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支結構限制 難有長遠規劃

評論版 2019/03/05

分享:

剛發表的財政預算案沿襲以往傳統,只提出小修小補的派糖措施;涉及宏觀規劃、長遠的社會政策,則未見有所創新,並大幅投放資源。

基於港府收入結構所限,及需要預留資金予多個大型基建和發展大灣區,筆者預測,港府這種預算模式,在可見將來只會持續下去。沒有長期規劃、沒有持續作出社會投資,只是沒有針對性的「派糖」,這大概是不少人對預算案的批評。不過,港府在這方面確實有着客觀的財政限制。

靠賣地印花稅 收入波動不定

現時政府主要收入來源,包括賣地收入、印花稅及投資收入。根據預算案數字,2018至19年度,他們分別佔了港府總收入的18.5%、12.8%和6.4%,合共接近4成。但這三項收入均非常容易受到經濟周期影響,會隨着地產及投資市場大起大落,導致政府的收入也極之波動不定。

但社會投資,例如增建公屋和居屋、增加大學學位和增加公立醫院的人手,卻是屬於長期的、持續的經常性開支,一旦大幅增加,在本港經濟轉壞時,港府便會更易連年出現巨額財赤。殷鑑不遠,相信讀者對2000至2003年因受亞洲金融風暴及沙士影響導致的連年財赤,仍然記憶猶新。從理性角度出發,港府有意無意地壓低經常性開支的增長,其實是有着避免重蹈覆轍的理性考慮。

大型基建投資 十年逾萬億

而令當局對理財更為保守的客觀原因,則是在可見將來,有眾多項目需要大灑金錢。這裏涉及到大型基建,如新界東北發展區、明日大嶼填海計劃等,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於2018年10月的網誌中已明言,未來10年,本港在基建上的投資將會超過1萬億元。更重要的是,大型基建超支是常態,港府又怎能不多留資源,以防萬一?

同時,港府也要預留資金給予大灣區有關的政策和措施。事實上,今年預算案中,已撥出1.1億設立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辦公室。可以想像,這是港府在政治上、經濟上的頭等大事,當中所撥備的資源,也只會有多無少。

既有收入結構的限制,又需要預留大筆資金;那麼,港府會剩下多少預算,可長遠投放在其他社會政策上呢?讀者大概心中有數,甚至在最壞情況下,連一次性派糖措施也要讓路。是故,對於將來的預算案,筆者抱有的態度就是「不期不待,不受傷害」。與其期待港府有落到實處的長期、短期的利民措施,倒不如自求多福。

撰文 : 周日東 香港教育大學高級研究助理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