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願景路艱 對華笑裏藏刀

評論版 2019/03/13

分享:

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為了一洗涉及記者卡舒吉(Khashoggi)被虐殺一案的負面形象,早前出訪巴基斯坦、印度及中國,以證明自己朋友滿天下。

他大灑金錢在三國各投資200多億美元,以鞏固與各國之關係,並建立上台以來的個人威信。回看他在2017年6月21日的宮廷權力鬥爭中勝出,坐正為沙特新任王儲,時年僅31歲。

沙特是20國成員集團國(G20)及全球產油大國,更是油組國(OPEC)的一個主要成員國,長久以來,在美國的引導下,作為油組國的「後備油庫」(Swing Producer),以其強大可日產1,300萬桶石油的能力,用減產或增產來穩定國際油價,維護油組國利益。

沙特「後石油」改革 皇室成阻力

沙特的油儲高達2,100億桶,即使每日開採1,000萬桶,也可維持半個世紀而無憂,但隨着近年油價下跌使沙特收入大減,而電動車的出現,更使沙特皇室覺得要未雨綢繆,制定「石油後」(Post Oil)的長遠國策,以保不失。2016年4月沙特公布「沙特願景2030年計劃」(Saudi Arabia Vision 2030),其主要內容有17項,基本覆蓋國力、民生、社會及財富分布方面:

沙特預算投入250億美元去推動以上政策,不過相信是「講易做難」,原因一是皇室成員陽奉陰違。沙特這個專制封建王朝,說白了是一個皇權家族企業,目前有王子1.5萬人,公主人數也相若,都是特權階級及石油利益持份者,有理由確信這些家族控制國家大部分財富,且收藏於海外也從來不張揚炫富,是真正的悶聲發大財一族,外人無法得知資產數目。要這些特權富戶支持革新,意味分攤他們的利益,加上眾多王子覬覦帝位,各自為政,阻力可想而知!

其二就是教派的反對,沙特是伊斯蘭教遜尼派的龍頭大哥,以保守因循為主導,現在改革要求推翻傳統,讓女性有參與權及支持西方價值觀,直接挑戰伊斯蘭教義!

原因三就是公眾的認受性,長期以來,沙特是福利制度國家,人民習慣了政府的免費攤派,認為是應份的,現在王儲要求人民自力更生,打破金飯碗,自然不受民眾歡迎!

原因四就是二戰後沙特一直是靠英美兩大國去開發石油資產及理財,又按美國的石油美元循環(Petrodollar Recycling)方式購買美國資產並由華爾街投行執行代辦,令本身的投資及企管能力退化落伍!

第五是沙特對外的戰事失利,雖然向美國購入3,000億美元的先進軍備,但在也門及敘利亞戰場上,被叛軍游勇打至潰不成軍節節敗退,顯然是軍隊素質出了問題,王子兵團養尊處優慣了,無法打仗,估計單是在也門的戰事就每日消耗接近3億美元,而戰況膠着無期,日日燒錢!

第六點就是與死敵伊朗的博弈。伊朗自認是伊斯蘭教什葉派大佬,是沙特遜尼派世仇,互相傾軋武鬥,日夜消耗對方實力,加上伊朗也是全球最大產油國之一,伊朗石油增產對沙特而言就是競爭,要時刻提防伊朗坐大或進攻,使沙特國庫財政備受壓力,尤其是現在美軍軍力要調返亞洲,使中東局勢更加吃緊!

最後一點就是油價沙特自己無法控制,但國家收入95%倚賴石油銷售,命懸一綫!所以沙特的2030年願景宏圖,將是任重道遠,不容易成功。

沙特中國博弈 各有盤算

中國現時每天用油接近1,000萬桶,其中六成依靠進口,而其中每天從沙特進口為100萬桶,因此沙特是中國最大及最可靠的油源供應國之一,若油價以60美元一桶計算,沙特每年對華的出口額大約220億美元,而沙特從中國進口的食物及輕型機械則是210億美元左右,相對沙特每年從美國入口過千億美元的軍備可謂相形見絀!

沙特需要中國作為最大石油買家,而中國則希望沙特能在中國加大在石化及煉廠方面的投資,更希望在未來的沙特國營石油沙特阿美(Aramco)上市中認購部分股權,及該公司到中國或香港掛牌上市。

業內估計,按沙特阿美的地下油儲計算,其市場價值將高達2萬億美元,躍身成為全球最大最富的國家石油巨企,而沙特阿美5%的股權上市套現,作為國家的投資基金來源,其價值估計將會高達1,000億美元。有了資金,沙特就可作全球分散風險的投資部署,但這當然又離不開華爾街的投行及美元體系!

2016年中國與沙特簽訂涉及興建一帶一路的14專案合作檔,雙方同意投入金額高達650億美元。中國雖然視沙特為一帶一路中的主要地緣戰略夥伴,但其實中國是處於兩難之中,因為伊朗是沙特死敵,而中國與伊朗的戰略夥伴關係不會也不能改,因為中國倚賴伊朗的石油及向其售賣軍火,這個三角關係使沙特對華有所顧忌。

此外,中國與俄羅斯是社會主義陣營的龍頭,與伊斯蘭教者關係並非融洽,加上近日中國被土耳其指控在新疆設立再教育營,使伊斯蘭教者蒙難,更是使兩者關係雪上加霜,雖然北京方面極力熱情接待沙特王儲,更成功達成多項商業共識,但顯然仍未能使對方放下戒心。

一帶一路巴國進程 添變數

此外,中國的一帶一路最大投資是在巴基斯坦,高達570億美元,項目可謂空前成功,但去年卻出現變數。新任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上任後,成立了一個9人評審委員會,要求翻案重新檢視及談判與中國10多年前所簽署的「中巴走廊」合同,又在未得到中方的共識下,引進沙特作為「中巴走廊」為第三方股東,投資200億美元,並進入項目董事局,可左右中方政策與決定,向北京說不!

而更甚者是沙特應巴國的要求,也沒有徵求中方意見,就在中方多年努力開發與經營的巴基斯坦南面海岸極具戰略地位的瓜達爾港(Port Gwadar)內,獨資興建區域大煉油中心壟斷供應。按原來中國的規劃,船載中東原油運送至瓜達爾港上岸交由中方提煉,然後經管道輸回中國,這本來已經是穩操勝券的「大四喜自摸爆棚」,但卻在最後一秒鐘被巴國及沙特「截糊」,一帶一路進程受挫!

中沙兩國領導人在北京舉杯互祝煮酒論英雄之際,背後卻是笑裏藏刀,內含殺機!

沙特的油儲足以維持半個世紀而無憂,但隨着近年油價下跌使沙特收入大減,使沙特皇室覺得要未雨綢繆,制定後石油時代的長遠國策。圖為沙特國營油企沙特阿美的油田。(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鄺社源 高級石油工程師

欄名 : 大國博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