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抗大灣區「肥肉」 香港優勢漸失

評論版 2019/02/25

分享:

期待已久的《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下稱綱要)於2月18日出台,及後廣東省省長馬興瑞聯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及澳門特首崔世安於2月21日在香港進行首次宣講會。這安排突顯香港在區內扮演着樞紐中心的重要地位。

不過綱要出台後惹來小撮市民批評,認為香港因而會「被規劃」。筆者對此不敢苟同,批評者應換個角度思考整個計劃,把「粵港澳大灣區」(下稱大灣區)視作如英、美、法、日、韓等國家以外的另一非本地商業發展市場。

近水樓台 港商盡享地利優勢

香港是世界公認的成功國際商貿之都,港商為尋找商機無處不到,因此港人的生意遍布全球。大灣區擁有7,000多萬人口,其2018年GDP生產總值突破16.4萬億美元,規模超越俄羅斯。由於大灣區市場龐大,世界各地商家無不垂涎三尺。香港身處其中,近水樓台,相比下本地商人盡享地利優勢,以逸待勞,必然事半功倍。由此觀之,歧視或抗拒參與大灣區對香港未來經濟發展百害而無一利。

從另一個角度看,自由市場是香港在大灣區的一大優點,大灣區只是港商的一個選項,認為在區內無利可圖的商戶可選擇隨意另覓其他市場,悉隨尊便,絕無約束性。雖然如此,筆者還是建議商戶面對這塊大肥肉,切勿錯失良機,應好好抓緊大灣區的龐大商機。

綱要是大灣區當前和今後合作發展的指導性文件。雖然綱要制定了粵、港、澳三地政府合作發展領域的範圍及目標,但沒有針對落實目標而提出任何確定的要求。因此,9+2各地政府大有空間因應各自優勢自由發揮,設計更具體的發展政策及項目。基於香港所長,本文提出多項配合大灣區的行動建議。

促進公平競爭 須考慮4因素

在第二章「總體要求」的「戰略定位」提出建設世界級城市群,「依託香港、澳門作為自由開放經濟體和廣東作為改革開放排頭兵的優勢,繼續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就此,香港自然可大展所長。環顧全球,發達經濟體紛紛推行開放市場經濟,業界互相競爭是開放經濟的主要動力,有競爭才有進步亦是商業世界的黃金定律。因此,大灣區應制定競爭政策,保護和促進市場公平競爭。建議未來以粵、港、澳三地政府協同為核心的大灣區政府在促進區內市場運作轉型時,宜慎重考慮以下基本因素:

(1)營商文化:促進市場「話事」運作模式,支持汰弱留强的營商文化,不要讓政府決定企業的去留。政府切忌亂點鴛鴦譜,插手企業間的併購或重組事宜。

(2)政務:政府要以身試法,建立內部公平競爭審查制度,對政府自身的市場策略(例如進入市場、招商引資、招標投摽、採購等)進行審查。

(3)推廣與教育:「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廣泛宣傳公平競爭文化,增強公眾公平競爭意識和法治觀念,在鼓勵競爭之餘,寬容競爭失敗者。

(4)立法與執法:立法支持公平競爭,打破市場壟斷,保障中小型企業。與此同時,建立高層次的反壟斷執法機構,推行中央統籌,透過跨部門協作,做好監察及審查工作,嚴懲壟斷者。

與內地相比,香港在上述因素佔有明顯優勢。香港連續25年被「傳統基金會」評選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遠遠拋離排第100名的中國大陸。在2019《經濟自由度指數》報告的12項評估指標當中,香港在其中8項取得90分或以上的佳績,並在「財政健康」、「貿易自由」和「金融自由」三方面名列前茅。與此同時,傳統基金會繼續讚揚香港有應對經濟逆境的能力、優質的司法制度、廉潔的社會風氣、透明度高的政府、高效的監管制度,以及高度開放的環球商貿環境。

香港多年來充分體現自由市場經濟的特色,這項「軟實力」是大灣區建設群中其他9+1城市難以匹配的。因此,打造以香港為核心的大灣區國際樞紐,對國家邁向世界強國的目標將會起關鍵性作用。

