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貿易野心 恐步拿破崙後塵

評論版 2019/04/01

分享:

最近兩項發展使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略成為焦點。第一個問題並不令人意外,而這將影響雙邊貿易談判:美國總統特朗普已放棄了他那些模糊承諾的咆哮,即中國之前已承諾的維護產權、放鬆對外國投資的限制、並停止向外國公司施壓以分享他們的技術。第二個涉及美國盟友的事態發展,更具啟示性和危險性。

在過去的幾個月,特朗普政府已公布了英國脫歐後可能與英國達成貿易協議的談判目標,以及未來與歐盟的談判目標。當中的大多數目標並不特別令人驚訝,他們尋求最大限度地進入英國或歐盟市場,同時保護敏感的美國部門。但目標中卻包含一條非常不尋常的條款。

美圖干預 歐盟與華貿易協議

在其關於歐盟的文件中,美國表示打算獲得「一種確保透明度的機制,並在歐盟與『非市場國家』談判自由貿易協定時,採取適當行動。」在這裏,「非市場國家」毫無疑問是指中國。如果歐盟同意這一要求,即使它只是在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進行貿易協議,它就必須告知美國,因為美國有權進行干預。

必須認真對待這一目標,因為美國在改組後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現稱美墨加協議)中,也加入了類似的條款。事實上,美墨加的條款更為嚴格,因為它賦予美國更早的干預權,即當加拿大「打算」與中國展開貿易談判時,美國就可以出手。

要求貿易夥伴在與其他國家談判時確保「透明度」可能聽起來無傷大雅,但這卻對合作夥伴國家的貿易政策制定,造成前所未有的干擾。因為貿易談判原本已經是艱巨的、曠日持久的事務,尤其是因為他們涉及放寬對政治敏感部門的保護。

在過程中添加一個不相關的第三方,尤其是那些可能會破壞談判的人,會使成功的可能性更小。此外,如果歐盟開始與中國談判自由貿易協定,美國認為「適當」的行動,可能會包括對歐洲出口商的關稅威脅。

歐盟目前無意與中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但是,作為一個原則問題,它極不可能接受這樣的條款。而且,鑑於歐盟事實上是一個比美國更大的全球貿易個體,它大可以說不。

脫歐後英國 恐失貿易自主權

然而,脫歐後的英國可能別無選擇,只能跟隨加拿大,並將本國對華貿易政策的實質否決交給美國。在英國,支持脫歐人士在爭取離開歐盟時使用了「奪回控制」的口號。但是,隨着美國的這些要求,英國將失去對貿易政策的自主權。「泰晤士河的新加坡」的夢想不太可能實現。

美國沒有任何經濟理由可以反對其盟國與其他國家達成自由貿易協定,即使那是沒有「純市場經濟」(pure market economy)的國家。經濟分析表明,區域貿易協定可能對第三國產生模糊影響。這就是為甚麼此類協議會受世界貿易組織(WTO)第二十四條的約束,該條規定,區域自由貿易協定應涵蓋相關合作夥伴之間的「基本上所有貿易」。歐盟和中國可能難以達到這一標準,因為兩者仍有相當受保護的農業部門。因此,美國可通過現有的WTO渠道提出任何有關歐盟或英國與中國協議的合法投訴。這是美國如何利用多邊貿易體系,而非破壞它的另一個例子。

但美國企圖控制盟國對華貿易政策,並非出於經濟考慮。相反,它顯示了孤立中國的地緣戰略目的,從而使美國在與其主要的全球競爭對手比拼時,獲得更大的影響力。

這已不是第一次在大國競爭中的經濟武器部署。在十九世紀初,法國軍隊擊敗了歐洲大陸上的大多數其他大國。但拿破崙無法對付英國,因為英國的海軍主宰海洋,並擁有財政資源。因此,在1806至07年,在拿破崙的軍事勝利達到頂峰時,他樹立了所謂的大陸封鎖,禁止他統治的任何領土與英國交易。

拿破崙式經濟封鎖 徒惹反噬

事實證明,封鎖活動極難實施,即使在走私活動擴散的法國也是如此。更糟糕的是,通過強迫所有盟友屈服於他的貿易政策,拿破崙無意中加劇了對其統治的敵意,特別是在北歐,因為與英國的貿易在當地經濟中發揮了關鍵的作用。

然而,拿破崙卻沉迷封鎖政策,甚至延伸至俄羅斯,一個他唯一沒有擊敗過的大國,並同意將之視為「和平的條件」。事實證明,這對俄羅斯而言代價極高,俄羅斯最終無視封鎖,並重新開放其對英國的港口。拿破崙將此視為開戰理由,入侵俄羅斯。餘下的,便是歷史了。拿破崙的帝國主義過度擴張招致他的滅亡。如特朗普堅持他目前的貿易政策,美國可能會面臨類似命運。

www.project-syndicate.org

美國企圖控制盟國對華貿易政策,並非出於經濟考慮。相反,它顯示了孤立中國的地緣戰略目的。(路透社資料圖片)

撰文 : 丹尼爾‧格羅斯(Daniel Gros) 歐洲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