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創基金助弱勢 促進社企創新

評論版 2019/03/16

分享:

近年,全球各國對於社會問題都積極推動「以社會企業解決社會問題」的政策,鼓勵社會各持份者都能一同投入,幫助社會上的弱勢社群。於深水埗派飯予露宿者及獨居長者等而聞名的「明哥」就是一個好例子。

明哥早於2008年就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O)合作售賣平價飯票給本區有需要人士,更於2016年成立社企「北河同行」以擴大規模,並繼續以派飯及義贈食物等的活動回饋社會。

港府早於2012年時,已開始策劃和推動社會企業。及至上屆政府提倡「以社會創新解決社會問題」,並於2014年的施政報告中指出「鼓勵關心社會發展的人士和機構,包括有志創業的青年人,以創新的意念和營運模式,來解決貧窮及相關的社會問題。」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社創基金)由此而生,港府前後向基金注入了共5億元,提供重要的支援。

創新方案 解決貧窮孤立問題

社創基金銳意為香港營造一個以創新為本的社會創業環境,致力促進商界、非政府組織(NGOs)、學術界及慈善機構等,並與公眾合作,以創新的方案來解決貧窮和社會孤立的問題。基金其中一項計劃是提供資金,以支持不同階段的創新項目,包括扶助新意念醞釀、提供實踐種子資金,及至協助他們擴大營運規模。

除了接受非政府組織申請外,基金更接受個別人士或團體的申請,成為了本港首個資助非政府組織以外的法律實體的社會創業發展基金。於2015年至2018年12月期間,創新計劃向逾140個創新項目提供了資助。

社創基金邀請了香港大學顧問團隊對基金進行評估,探討這筆公共開支的成效。於2015年6月至2017年12月期間,基金共收到612份申請,當中逾9成項目以個人或註冊公司的名義申請,只有小部分由非政府組織申請。在受資助的87個項目當中,逾8成的項目為前者(即以個人或註冊公司名義申請),跟香港過往偏重投放資源予非政府組織之社企的現象截然不同。此舉吸引了不少非社會福利界的專業領域,如資訊科技、商界、產品設計、醫學和工程學等的人才,集各人之所長而組成的團隊,躍躍欲試投身社企界。

跨專業合作 孕育社會創新元素

跨專業合作的過程正正能促進社會創新的其中一個要素。在資助的項目中,約7成的團隊均有跨專業的合作,即項目由多個不同專業界別的成員組成。

在跨專業合作的驅使下,社創基金成功孕育了不少社創新元素。傳統社企多以創造就業以解決社會問題(幫助弱勢社群就業),而社創基金資助的項目則多以創新的方法來改善社會。最常見的就是研發或改良社會產品或服務(Product innovation),近6成的受資助項目有此創新元素,即透過研發或改良社會產品,以填補現時市場或制度上未能觸及的社會需要。

其次為創新或改進社會慣例,約15%有此創新元素。即透過資源重組等行動,以促進社會改變,就如為低收入人士創造共享經濟等。其他創新元素還有為創新或改進生產方式(如以新的生產方式來降低成本以增加受眾),及創新或改進市場營銷策略(如以新的市場營銷策略來穩定收入,繼續服務及改善社會)。

由此可見,為促進社會企業及創新的生態系統發展,政府的定位極為重要。社創基金的創新計劃正正是一個好的實例,因循守舊的社會投資政策已不合時宜。資源投放不能只限於非政府組織,否則難以製造出有利於社會企業及創新的生態環境。同時,在此等社會投資政策的引導下,才可吸引企業公司能參與社會投資,並推動各界的合作,締造社會效益,使社會經濟更蓬勃發展。

社創基金已經帶來了一個創新的意念,能夠脫離固有的軌迹,不只集中投放資源在私人機構或非政府組織上,而是能吸納更多非社福界的專業人士,發揮所長,為社會福利項目展開新的一頁。同時,社創基金亦帶來了能持續發展的價值,長遠來說,其價值遠超過所賺取的利潤,因此社創基金的影響力是不言而喻的,我們研究團隊亦正在這方面繼續探討其對香港社會更深層次的影響。就讓香港社會上的各持份者能共同肩負起這個崇高的使命,一同改善弱勢社群的生活。

於深水埗派飯予露宿者及獨居長者的「明哥」,成立社企「北河同行」繼續以派飯及義贈食物等回饋社會,是「以社會創新解決社會問題」的成功例子。(資料圖片)

撰文 : 陳之翰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助理教授(研究)
陳淑婷 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項目主任
葉兆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講座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