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告美國 一着公關好棋

評.析.天下版 2019/03/08

分享:

華為將在美國德克薩斯州聯邦法院發起訴訟,起訴美國政府禁止聯邦機構使用華為產品,涉嫌違反美國憲法。根據過往案例,華為要勝訴有難度。

然而,華為之所以起訴美政府,勝負是次要的,華為主要是要向歐洲等國家宣示,華為產品沒有問題,所以該公司才敢於與美政府對簿公堂。從這個角度而言,華為此舉不失為一着高明的公關棋,也為其他陸續走向國際市場的中國公司,在應對外國政府針對時累積一些經驗。

控褫奪公權 合法理非激進

華為選擇在德州發起訴訟,因為德州是華為美國總部所在地。美國國會在去年通過了國防授權法案,其中一項條款禁止聯邦政府機構使用中國通訊公司華為和中興的設備。美國是以國家安全為由,擔憂北京可在其設備上安裝後門,監視和破壞美國的通信網絡。

華為訴訟美國政府的理由是,美國的做法是未經過審訊、就針對某個特定機構施行懲罰,涉嫌「褫奪公權」(bill of attainder),這是違反美國憲法的行為。美國憲法規定,國會不能制定褫奪公權的法案,則不得由立法分支以立法的形式,給一個公民或者一部分公民定罪及處以懲罰。

撇除一些民粹式甚麼「華為亮劍」的說法,華為起訴美國政府這宗案件是合乎法理的。喬治華盛頓大學美國憲法教授喬納森·特利(Jonathan Turley)接受BBC中文訪問時指,「華為的指控有合理的法理依據,不是一個激進的指控」。

不過,這並不等於華為勝訴機高。之前也有一個案例,美國國土安全部在2017年9月下令聯邦機構從政府系統中刪除俄羅斯網絡安全公司卡巴斯基(Kaspersky Lab)的產品。卡巴斯基辯稱這則禁令相當於褫奪公權,同樣提出了訴訟。

初審與上訴法庭駁回訴訟,法官稱,禁用該公司的產品,是出於保護政府計算機不受俄羅斯入侵,是「預防性而非懲罰性」的措施。同時,美國政府可預期的抗辯理由是,他們並非在懲罰華為,而是認為華為的產品存有弱點,會被中國政府利用作為損害美國國家安全的工具。

華為將較難向法庭證明,自己的產品不存在這樣的隱憂。

事實上,華為此次起訴美政府,官司勝負是次要的。美國在華為全球市場佔比並不高,關鍵在於美國不但自己不用華為,還脅迫其他盟國棄用華為產品。華為要打破美國圍堵,就要令其他歐洲等國家安心。

助攻破美圍堵 勝負反次要

因此,這場官司重點不在告贏美國,而是要向其他國家顯示,華為夠膽與美國政府打官司,是需要在法庭上提供證據、產品接受法庭及專家檢驗,這過程足以證明華為產品並非如美國所言,會成為中國間諜工具。這場公關戰打得成功,對華為攻破美國圍堵很有助力。

孟晚舟也好,華為也罷,這些事件背後的根本問題是中美矛盾。伴隨着中國經濟實力日益增強,不少像華為這樣的公司會走向世界。說明白點,華為不是中國國有企業,也不同於一般意義上的中國民營企業。這些企業在國際市場影響力增加,也容易面對西方國家針對。華為這次與美國的角力的經驗,可以為後來者提供一些借鑑。

撰文 : 高青

欄名 : 國情知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