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談 可借鑑90年代美日協議

評論版 2019/03/25

分享:

美國總統特朗普將目前美國與中國貿易談判的最後期限,至少推遲到4月份。如果中國能同意更好地保護產權,並減少國家干預在經濟中的作用,美國亦同意加強國家儲蓄和公共投資,而雙方也同意撤銷最近增加的關稅,那麼中美雙方都將取得良好的結果。不幸的是,這協議似乎不可能實現。

特朗普錯聚焦 只關注貿差

首先,特朗普只關注雙邊美國商品貿易逆差。中國可能會承諾購買更多的美國大豆、天然氣和其他商品,這是可驗證的,但卻毫無價值。因這對整體美國貿易平衡幾乎沒有影響。因為美國將向其他國家出口較少的大豆和天然氣。國會民主黨人正確地指出,這種收益是虛幻的,再次凸顯了雙邊貿易平衡的無關性。更有意義的尺度是,去年美國整體貿易赤字擴大,而這正是特朗普揮霍的財政政策可預期的結果。

其實,美國和其他國家對中國在技術轉讓和知識產權方面的投訴更為合理。而紓解這些不滿的有效方法,是與盟國合作,可以是通過世界貿易組織或跨太平洋夥伴關係等多邊機構。但特朗普卻竭力採取相反的進路,使進步變得困難。

在特朗普統治下,要連貫地理解美國貿易政策原則並不容易。如果有,最有可能是希望迫使中國政府通過「擴大市場的作用,縮小國有部門,以及減少普遍的政府控制」來推動中國經濟重組。當然,這也是以往美國政府的做法。

一般而言,支持市場的改革也會符合中國的利益——正如許多中國經濟學家也同意的那樣。一個很好的例子,是中國政府對鋼鐵廠和其他重工業的補貼,特別是以國有銀行的廉價貸款形式進行。這是中國10年前為應對全球經濟衰退的財政擴張的一個組成部分。但補貼使中國的鋼鐵產能嚴重過剩,對本國經濟效率和外國競爭對手也都不利。

中國補貼國企 維持政治控制

盡管中國共產黨在2013年底推動了市場主導的轉變,但自那時以來,只有很少甚至幾乎毫無進展。相反,習近平主席顯然不想減少國家的規模或作用。低效率的國有企業繼續比更有活力的私營企業更容易獲得銀行貸款。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指出,習近平已推翻(rolled-back)了市場改革。這可能反映了習近平未能意識到自由市場潛在的經濟優勢,或者他認為,維持對中國社會的政治控制,付出經濟成本也是值得的。

在批評人民幣滙率時,美國也長期使用「自由市場」言論。自2003年以來,美國政界人士抱怨中國當局干預外滙市場,以維持人民幣被不公平地低估。盡管美國的目標是幫助美企與低成本的中國生產商競爭,但她卻以「市場決定的滙率」為說辭。

10年來,這說法是無可厚非的。但在2014年,市場力量改變了方向。從那時起,中國人民銀行不得不花費近1萬億美元,來阻止人民幣貶值。如果中國人民銀行讓市場發揮作用,正如美國政界人士所要求的那樣,人民幣將會進一步下跌。

特朗普作為候選人和總統,都曾攻擊中國操縱滙率。在當前的談判中,強勢的人民幣顯然仍是美國的主要需求。中國當然也不希望讓自己的貨幣自由貶值。但現在所有人都認識到,穩定人民幣滙率的目標不再符合美國關於「減少政府影響力」和「讓市場運作」的言論。

當前美中談判的結構改革,令人回憶起30年前與日本的類似談判,這是由於美國國會對於美國對日本的巨額貿易逆差感到憤怒。1990年6月,根據結構性障礙倡議(Structural Impediments Initiative, SII),日本政府同意喬治布殊總統政府要求的一套詳細的政策改革。

美日當年協議 促改革可效法

SII旨在通過比關稅更為根本和有效的措施,來糾正雙邊貿易逆差。例如,日本同意加強其競爭法的執行,放鬆其財閥(keiretsu)之間的聯繫,使大型零售連鎖店更容易開設商店,並減少使用土地進行稻米種植的傾斜。與此同時,美國也同意進行國內改革,旨在提高家庭儲蓄率,減少對債務融資置業的稅收傾斜,並加強對教育和培訓的投資。

這些改革旨在減少各國的貿易不平衡,特別是通過縮小兩國國民儲蓄率的差距。但SII的一個值得注意的特點是,美國和日本都要求採取措施,使對方的經濟效率更高。

事實上,「日本威脅」在SII之後不久就開始消失,但這不是因為美國或日本的貿易政策。相反,日本的3年金融泡沫在1990年爆發,其經濟從此還未完全恢復。

盡管如此,SII還是取得了成功,因為它促成了一些適度的改革步驟,並避免了破壞性的關稅和配額。從理論上講,它可以作為當前中美談判的有用模式,如果他們在同樣有能力的人手中。

不幸的是,兩國領導人可能對經濟原則沒有如此堅實的把握。習近平似乎只關心維持政治控制,而特朗普似乎只關心自己。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中美貿戰仍待解決,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將與中國貿易談判的最後期限,至少推遲到4月份。圖為美國加州長灘港口貨櫃碼頭。(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傑弗里‧弗蘭克爾(Jeffrey Frankel) 哈佛大學資本形成與增長教授、知名宏觀經濟學家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