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樓

副刊版 2019/03/21

分享:

那天看新聞,說上海浦東陸家嘴的金茂大廈,已經建成二十周年了。

金茂大廈樓高八十八層,由美國建築師Adrian Smith設計,建築七年,曾經是世紀初上海一個地標。那時候,上過金茂大廈,在裏面的凱悅酒店喝咖啡,是上海人的一件時髦事情。

二○○一年,我幫無綫電視到上海拍旅遊節目,就去過金茂凱悅酒店取景,那時候已是全上海最高的大廈,在上面俯瞰全市,令人很有興奮感。所以,即使後來附近出現了許多幢高度超越金茂的大廈,但在記憶中,金茂的地位依然是最清晰明顯的。

這就有點像上海南京路上的國際飯店,樓高二十四層,但曾經是遠東最高的大樓,那時候全中國的外地人到了上海,都要來仰視一下國際飯店,有個傳說講一九四九年五月上海解放,解放軍列隊走在南京路上,抬頭仰視國際飯店,軍帽跌了一地。這可能是一段上海人調侃解放軍的笑話,真假已無從稽考。

由此可見,高樓和人一樣,能做到第一個出名,以後人們就會記住你,就算你的紀錄被許多後來者破掉,但人們依然記得你,卻數不出後來者的名字。

撰文 : 李純恩

欄名 : 天地良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