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中產向下流 靠稅改拯救?

評論版 2019/04/12

分享:

經合組織(OECD)最新報告指出,全球中產壓榨愈趨嚴重,不論人口佔比或消費能力均大幅下降。各地政府須改革稅制,挽救作為消費和生產主力軍的中產。

按經合組織定義,中產階級即收入水平位於全國中位數的75%至200%之間。經合組織前日發表報告顯示,36個成員國中產壓榨(middle class squeeze)愈趨嚴重,中產人士佔人口比例已由80年代的64%降至現有的61%。年輕人受害尤深,嬰兒潮出生的長輩有68%入圍中產,但千禧世代只有60%躋身中產。兩成中產家庭入不敷支,需靠借貸度日。

中產壓榨並非新現象,日本早在2006年已有「下流社會」一說,社會學家三浦展表示,全球化加速資本主義的惡性競爭,迫使年輕人尋找收入不穩定又欠缺保障的散工,不少人逐漸由中產下流至基層,翻身無望,導致社會出現了不思進取、滿足於安逸的風氣。東亞盛行所謂「草食」及「佛系」的次文化,正正反映問題的存在。

住房醫療教育 中產3座大山

全球中產人士皆面臨危機,美國政府去年底因邊境圍牆爭議而陷入停擺,作為當地中產代表的公務員紛呼救,稱僅一個月不出糧就已無法支付房貸、孩子學費等,甚至需要分薄每日須服用的藥物,勒緊腰帶過日子。

本港中產生存空間被壓榨,或有目共睹。扶貧委員會日前表示,18至29歲青年貧窮率今年創2010年以來新高,佔整體貧窮人口約10%。更甚者,本港中產家庭在全港家庭中的佔比,由2001年的32%大跌至2016年的20%,2011至2016年間跌幅高達4成,與同期間樓價上升近9成不無關係。

中國內地有「新三座大山」的說法,即住房、醫療及教育壓力,是中產面臨最大的3項危機。本港樓價連年被評為全球最難負擔,港人必定對此座大山不覺陌生,但教育商品化及私營醫療漲價,一樣令本港中產雪上加霜。

美議員倡富人稅 冀劫富濟「中」

經合組織呼籲各地政府修改稅制,應對中產壓榨的困境。美國民主黨新晉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爾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今年初曾提倡,向當地最富有的人徵收高達7成的富人稅,劫富濟「中」。此類徵稅看似理想,但較難實施,法國前總統奧朗德(Francois Hollande)在任期間曾實施向富人徵收75%稅,但因被指破壞國家形象、令外企卻步,在推行兩年後取消。

外國最新一種稅項則是針對科企如Amazon及Facebook。法國政府上月宣布,明年起向當地營運的30間科企徵收5%的稅項,財長勒梅爾(Bruno Le Maire)表示,科企利用國民免費提供的個人資料牟利,理應回饋社會,最新政策估計可帶來5億歐元的稅收。其他歐盟成員國如比利時和西班牙,亦有意實施類似政策。

以中產自居一向是市民滿意及社會穩定的重要因素,而本港近年社會撕裂、全球快樂指數排名靠後,政府需加力處理民生問題,解中產之憂。

本港樓價連年被評為全球最難負擔,加上教育商品化及私營醫療漲價,令中產雪上加霜。(資料圖片)

撰文 : 沈帥青

欄名 : 港是港非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