行的「香港渣打馬拉松」為例,參賽名額多達7.4萬個。主辦單位難以知悉每名跑手的體能及健康狀況,加上本港近年偶爾有參賽者猝死,因此如何保障跑手安全,值得主辦單位探討。

方案1:須提交健康證明

有研究推算,每十萬名馬拉松參加者中,有0.5至2人因賽事突然死亡。為了確保參加者的體能符合賽事要求,法國及意大利要求參與體育活動之人士,必須提交健康證明文件。但不同賽事對參加者的要求,亦各有不同,以法國巴黎馬拉松為例,參加者在領取號碼布時,需提交由醫生簽署的文件,證明自己沒被發現不適合作賽的迹象。至於意大利的威尼斯馬拉松、佛羅倫斯馬拉松等,則要求跑手接受身體檢查,包括靜態心電圖測試、肺功能測試等。

此外,也有長跑賽事設有參賽門檻。以2020年美國波士頓馬拉松的參賽準則為例,參加者必須提交於2018年9月15日或之後的比賽成績,並且達標,才可報名參加,而在18至34歲的群組中,男性的達標時間為三小時,女性則為三個半小時。

方案2:引私人急救服務

在香港,渣馬全馬的參賽要求,只規定跑手年滿20歲或以上,並在報名程序中填報於過往三年內,曾參加及完成任何本地或海外十公里或以上距離的賽事。香港業餘田徑總會指出,曾探討要求參加者填寫有關身體狀況的問卷,惟計劃最後未有落實。有心臟科專科醫生認為,健康問卷的準確度及敏感度很低,一般只會問有否患有高血壓、胸口痛等,又指雖然心臟超聲波可偵測心肌肥厚病人的心跳有否異常,但市民在部分公立醫院輪候接受有關服務需時超過兩年,假如數以萬計的跑手被強制要求接受心臟檢查才能參賽,相信將對本港的醫療系統造成沉重負擔。

意外屬意料之外,即使做好賽前準備,亦難免有跑手在比賽期間受傷。近日有報道指,本港近年舉辦的體育賽事愈來愈多,由於醫療輔助隊及聖約翰救傷隊的急救服務供不應求,因此不少私人公司看準商機,為這類體育活動提供服務。

智經向數間急救服務公司聲稱有意舉辦十公里長跑活動,其中有公司職員建議在起點、終點設4至6人駐守的急救站,另在五公里位置設兩人駐守的急救站,以及兩輛沿途巡邏的單車流動急救隊,連同心臟去顫器等器材,收費為9,000至1.3萬元。另一公司提議在起點、終點及折返點設立急救站,每個站由兩名人員駐守,每名人員收費1,200至1,400元。由此可見,不同公司對舉辦同一活動的人手分配均有不同的意見,屬「新手」的主辦單位,實在難以判斷他們的質素,以及調派多少救護人員才算足夠。

方案3:訂指引 有例可依

不過,舉辦長跑活動並非無例可依。根據國際馬拉松及道路賽協會的指引,當比賽日的氣溫高於攝氏21度、濕度高於50%,跑手因炎熱而受傷的機會便會上升,主辦單位可參考比賽城市過往的天氣數據,訂定舉辦日期。協會又建議全程少於25公里的賽事應有一輛救護車候命;多於25公里的賽事則應有兩輛救護車候命。而急救人員及救護車應分別以4分鐘及8分鐘內接觸到傷者為目標。

方案4:籲跑手學急救 助身邊人

雖然指引提出一系列建議,但當意外發生時,最接近傷者的很大機會是同在路上競賽的選手。英國紅十字會早年就運動急救製作一套指引,教導如何處理人們在運動時失去知覺並停止呼吸、中暑,以及哮喘發作等情況,並呼籲跑手做好準備,在有需要時協助身邊的人。

然而,歸根究柢,沒有人比自己更了解個人的身體狀況,所以跑手也有責任留意自己的狀態,如感到身體不適,便應考慮放棄比賽。再者,在跑道上沒有奇迹,只有累積,參加者應及早訓練,確保體能足以應付比賽。

本港近年長跑風氣熾熱,偶爾發生跑手暈倒猝死事件,因此跑手如感到身體不適,便應考慮放棄比賽。(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