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公仔如賭博 港宜加強監管

評論版 2019/03/20

分享:

本港近年興起夾公仔機,獎品琳瑯滿目,玩法也各有不一。惟此類機器一定程度上類同賭博,更具成癮性,外國皆循立法監管保障市民,本地亦需加強執行現有法例。

遙距夾公仔 店主寄獎品

全港各區近來湧現不少無人店,內裏擺放多部夾公仔機,供人自助抽獎。除實體店以外,更有社交程式讓港人可以透過手機屏幕,遙距操控位於日本的夾公仔機,當地店家會將夾到的獎品郵寄至本港。

港人究竟有多熱衷於夾公仔,由夾公仔店的承租能力或可見一斑。本報地產版上周曾統計過,此類店舖平均呎租介乎81至184元,不少舖位在承租予夾公仔店後,租金升約2成。美聯旺舖高級營業董事許偉文表示,這些店舖專攻人流較旺及年輕消費群組集中的地點,對面積大小則無特別要求,估計店舖數目將快速增加。

這類機器何以能夠吸引人?本地臨床心理學家葉妙妍解釋,夾公仔機能透過「間歇性強化」的心理效應,不時給予玩家取得物質獎勵的快感,令玩家覺得投放愈多時間和金錢便更有機會得獎,愈玩愈是不可自拔。台灣精神科醫師溫閔凱亦指,夾到公仔後可刺激腦部釋放帶來快感的多巴胺,有助紓緩壓力,再加上消費門檻低(本港一般5至20元一次),故對年輕人極具吸引力。

予玩家快感 愈玩愈沉迷

夾公仔的吸引力卻能令人成癮,以致消費過度,亂象橫生。廣東清遠去年便有女子一年花掉逾4萬元人民幣,夾走7,000個公仔。台灣桃園市議員劉茂群去年亦曾指,得知不少學生流連夾公仔店,寧願花光早餐錢,餓着肚子上課。在本港,明愛展晴中心高級督導主任陳志華稱,曾目睹有人在戒賭過程中迷上夾公仔。

本地早前有傳媒揭發夾公仔機出千,調整鈎爪力度,令獎品不易被夾中;本港經營夾公仔機需要向民政事務總署申請有獎娛樂遊戲牌照,但有報章發現不少本地店舖皆屬無牌經營。

作為夾公仔機發源地的美國,曾在1951年以助長賭博為由,一度立法全面取締此類機器。當地後來在商界游說下,再次允許部分場所設置夾公仔機,但仍設嚴苛法例監管,例如為獎品價格設上限,減少人們為贏取昂貴獎品而消費過度,更明文規定禁止店家出千(見表)。

本港不少夾公仔機以有機會夾到iphone、手錶等貴價獎品作為宣傳手段,或令不少人為挑戰快感或獎品而重金一博。台灣新北市今年初則有店家因在10台幣一次的機器內,放置價值1,000台幣的藍牙喇叭,被檢察官以具有「射倖性」(即不確定性)為由起訴。

本港首要是加強執行現有法例,確保夾公仔機是有牌經營,亦需確保機器不出千,保障玩家。市民亦應明白夾公仔本身已經有趣,夾到獎品與否並非重點,並在玩的時候為自己設下金額上限,以免不慎過度消費。

本港近年興起夾公仔機,惟此類機器類同賭博,多國皆立法監管保障市民,本港法例亦不應落後。(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