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貿赤減 對特朗普是好消息?

評論版 2019/04/09

分享:

繼聯儲局前主席耶倫(Janet Yellen)早前公開指,美國國債債息倒掛反映聯儲局減息機會增加,但並不意味經濟衰退後;聯儲局金融監管副主席夸爾斯(Randal Quarles)亦表示,近期部分美債孳息率曲綫倒掛,並非預示經濟衰退即將來臨。但他補充,局方值得觀察近期令人失望的零售銷售及就業數據,到底是「反常現象,還是經濟放緩的迹象」。

就此,筆者留意到最近的一則新聞:美國1月貿易逆差按月大幅下降近15%至511億美元;出口增長0.9%、進口下跌2.6%。據報載,貿易逆差降幅超預期,部分「歸功」於中國增加大豆採購,令美國對華貿易逆差收窄6.4%至345億美元。新聞受到不少注視,其中原因是減少貿易逆差,乃美國總統特朗普其中一項重要承諾。

美國人買少了 進口跌超預期

問題是,這對美國真是個好消息嗎?首先,如上所述,逆差收窄不是由於美國製造業忽然間變得極具競爭力,令出口爆炸性增長,反而是因為進口下跌大於預期。事實上,按月比較,1月份的貿易逆差收窄(圖1藍綫向上,右軸),近80%來自進口下跌(圖1綠綫向下,左軸)。粗略而言,逆差收窄,不是因為美國人賣多了東西、由其他經濟體處賺多了錢,而是美國人由世界各地買少了很多東西!

那美國為何買少了東西?須知道,美國是全球第一大進口國,她對進口商品的需求,直接影響其他經濟體的出口業榮枯,因此足以牽動環球貿易景氣。若我們進一步按最終用途分析美國進口額的變化(表1),可以看到進口貨物的下跌,絕大部分來自兩個類別:工業用物料(industrial supplies)及資本貨物(capital goods)。

美企看淡擬降生產 減購材料

換言之,美國企業似乎是因為看淡經濟前景,計劃減少產出,因此從世界各地買少了用作生產的貨品和材料。當然,單看個別指標未必準確。不過,由芝加哥聯儲銀行定期發布的《企業營商景氣調查》顯示,2019年3月的整體企業活動指數亦跌至-18.4,是近5年來的最低(圖2,紅綫)。另外4個分項指標表現更差:目前招聘意慾(圖2,藍綫)、目前資本開支(capital expenditure)(圖2,橙綫)分別錄得2013年該調查發布以來的最低水平;而未來6至12個月的預期招聘意慾、及預期資本開支,更分別跌至2013年中及2016年底以來的最差水平。

若我們把調查結果(包括活動指數及其他分項指標)與美國經濟增長比較,更可看到兩組數據的變化不但相當脗合,前者甚至領先後者,亦即調查結果某程度可預測經濟增長。

事實上,雖然2019年首季GDP數據要待4月底才出爐,但根據阿特蘭大聯儲銀行的實時GDP預測數據(GDPNow),美國今年第1年經濟增長最新估計是2.1%,與2018年比較明顯放緩,和相關指數的急速下跌趨勢一致。

美消費信心差 打擊招聘投資

同時,美國的消費者信心指數已連續4個月下跌。須知道個人消費佔美國經濟7成以上,對該國經濟增長舉足輕重。更重要的是,截至2019年3月,美國經濟現時處於的增長期已達117個月,幾乎和歷史上最長、由1991年開始的增長期看齊,比歷史平均約60個月長近一倍。

綜合上述數據,大圖畫似乎愈見清晰:正如近月疲弱的零售數據反映,美國消費者信心正急速轉差,令企業對經濟前景感到憂慮,打擊其招聘及投資擴充的意慾,因此減少從外地進口工業物料及生產所需的各種貨品——這才是美國貿易逆差在今年1月明顯收窄的原因。

要說是總統特朗普在中美貿易戰談判的成果,似乎有點牽強!

(作者長期從事宏觀經濟、房地產市場、公共政策等範疇的分析工作。)

美國逆差收窄,是因為美國企業看淡經濟前景,計劃減少產出,因此從世界各地買少了用作生產的貨品和材料。(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曾文兼 經濟師、政策分析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