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膝之痛

副刊版 2019/03/21

分享:

親愛的左膝頭哥:

先表歉意,你的痛苦感同身受,錯是在於我,除道歉外,便只能盡力挽回我倆親密關係。

共處近六十載,你曾帶我走過高山幽谷,馬來西亞神山(Mount Kinabalu)看日出、不丹高山看天葬場、南美秘魯看Machu Picchu,無論前路有多艱辛,你只會默默承受,只恨我從不懂珍惜,從一石頭跳到另一石頭,一級一步地向上爬,全身重量凝聚在你身上,當時我只自顧樂在其中,想不到對你的傷害是如此。

現今,你那原本滑如屁股的軟骨膜已變得凹凸不平,半月軟骨(Meniscus)厚度早已減半,以致承托力大減,股骨(Femur)兩旁也長出尖銳骨刺,故此,你再不能承受重大壓力,我跑一步,你便痛一下,我愈跑得快,你痛楚愈大,這樣的關係很不好受,也是我必須致歉的原因。

除致歉外,也盼能藉此挽回我倆關係,我答應以後會盡力愛惜你,你會高興知道我已減少跑步,運動多以游泳代替,在水中浮力支援下,你不會感到壓力。即使在平日生活,也會盡量減少走梯級,當然也不會再挑戰高山峻嶺。

我也明白,你會有壽終正寢的一天,到時我會找上最先進的鈦金屬代替品把你換掉,只是這代替品只有十數年使用期,為免麻煩,希望你能盡力合作支持到底,為此也給你打氣打氣。

祝 骨氣依然!

莫樹錦醫生敬上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