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法律服務 4建議加強合作

評論版 2019/03/28

分享:

隨着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大力推進,未來三地經濟往來將持續拓展深入,商事爭議的發生也會大幅度增加。不過,由於三地法律體系各異,大灣區法律事務的對接難度較大,三地爭議解決機制難以在短期內形成,需要不斷深化法律合作。

本人認為,加強三地法律服務合作,有助區內發展解決爭議的機制,並成為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要環節,為此本人作出以下4點建議:

仲裁機制互認 先調解後訴訟

一,進一步完善港澳與珠三角九市互認的執行仲裁裁決機制,深化大灣區內仲裁合作。

爭議解決機制的共融共通,離不開原則性法律的指導。港澳與內地就仲裁裁決已簽訂「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內地與香港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安排」,「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內地與澳門特別行政區相互執行仲裁裁決的安排」(以下合稱「安排」),其中對不予執行的裁決與公共秩序保留有所規定。

在「安排」的基礎上,廣東九市可先試先行,通過與港澳簽署協議安排等方式,進一步擴大互相認可和執行裁決的範圍,並適當限制公共秩序保留的使用,以深化大灣區內仲裁合作。

二,啟動大灣區內訴調分流機制,並由專業機構負責調解。

目前,本港的「高等法院規則」及「區域法院規則」積極推行調解機制,鼓勵調解先行。香港法院不直接參與調解,而是委託專業機構進行。

廣東九市可借鑑香港經驗,積極促進當事人先調解後訴訟,並將調解交由大灣區內專業調解機構或仲裁中心負責,當事人可獲得專業高效的調解服務,更促進大灣區商事爭議解決制度互聯互通

增設跨境調解機構 整合資源

三,打通大灣區內調解的地域限制。

2013年,粵港澳商事調解聯盟成立,邁出大灣區跨境調解的實質性一步。聯盟採用「調解+仲裁」對接模式,由仲裁庭根據和解協議內容製作裁決書,使得協議在境內外均具有強制執行的法律效力,有效解決調解的執行力問題。本人建議大灣區將「調解+仲裁」的機制推廣試用,以解決區內調解後的執行問題。同時,為更深入整合三地的調解服務資源,提升大灣區調解服務水平,區內應鼓勵設立更多跨境調解機構。

培養人才 設國際培訓學院

四,充分發揮各自優勢,加大培養高素質仲裁人員力度,實現三地更緊密合作。

仲裁的實施在於仲裁員,當局應支持粵港澳高校法學院,聯合培養既懂內地法又掌握港澳法的高素質人才,夯實法律人才隊伍基礎。

本人亦建議成立粵港澳大灣區國際仲裁培訓學院,與國際知名仲裁機構合作,聘請具有威望的外國仲裁專家提供培訓,傳授經驗。

從長遠看,大灣區甚至可考慮建立仲裁員互認機制,盤活熟悉三地法律的仲裁員資源,進一步打破三地制度性差異的束縛,以實現大灣區商事爭議解決的更緊密合作。

粵港澳加強法律服務合作,有助區內發展解決爭議的機制,並成為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重要環節。(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清霞 全國政協委員、德勤會計師事務所高級顧問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