創科園應聚焦 研發智慧城市

此外,筆者樂見「建設國際科技創新中心」課題在綱要中獨立成章(見第四章),這反映出香港政府在過去十多個月以來向國家不斷爭取把香港創新及科技產業融入大灣區經濟體的努力得到肯定。

表面看來,綱要所提出的創科措施並無新意,理由是這些措施已於去年陸續在香港實行,如簡化科研人才三地往來、國家科研基金過河、科研資源(包括大型設備、研究樣本、公開數據等)共享、強化知識產權保護、優化創科金融等措施已在大灣區起動。然而,綱要重申有關措施對大灣區發展的重要性,中央政府將會繼續支持及深化,支撑大灣區的持續經濟發展。

值得關注的是大灣區將大力支持「港深創新及科技園」(以下簡稱創科園)的策略定位,綱要更把它與「中新廣州知識城」、「南沙慶盛科技創新產業基地」、「橫琴粵澳合作中醫藥科技產業園」等重大創新建設看齊。筆者建議創科園聚焦研發「智慧城市」應用科技。

港深相輔相成 實行「前研後產」

香港擁有世界一流的大學,在河套區內可擔當上游科研者的角色,而深圳開發能力較强,在區內可提供再開發及產品化服務,兩者相輔相成,互相分工,實行「前研後產」。

不過,深港合作在一國兩制之下,存有不少法律和文化上的差異,在合作時雙方難免會產生誤會,甚至對簿公堂收場,勞民傷財。就此,筆者進一步建議河套智慧城市採用「區塊鏈」(block chain)科技推行「智慧交易」,減低因交易資訊不對稱而導致訴訟的風險。

區塊鏈是一個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支持分布式(distributed)紀錄、公開透明兼共享的大型網絡資訊交易管理(transaction management)技術。以下是一個去中心化的例子。張先生向李小姐借了100元。在一般情況下,張先生立下一份借據予李小姐,後來張先生從李小姐那裏偷回該借據並當場毁滅,結果李小姐無法收回那100元。如果利用去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張先生在毋須費時親身找多位見證人下訂立多份借據,並分散到李小姐及不同見證人來保管,即使張先生毁滅了在李小姐身上的借據,仍有相當數量的見證人可出示借據予李小姐作證,避免她蒙受損失。

把張先生和李小姐的例子換上深圳及香港公司,區塊鏈技術帶來極高的可靠性,由於合約分布在不同見證人手裏,某一方擅自更改內容殊不容易,惹來法律訴訟的機會因而銳減。這案例雖略為簡單,但足夠反映出「智慧交易」對促進河套區智慧城市發展,尤其針對深度深港合作的重要性。總言之,河套區是香港開發智慧城市的首選試點,並建議區內可選「智慧物聯」及「智慧交易」作為重點起動項目。

增三地STEM教育 免有艇無人搭

國家主席習近平曾經引用「蘇州過後無艇搭」來提醒港人珍惜國家機遇。不過,「有艇無人搭」亦無補於事,特別是在推動創科產業。大灣區內人才培育及交流十分重要,綱要支持粵港澳跨院校科研活動及活動中科研人才互訪。然而,綱要在三地中、小學生教育特別在STEM方面落墨較少。建議粵港澳三地政府加强大灣區跨境STEM教育。筆者進一步建議在課程中加入更多中國文化(例如嶺南文化)元素,讓港澳學生在學習科技及排難解困技能之餘,也可深入了解中國文化,起一石二鳥之效。

綱要指出大灣區目標在2022年組成國際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的基本框架,屆時區域發展將更加協調,分工合理、功能互補、錯位發展的城市群發展格局基本確立。在創新及科技的賽道上光陰不等人,3年的時間轉眼即逝,加上在面對廣州及深圳一起並跑的壓力之下,香港絕對不容再次「議而不決,決而不行」,不然的話香港的市場競爭力會被遠遠拋離,頓失所有優勢。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宣講會上周在香港舉行。圖為特首林鄭月娥致辭。(資料圖片)

撰文 : 黃錦輝 香港中文大學工程學院副院長(外務)、香港資訊科技聯會會長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