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hone也減價 「中國價」續衝擊美國

評論版 2019/04/10

分享:

早前iPhone及電動車Tesla相繼減價,引發市場關注,但其實這有更深層意義:反映了中美實力對比的深層變化與衝擊波,已浮上水面。最近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的一番話,亦側面印證了這種變化,不得不察。

最近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又發表了有關中國的偉論,指過去馬來西亞發展曾領先中國,但已被超越,世上沒人能否認中國是強國。中國常自視為大而不強,但在馬哈蒂爾看來已是又大又強。無疑對中國之強大必須作客觀審視,不可妄自尊大或妄自菲薄。

2030年華GDP 成兩個美國?

首先看GDP。按購買力平價計,中國GDP約在世紀初超日,在2015年超美,現在已約為1.1個美國及四個日本。最新的西方討論,是何時中國會成為兩個美國,筆者看到的最樂觀估計是在2030年,但感到不可能,到時應約為1.5個美國。

中國財力同樣豐厚,外儲三萬億美元,已相當於英國GDP,過去高峰時達四萬億,則相當於德國GDP。由於人民幣逐步走向國際化,中國的財力從國際角度看亦隨之上升。

從實物經濟看,中國超前更多。因為美國及西方的GDP中,服務業比重佔大多數,而中國僅過半仍偏低。以鋼為例,大躍進時土法煉鋼要超英趕美失敗了,但今天中國鋼產約八億噸,美日歐盟合起來也應未及一半。世界級企業中國同樣不少,深圳便滙集了很多,如華為、大疆、比亞迪、華大基因及大族激光等。

中國經濟規模巨大已毋庸置疑,關鍵是在質素特別是科技水平方面。幸好近五年來,中國的科技井噴令形勢大為改觀,在這基礎上,中央的2017年十九大提出了2020到2050期間分兩步建成「綜合實力領先的現代化強國」,而鄧小平原來的本世紀中達致中等發達國水平的目標,提前在2035年完成。這個宏圖是否可行應予論證。

美國集合10多個情報機構信息寫成的Global Trend報告中,有衡量綜合國力的Power Index,按不同算法預計,中國最快在2030年後或稍遲,在2040年後將超過美國,實際上是為中國宏圖提供了獨立、權威的免費論證,對此中國應感謝美國。

筆者曾提出GDP交叉效應論,指日本GDP在世紀初被中國超越後心存恐懼且失衡,於是一面倒緊抱美國以求保護。到2015年另一交叉出現,美國開始感到不安,再加上中國的科技井噴,美國再忍耐不住終於對華發動了修昔底德型新冷戰。即使特朗普不上台這也難避免,或許其具體形式會稍不同。

替代型貿易 美商削價倒閉

美國這回真的遇上強勁對手。二戰後曾有兩國對美產生威脅,一是經濟上特別是科技上的日本威脅,美日實力最接近之時乃80年代上半段。但日本經濟規模不及美國,且在政治軍事上是美國附庸,故很快便被美國壓下,美日差距重新拉開。

另一是美國的冷戰對手蘇聯,但其經濟規模不及美國且體制低效,只靠集中資源於軍工軍事上,才能與美抗衡。但因民生經濟停滯,消費品貧乏,抗衡不能持久而終以瓦解結局。

但中國不同,經濟規模大過美國,而實力急升,民生經濟發展甚至優於美國,消費品豐富,更有產能過剩之憂,產品還大量供應美國。此外,在涉及交通、通訊及能源等關鍵國計民生領域的基建及設備開發,美國亦有頗多不逮之處。

美根基勢削弱 打壓華無補於事

然而,美國面臨的壓力遠不止此,中國發展水平急升,也反映在出口結構上。日本一項研究報告顯示,在2000至2016年間,中國出口中,消費品比重由48%降至27%,資本貨品由21%升至逾31%,中間產品(生產其他產品用者)則由31%升至逾41%。消費品出口並無收縮,只是增幅較低令比重下降。但美國出口中所用中國部件則由不足5%升至逾一成,反映對中國產品依賴日深。

過去中國對美消費品出口與美國生產主要是互補,但今天的資本及中間產品出口卻是直接競爭,中美貿易也由互利型轉向替代型,令美國生產商受到的壓力日大,要削價競爭甚至倒閉。這種情況早已開始,但之前還未引起注意。

到最近iPhone及Tesla等兩宗大減價事件引起震動,反映「中國價」效應已影響廣泛並波及家喻戶曉品牌。

西方尤其美國的科技領先優勢及所帶來的超額利潤(或稱technology rent)正急速縮減,並將衝擊美國經濟及體制的根基。

顯然美國深感威脅事出有因,可惜瘋狂地打壓中國卻屬開錯藥方,無補於事。

最近iPhone及Tesla等兩宗大減價事件引起震動,反映「中國價」效應已影響廣泛並波及家喻戶曉品牌。(法新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凌鵾 經濟分析員

欄名 : 中美世紀博奕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