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低頭族裝交通燈 不如加強教育

評論版 2019/03/22

分享:

以色列特拉維夫近日開始在馬路的地上安裝交通燈,旨在減少專注用手機的路人發生交通意外。低頭族橫行令此類設施在各地開始常見,但成本高昂之餘,亦非治本之道。

特拉維夫交通管理處在當地多個十字路口的地上,安裝LED交通燈,讓一眾低頭族毋須抬頭便可得知何時站住和過馬路。當地政府稱,這些路燈仍處於試用階段,若效果良好則會加以推廣。

裝地面交通燈 設警示不治本

外國近年興起「手機喪屍」(smartphone zombie/smombie)一詞,形容人們一邊走路一邊全神貫注用手機,形同行屍走肉。本港現或已出現「喪屍圍城」,理大社會及政策研究中心調查發現,15至29歲青年當中,66%自認是低頭族。去年12月,一名12歲男學生在東鐵綫粉嶺站月台候車時,疑因過度專注看手機,不慎墮軌受傷,幸當時列車尚未到站。

在地面上安裝亮燈的做法在各地陸續得到推廣,包括新加坡、南韓、荷蘭及奧地利。各地為免低頭族出意外,更各出良策,例如英國倫敦市政府在燈柱上加設軟墊,務求將街道變得「短訊安全」(Safe Text street),主因當地過去屢有低頭族撞上燈柱,嚴重者包括鼻骨及顱骨骨折。

時下更有專門為低頭族而設的行人專區。中國西安一間商場去年在對出行人路,加設一段寬約1米的「手機低頭族專用通道」,採用塑膠打造並印上提醒標語,提醒低頭族注意安全。

然而,這些做法只是治標不治本,且價格高昂。以南韓首爾一個地區為例,當地在地面上加設閃燈,方便低頭族看到,更推出手機App,提醒將要過馬路的低頭族注意道路安全。惟這套系統每個約1,500萬韓元(逾10萬港元)。大多數人自小已被教育馬路如虎口、過馬路前要望左望右,為低頭族動用大筆公帑安裝這類設備,又是否值得?

過馬路看手機對自身安危構成威脅,亦影響他人安全。美國夏威夷已在前年將看手機過馬路定為非法行為,並設至少15美元的罰款制度。立陶宛政府亦在去年起,禁止人們過馬路時使用手機(包括打字和通話),違者可被罰款20至40歐元。

效法外地創意 教育安全過路

此類法例既有警示作用,亦可教育民眾負責任地使用道路,但本港人口密集、道路情況較複雜,或難以效仿。即便如此,外地亦嘗試透過有創意的方式點醒民眾,或可供本港借鑑,例如巴黎為減少民眾光顧着用手機而衝紅燈,改裝紅綠燈,在偵測到衝紅燈者時發出巨響、並用相機拍下其受驚表情,展示與附近廣告板上。

巴西曲奇公司Biscoitos Zezé亦曾在前年推出一個較為滑稽的道路安全意識計劃,便是讓老婆婆扶年輕低頭族過馬路。

智能手機是都市人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應對低頭族問題,與其斥巨資在硬件方面將就他們,不如加強教育,提高其安全意識。

手機已成為都市人生活的一部分,低頭族愈趨普遍,亦引起道路使用安全問題。(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