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要達協議 勿局限意識形態

評論版 2019/03/20

分享:

美國與中國之間的貿易談判仍在拉鋸。全球金融市場波動劇烈,投資者認為美國和中國之間糾葛太多,不得不達成協議。希望他們的樂觀不會曇花一現。

平心而論,在不少關鍵問題上,如技術轉移、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以及實施機制等,進展很大。但持續性地消彌中美之間的緊張,需要更全面的方針,特別是在觀念與思維方式方面,需要有一個根本性的轉變。

在過去40年,中美關係基本由合作主導,這體現了雙方考慮整個全球體系利益的大局觀。但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並不認為與中國(或者其他任何國家)合作能夠實現雙贏。特朗普的「美國優先」策略表明,美國正在玩一個零和博弈,並且以贏為目標。

比如,美國不斷威脅懲罰或孤立其最緊密的盟友,除非他們提高防務支出。在特朗普政府的壓力下,韓國剛同意在2019年將美國駐韓軍隊費用出資額增加8.2%至9.23億美元。

同樣地,特朗普多次中傷北約成員國防務支出不足。特朗普又批評德國只將GDP的1%用在防務,而美國高達4.3%。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回應則是在慕尼黑安全會議上譴責美國孤立主義,呼籲復興多邊合作。

貿易續萎靡 環球經濟雪上霜

特朗普政府的短視方針也突出地體現在它只關注雙邊貿易失衡。在特朗普看來,美國對另一個國家的貿易赤字是一筆損失(這並不符合經濟學常識)。因此,如果中國同意減少其與美國的貿易盈餘,其他對美國有雙邊貿易盈餘的經濟體(包括歐盟和日本等緊密盟友)也會發現自己將面臨日益沉重的來自美國的壓力。

這一情形有可能導致貿易萎靡,將惡化現有全球增長負面壓力,導致一損俱損。目前,世界已經面臨各種風險,包括可能的無協議英國脫歐和民粹主義在5月的歐洲議會選舉中得勢,全球經濟衰退將令國際貿易雪上加霜。

當然,特朗普雖然沒有放過盟友,但其主要目標仍然是中國。畢竟,美國與中國之間的競爭遠不止於貿易。盡管美國保持着軍事、科技、金融和軟實力的優勢,但中國一直在穩步追趕,這讓美國兩黨都支持對中國更加對抗的方針。

去年10月,美國副總統彭斯無端譴責中國竊取技術、掠奪性擴張經濟以及軍事挑釁。彭斯的立場與美國國家安全界的擔憂遙相呼應。美國前國防部長阿什頓•卡特(Ashton Carter)指出:「中國是一個共產主義獨裁國家,因此她會對美國公司和我們的貿易夥伴施加一系列我們的政府比不上的政治、軍事和經濟手段。這使得我們處於先天劣勢。」

但美國的工具絕不是像以上描述的那麼無用的。美國當局動員了各種國內和國際資源——從法律和外交到國家安全措施——來阻止中國電訊巨頭華為的海外擴張。美國鷹派和他們的盟友們認為,如果西方國家允許華為為他們建設5G基礎設施,就會在未來戰爭中受到中國的網絡襲擊。

所有這些美國鷹派的言行從根本上動搖了全球企業和市場信心,導致市值蒸發了數萬億美元。特朗普政府顯然是在要求各國在其與中國的糾紛中站邊,而這進一步加劇了企業與市場的恐懼與恐慌。世界其他貿易國明白,特朗普的強硬零和對抗方針將破壞商貿環境,逆轉幾十年來推動全球增長的、由全球化帶來的規模經濟效益。

特朗普政府拒絕多邊主義將削弱全球合作,而全球合作是解決包括移民、貧困和不平等性、氣候變化以及新技術帶來的挑戰等一系列問題的必要條件。美國鷹派執着於地緣政治對立——以及由此導致的安全和防務支出的增加——將大大減少全球公共品所能得到的資源,如基礎設施投資和減貧計劃。

需尊重多樣性 免為戰爭創條件

結束中美貿易戰需要特朗普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拿出高超的政治智慧與領導才能。但除此之外,雙方還需要認識到,支持全球和平與繁榮特別需要尊重政治、社會和文化制度的多樣性,而不是局限於意識形態。如果做不到這一點,目前顯現的裂痕可能不斷深化。

而在20世紀30年代,類似的斷層曾經不斷升級,為全方位對抗,及後來的戰爭創造了條件。這正是我們今天需要避免的。

(沈聯濤是香港大學亞洲全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UNEP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肖耿是香港國際金融研究所主任、北京大學滙豐商學院教授、香港大學商學和經濟學教員。)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美關係在過去40年基本由合作主導,但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並不認為與中國合作能實現雙贏。(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沈聯濤 香港大學亞洲環球研究所傑出研究員、UNEP可持續金融顧問委員會成員
肖耿 香港國際金融學會會長、香港大學教授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