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港日本媽媽親子經 讚香港有陪月服務比較幸福

副刊版 2019/03/14

分享:

港日戀修成正果,羨煞不少港男。90後男生Mickey,在一次台灣旅行中邂逅日本女生夏美,兩人一見鍾情,拍拖一年半後結婚。夏美之前是日本模特兒,能說流利國語,現今居港並榮升人母,誕下10個月大的兒子Hide。談起其育兒心得,原來她覺得在香港受教育,比在日本更易變為「國際人」。

夏美出生於日本中部城市,談起教育,她認為日本人在幼稚園階段,主要學習禮貌及適應群體生活。「跟香港應該很不一樣,日本學童很守規矩,對誰也會打招呼,要尊重長輩。幼稚園只學ABC,小學5、6年級才學正式英文,一星期一至兩課英文,都是What is your name之類的。」

香港兩文三語較日本佳

為此,夏美很接受港式兩文三語的教育,她解釋:「在日本生活只懂得日語。要成為國際人,都是留在香港較佳。」那麼Hide會回日本唸書,體驗日本生活嗎?夏美也說應該不會:「日本各階級崗位,都面對不同的規範和壓力,要服從紀律,突出的話會被排擠,所以我較享受香港很自由的空氣。」

夏美舉例說,日本學童有所謂「集團登下校」的活動,即是同一小學內,每天由學長帶頭統領,早上到同區同學的家接他們返學。「可能10同學都同住A區的,學長會逐一接各同學回校,一行10人就這樣上學。」

日本媽媽V.S.香港媽媽

夏美目前電話內,有日本媽媽和香港媽媽兩個群組。前者是居港的日本媽媽互通消息之用,後者以聊親子經為主。夏美覺得,日本媽媽和香港媽媽,在育兒心態上頗有分別,她形容:「香港媽媽真的很厲害,除了工作出色,也會為兒子安排最好的學校、買最貴的教科書。反觀日本媽媽,總希望孩子不要太多功課、壓力不要太大,否則的話有點可憐。」

我們看日劇,日本媽媽會包辦孩子的上學便當,但夏美說,其實這也會成為媽咪間暗地裏的比勁擂台。「日本家長間會有不少親子野餐活動,她們會比較誰的便當做得出色,做得好才有面子。」夏美表示日本女孩自小學5年級便要上家政班,學習做針黹,故女生的手工如針織、圍巾等,都做得格外好。持家有道,夏美說這是日本媽媽的優勝之處。

日本沒陪月觀念

夏美來港已一年半有多,談到港日間的生育文化,原來香港有坐月及陪月,最教她感到詫異,也認為很體貼。她說:「日本是完全沒有坐月這個概念,女生生完後,多會回媽媽家住2、3星期,老公在家吃外賣,分開住,可能周末見一兩次。女生休息完後就回家,做家務和照顧老公起居飲食。所以知道香港女生產後有專人照顧,實在太令人羨慕和幸福了。」

夏美說日本人生產後,也沒有進補、戒口等坐月的觀念,但來港後,才知日本人慣喝的冰水也許對健康不好,現在也改了喝暖水。產後她有喝藥膳湯水及「進補」骨膠原,在美容修身上,實行與港媽睇齊。

90 後男生Mickey與日本太太夏美,對兒子未來的教育都有一番看法。(湯炳強攝)

Mickey表示將來也想兒子進本港的學校唸書,暫不考慮日本人國際學校。「因為若進去,就只能說日語;我想他多明白香港的地道文化。」(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夏美身形高挑,在日本時還是模特兒。(相片由被訪者提供)

日本學童有所謂「集團登下校」活動,也是傳統長幼有序的表現。

夏美產後跟一般香港媽媽一樣,飲湯水進補骨膠原。(iStockphoto)

撰文 : 馮柏偉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