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深港文化產業牽手 海上絲路軟實力

評論版 2019/03/22

分享:

在「粵港澳大灣區」9+2城市群當中,香港和深圳的經貿、投資往來,無疑是最頻繁的。此外,由於深圳的GDP總量剛超過香港,而該市人均可支配收入,也比其他後進城市更接近香港;深、港之間的競合關係,就尤其引起港人關注。

然則,當我們把大灣區發展放在更宏闊的環球布局、印太框架中作檢視,自然會發現,穗、港之間的合作潛力、化學作用,更加值得重視。未來,香港與廣州、政府與民間,如何互借東風、取長補短,幾決定整個大灣區,乃至環南海地帶的整合與發展前景。

港聯繫南粵南洋 世界華人渡頭

過去數年來,本欄屢屢強調,「一帶一路」成敗關鍵在於南海;而中國推動環南海地帶的整合,支點在於南粵。珠江三角洲的東、西兩岸,以及北端,自唐、宋以降,就和遠至印尼、緬甸等所有東南亞國家形成緊密的經貿、文化、社會、血緣網絡。被台灣前文化部長龍應台教授稱為「世界華人渡頭」的香港,幾乎每一家人都同時聯繫着南粵與南洋。可以說,香港既屬於南中國,又屬於東南亞。

位處珠三角北端的廣州,不只是東、西兩岸的接合部,也是南粵無可爭議的「文化首都」。在香港、澳門,乃至海外華社發揚光大的生活文化、飲食文化、通俗文化,無一不源自廣州城,以及南海、番禺、順德、佛山、中山等廣府文化圈。因此,雖然原籍廣府的香港居民,從來未佔人口多數;然則,廣府生活與商業文化,近百年來都成為本地文化的底蘊。

顯然,在文化心理上,香港雖有着自身個性,而不等同於廣府,穗港之間卻有着特別深的內在聯繫,而不為地域所限。簡言之,相比與廣州相鄰的東莞、惠州;相比與香港相鄰的深圳、惠東,穗、港之間的文化底蘊,無疑至為親近。這既是近代南粵社會、商業百年發展的歷史遺存;同時,也是我們走向更廣闊未來的憑藉。生活文化的昇華與現代化、商業化,也是未來城市經濟永續發展的支撑點、關鍵節點。

生活文化豐厚 決定品質改善速度

在遠古,城市以城為主、以市為輔——主要功能在於保護城民的高高城牆,市場、交易僅屬輔帶功能。到了工業革命以後,勞動密集、資本密集的近現代工廠出現;城市的「生產功能」,才蓋過其「生存保障作用」。

戰後,隨着商業、服務業成為先進經濟體新的增長點,工廠逐步向周邊地區、乃至後進國家轉移;自此,從北美到西歐,從東北亞到東南亞,城市的生活功能受到前所未見的側重——生產和消費領域迅即分離。

毋庸置疑,生活文化豐厚與否,決定生活品質持續改善的速度與程度。源自於泛德意志文明的北歐、德、英、美,工商業發達,生產效率高;但生活文化相比文明起步早得多的原羅馬帝國故土——即葡萄牙、西班牙、法蘭西、意大利,與東南歐,卻要淺薄、單薄得多。因此,以歐洲大陸為源點的西方文化圈,過去數世紀以來,都有着相當有趣的現象——生產力中心與生活文化中心、消費模式中心的分離。

教育醫療安老 打造全球龍頭

直白地說,泛日耳曼國家的人均生產效率更高、收入也更高,而且持續起碼一、兩個世紀。然而,在南、北歐收入距離愈拉愈遠的全球化時代,在生活品味、消費習慣上,仍然是北師從於南。這是在傳統城市經濟學以外,加入社會史、文化史角度以後,愚以為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發展潛力,包括人均產出、收入和消費,都有可能超越西方各灣區的原因之一。

從中古唐、宋,一直到近代明、清,中國生產力中心和生活文化、高雅文化、通俗文化中心,一直高度重疊——不在江東,就在南粵,或同時出現在江東與南粵。未來,「港——深——穗」之間,不只要在創科、工業、金融、物流等「生產領域」加強交流、協作。在衣、食、住、行,乃至教育、醫療、安老等領域,也要扶持本地行業、相關從業員,成為「華南——環南海」區域,乃至全球龍頭。

港與穗深競合 建自身品牌品味

一個真正強國,不只要輸出自身工業成品與商業服務,也要輸出自身的消費模式和生活品味。在這方面,走在東、西方前端的歐陸與日本,香港人也相當熟悉。然而,香港人、港企,不應該安分擔當歐陸、日式生活文化、高端消費品的中轉站、傳播平台。而要透過與深圳、廣州的競與合,建立自身品牌與品味。

幾經起伏,香港的流行文化,再於現正舉行的「2019影視博覽」展現頑強生命力。一帶一路尤其是21世紀海上絲路要走得更遠,中國亟需的軟實力何在呢?

大灣區當中,穗——深——港文化產業的未來,或許就是答案所在。不要小看流行文化的威力,無論順流逆流,一切事在人為。

港深穗未來不只要在創科、工業、金融、物流等生產領域加強協作,在衣食住行乃至教育、醫療、安老等,也要扶持本地行業,成為全球龍頭。(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