漁護署好愚昧

副刊版 2019/03/22

分享:

看見泰國狗狗被人道毁滅前的照片,乖巧純良,我心慼然良久,至執筆仍難釋懷。我相信狗狗若隨船漂到別的城市,牠應還健在,只能慨歎漂不逢地,不幸漂到一個官員集無能、無智、無情、無判斷能力、怕事、怕孭鑊、怕人投訴於一身的城市。

漁護署極速殺狗舉動,一夜間「舉世聞名」,逾四萬人聯署聲討。食衞局局長陳肇始解畫,因漁護署未發現狗隻有晶片,亦無衞生證明,為保障公共衞生風險,「按程序守則」將其「人道處理」。我看「漁護署」此名名不副實,乾脆易為「愚昧署」更貼切,理由有五:

一、把「程序」和「守則」看得大於「生命」,還有資格叫自稱漁農自然護理?「護理」就等於按本子程序守則辦事去合理化自己殺掉(他們自稱「處理」)無辜動物的生命?

二、明白該署有保障香港社會公共衞生的責任,但即時毁掉一頭明顯有人養而無攻擊性的狗隻,是否唯一一個毫無選擇餘地的方法?不能探討一下,先做好隔離措施再進行驗血防疫的可能性嗎?連最基本的四天等待時間都沒有,足顯「官僚癌」之嚴重程度。

三、為何漁護署可如此不猶豫地速戰速決?因為這是他們已習慣了的「日常」。據資料顯示,他們去年殺掉過千狗隻和貓隻。實難想像,那裏的獸醫每次拿着針筒,是如何下得手的。

四、「好人道」地殺掉一條生命此說法,邏輯前後矛盾,心腸內外冷血,是怎樣的人才能說得出口?

五、製造出如此令港人羞恥的國際新聞之漁護署署長,至今仍未有站出來正面交代。

一個城市如何對待動物,或多或少反映她的質素。甘地曾說:「一個國家道德進步與偉大程度,可用她們對待動物的方式來衡量。」身為政府部門,香港漁護署每年毁滅過千頭動物,再看香港保護動物的法例,落後程度如鄉土級別。一個沒有慈悲心的政府,不要說生活在此城的人與動物,連剛巧漂過的狗狗,也難逃悲情命運。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