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屑一看

副刊版 2019/03/22

分享:

醫生有兩處地方不願去—殯儀館和入境事務處。前者原因明顯,太傷感了;後者只怪過去陰影,留學時代每年要辦簽證,一辦便是大半天的無奈等待。

身份證隨着年紀老化,不得不再闖入境事務處,人氣依然鼎盛,但科技早已把程序優化,電子預約登記,個別櫃位整理資料並即場電子指模和拍照,流程順暢所花時間也不多,醫生觀感徹底改變。

最後一關是見移民官,她身穿官樣制服,一臉嚴肅,醫生即時弄起個標準笑容,說聲你好。

豈知大官忙着看電腦屏幕,頭也不抬說句請坐,全程兩分鐘對答,她也不屑望醫生一眼,最後一句是:「請到十八號窗交費。」

醫生不能怪她,因自己也是這般模樣,感同身受才知道備受冷落的滋味不好受。

現今診症資料全部存於電腦,就是不看病人已能從化驗報告、X光片等了解病況,同時大部分治療計劃安排也經電腦進行,故此看病人時實則是在看電腦,而病人看醫生只是看着醫生在看電腦。

科技確能優化治療流程,但卻可能劣化醫生和病人間的個人交流和眼神接觸,醫生經歷這次被人不屑一望後,回醫院定要記得多望病人幾眼。

到十八號窗交費,小妹妹笑臉迎人說:「莫醫生,我認得你。」

一句說話,令醫生只剩下殯儀館一處不願去。

撰文 : 莫樹錦

欄名 : 醫筆稱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