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例倉卒 勉強融合拖累水平

評論版 2019/03/28

分享:

港大法律系退休教授戴大為在日前訪問中,提出對修訂《逃犯條例》的憂慮,擔心在中港融合過程中,兩地司法制度無法接軌。理所當然地,一講到內地人權問題,很多細節可以上綱上綫。但其實地區的融合,往往並不是那麼錯綜複雜。

高發展地區 拒融合低發展區

自古以來,發展程度較高地區,不想與發展較低地區,以對等的條件融合,是正常現象。其實我們用一些內地發展程度高於香港的行業,例如筆者略有涉獵的精英體育行業,去想整件事,就發現其實很容易理解。

以職業足球為例。《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對於香港體育行業融入大灣區的着墨極少,而且「體育」方面,只提及香港現時發展程度和生產總值較高的「馬匹運動」。原因正正是因為香港今日的職業足球,水平低於廣州等地:前年廣州恒大訪港,對戰香港東方龍獅,大炒6比0,而且買票入場的恒大球迷,比主場的香港人還要多。如此一來,廣州當然不想在職業足球上,與香港融合。所以即使足球行業近年在大灣區內發展迅速,《綱要》上也毫無提及。

事實上,幾年前香港足總已有很多相關討論。以往,中國足協否定同是中國籍香港球員的「自己人」身份,限制了香港職業球員北上「搵真銀」的空間。直到上季開始,才容許中超及中甲球會,各簽入一名港澳台球員。香港球員被大陸行家排擠,就同現在法律界人士「排擠」大陸行家一樣,是因為發展程度較高的地區,不想和程度較低的地區對等融合。

強拉水準 如港超越級踢中超

如果在中港法制仍存在很大差異的時候,倉卒修訂《逃犯條例》,情況就如勉強拉水準只有「中甲」的「港超」球隊去踢「中超」。這樣做的話,港超球隊當然可獲得超班的待遇和出賽機會,但會連累「中超」水平下降,觀眾減少,盃賽認受性降低。所以同香港法律界一樣,中國足協多年來對香港球壇的融合訴求,也是強烈反對。

任何行業想作政府推動,由上而下(top-down)的區域融合,最理想情況,應是向高標準看齊,先大刀闊斧升級較落後地區的技術(例如增加內地法院審訊的透明度,和改善香港足球員的體能)到相若水平,然後才拆牆鬆綁,自然水到渠成。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日前公布修改《逃犯條例》部分細節,強調長期協定的安排,與單一個案移交安排明確分開,前者一切法律制度完全不變。(中通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劉國匡 香港都會馬球隊創辦人

欄名 : 新香港人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