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長者自殺 容有尊嚴走最後一程

評論版 2019/04/06

分享:

在香港,長者一直是各年齡界別中自殺率最高的一群,多年來均比全港人口自殺率多出一倍。然而,長者自殺問題,卻一直少有關注。這現象,可能反映社會大眾的無力感,認為晚年淒涼雖令人惋惜卻無可避免,甚至新聞也甚少報道。

早前黃伯擔心死後沒有人照顧其癱瘓妻而壓死她,雖得法官法外開恩輕判,但黃伯提出對社會的控訴,卻令人心痛深思。他提到,希望社會能有安樂死,「這樣社會就不用浪費那麼多資源」。背後反映「自認為是負累」的想法,正是老人自殺的常見其中一個風險因素。

遺書顯示 長者多因病厭世

香港大學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從死因裁判法庭收集了154封2012至2016年度自殺長者的遺書。當中有註明尋死原因的,主要都和因病厭世,不想繼續忍受病痛煎熬有關。寥寥數字的遺書,流露了負累感牽生的歉疚。有遺言表示,怕無人照顧,即使有家人照顧的,卻認為自殺是對家人及照顧者的解脫,以免拖累大家一起痛苦,並在遺書處處安慰未亡人。令人感慨的是,有自殺者面對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苦,卻仍提醒家人通知社署取消生果金,不想浪費公共資源。

有研究指,自殺行為可解讀為意圖對生命作最後的掌控。有自殺者就在遺書中寫道,趁身體還有氣力時,自行了結生命,「自我安樂死」,以逃離看似無止境的痛苦。有長者適應不了醫院的生活,認為有量無質的生存沒有意義。因負累感而了結生命,也是誤以為這是對身邊人負責任的「積極」解決方法。這些遺言,表達了他們對生命最後一程意圖保存掌控感。

老病死為人生必經階段無人倖免,但社會可以締造條件,讓長者有尊嚴、自主地走面對死亡,而不選擇自殺或安樂死。有研究總結安樂死意願背後有4項因素,除了上述負累感和掌控感外,還有因疾病而生的抑鬱或其他情緒困擾,和對末期病伴隨的痛苦恐懼。

擴紓緩服務 照顧末期病患

針對以上因素,筆者建議大力加強專業服務和強化社區支援,彼此配合。政府新一份財政預算案,我們樂見撥款資助社福機構利用科技產品提升安老及康復服務,為私營安老院住客提供專業團隊外展和醫生到診服務,增加言語治療服務協助有吞嚥困難或言語障礙的長者,以及增加安老院基層護理人員的薪酬,以解決護老行業人手不足的問題。

但除了增加和改善安老院和日託服務,本地也應大力擴展紓緩服務,照顧末期病患及臨終長者的身心靈需要,和為其家人充權,協助長者度過最後一程。

另外,預設醫療指示也是讓臨終人士自主的措施,讓他們在仍有精神意識時了解離世前可能面對的醫療程序,好好地向醫護人員和家人溝通如何善終的意願。香港雖然自2010年推出《成年人預設醫療指示醫護人員指引》,但有報道指一般醫護人員不太認識指引,社會大眾很多也不知有此選項。

談安樂死前 檢討服務配套

加拿大於2016年開始容許安樂死。有醫生組織指,政策實施後,卻令社會輿論少了對增加紓緩治療服務的施壓。有病人原希望得到紓緩治療,但因紓緩治療服務短缺而「選擇」安樂死。所以我們認為,預防長者自殺,協助長者面對餘下人生路,在討論安樂死前,應先檢討和改善各範疇的服務和配套,尤其是對基層的支援,讓尊嚴不是富人的專利品。

我們尊重生命,我們同樣地尊重個人的選擇,安樂死的倡議不應該是對不足的支援環境的一個妥協,更不是因為資源不足,情緒不穩,使到長者被安樂死。香港正面對人口急劇老化的現象,整個社會都需要認真面對人口老化所帶來的各種挑戰,使到任何人都能夠finishing well!作出有選擇的選擇!

老病死為人生必經階段無人倖免,但社會可以締造條件,讓長者有尊嚴、自主地走面對死亡,而不選擇自殺或安樂死。(資料圖片)

撰文 : 葉兆輝 港大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總監
鄧琳 港大防止自殺研究中心助理教授(研究)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