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科技後發先至 豈止5G核電

評論版 2019/03/19

分享:

近期華為及5G移動通訊成了中美對抗的重要項目。此事除了地緣政治鬥爭的意義外,還有深遠的科技發展啟示。對此必須有更深入了解,方可預計中美對抗的前景及後果。

5G設備 「五眼聯盟」一家都沒有

關於5G,一位前澳洲總理有很精采的描述,他認為全球只有兩家中企和兩家北歐企業等四家5G設備供應商,而「五眼聯盟」各國一家都沒有,如此情況根本不應出現。這對西方尤其美國確很不利,在短期與中國企業合作乃最佳選擇,與北歐企業合作乃次佳,因其產品較昂貴且技術服務亦較弱,當然還可選擇落後不用5G。

從長遠看,西方可急起直追投資研發趕上,但這需時需錢,且大概只有美國有此能力。

5G如一條高速公路可通往之前難以到達之地,但還要有車行走:路是基建,車是用戶。5G獨特之處是其重要及廣泛應用,不用5G非只錯過新一代通訊設施,更是錯過由此帶來的一個新時代。中國政府及企業均正積極試驗新應用,如物聯網、遠程操控、自動駕駛及配合AI(人工智能)、大數據的運作等。有中國研究估計在2020到2025年期間,5G產業群將可帶來35萬億元人民幣的產值,許多新興行業及企業(包括獨角獸)將要誕生。在5G上落後,便如喪失了新一輪科技及產業發展的制高點。

5G領域落後 失拓新科技機遇

上述的5G情況其實並非個別事件,而是日益普遍現象,所反映者是中國科技的強勢崛起。同類例子涵蓋5G以外的IT、能源、交通、基建及大型機械等多個領域,涉及項目日多。

核電就是一個明顯例子。美國最新電站於上世紀90年代建成,而中國最早電站同樣在90年代建成(大亞灣站),顯示美國核電建設已長期停滯(受三里島事故影響),但中國核電作為後起之秀卻大步向前。

目前全球有一批新開建三代電站,以前建成在用的多是二代或二代改進型,如大亞灣可稱為二代半。美國由西屋公司設計的AP-1000三代反應堆設計開工了四個堆,兩個在南卡羅來納州桑默站(Summers),另兩個在喬治亞州布魯克郡的佛格妥(Vogtle)站,前者已被擱置放棄,只有佛格妥站仍在建但情況不妙:因嚴重超支及落後於計劃,在去年底差點要停建,後因股東們協商後才得以繼續。該站已完成6成多工程,估計要到2021及2022年才可建成,當然這是假設項目不被放棄。

美式歐式三代核電站 華首建成

中國也建設了四個美式三代反應堆,兩個在浙江,兩個在山東,自去年中到今年初已全部建成發電。事緣小布殊時代、副總統切尼親向中國推介AP-1000設計,並為中國接納。此事在當時頗為轟動,因切尼為強硬反華、反共鷹派,而核能乃敏感技術一般不會向中國出口,切尼卻來華親推只是為錢,有錢真能使得鬼推磨!

無論如何中國已成當今世上首個及唯一擁有運作中美式三代核電站的國家,還向美國出口一些建站設備。

與此同時,中國亦建有歐式三代EPR-1000反應堆兩個,都在廣東的台山站。當年中國引進法國技術建成大亞灣站,因合作愉快再在台山建三代站,首個反應堆已於去年中完成發電,另一個料也可在今年建成。在台山站開建前已有兩個歐式三代站在歐洲建設,一在芬蘭,一在法國,但都超時超支至今未完成,估計最快也要在2020年後。原因之一是EPR-1000設計太複雜難建,故設計公司準備將其簡化。

無論如何,中國又成了全球首個及唯一擁有運行中歐式三代核電站的國家。因此當法國為取得英國興利角(Hinkley Point)核電站項目時,便拉了台山站中國夥伴中廣核一齊上,否則難保可以建成。

掌美歐技術 設國產三代反應堆

因此,中國也成了全球首個同時首先建成美式、歐式三代核電站的國家,並同時掌握兩家技術。在這基礎上,中國設計了本國的三代反應堆華龍一號(HPR-1000),相信已採納了歐美之長再加本國構思。在浙江的方家山站便開建了兩個華龍一號反應堆,料可在今年及明年建成。

最近中國又引進俄國三代設計,建設兩個反應堆。數年後中國將成了全球三代站基地。

中國便未就此止步,還正在山東建設擁有兩個高溫氣冷球床(pebble bed)反應堆的核電站。這乃基於VHTR型第四代反應堆技術,山東站發電量為20萬千瓦,乃全球首個此類商業代電站。之前德國曾試行開發,失敗後才由中國接上。中國正準備再建更大的60萬千瓦電站。

從上述可見,中國在核電開發上已後來居上處於領先地位。當然中國核電發展還不止此,尚有其他項目反映其不斷求進之心,且勿忘中國後發先至者並非只有核電。

中國成全球首個同時首先建成美式、歐式三代核電站的國家,並同時掌握兩家技術,自行設計本國的三代反應堆華龍一號,相信已採歐美之長,再加本國構思。(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