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與哀愁

副刊版 2019/04/19

分享:

上周欣賞了歌劇《美麗與哀愁》世界首演,此劇改編自首位日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最後出版的小說。川端康成的作品擅長刻畫人性的愛恨、善惡、美醜之無奈與矛盾,如何在短短的九十分鐘用舞蹈和聲樂演繹一段錯綜複雜、愛恨交織的關係,非常考導演的功力。

整齣歌劇是一流水準,因為幕後班子是國際級團隊。導演是蔡敏儀,其夫婿安東尼.明格拉憑電影《英倫情人》獲奧斯卡最佳影片獎及最佳導演獎,兩人都創作了很多著名電影和劇院的劇目。她與丈夫共同創作的歌劇《蝴蝶夫人》,這麼多年仍在世界各地巡迴表演,藝術素養無可置疑。《美麗與哀愁》的舞台及服裝設計,是首位華人以電影《臥虎藏龍》獲奧斯卡「最佳藝術指導」的葉錦添。現場的管弦樂指揮、歌唱家、舞蹈家和工作人員,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創作團隊和藝術家,就看這個班子,已可知幕後製作團隊對藝術的堅持和熱誠。

觀賞完畢,我非常好奇:以這樣的國際級水準歌劇表演,世界首演理論上有很多城市可作考慮,為何會選擇香港這地方?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兼是次助理導演張吟晶跟我分享,原來導演蔡敏儀生於香港,曾就讀於聖保羅男女中學,在世界其他地方的藝術舞台上散發過芬芳後,很想回來香港,為自己出生與成長的地方,做一點事。如此情懷與情操,讓我對導演又多一分尊重。

其實,香港不乏能在國際舞台發亮的才華藝術家,但他們在香港追逐藝術夢的旅途上,並不平坦,有些苦無用武之地,甚至飽嘗生活逼人的滋味。有年輕藝術家道出困難:「長期駐港有難度,因為租金物價太貴了!」在這個偏重金融和地產發展的城市,藝術養份之栽培,於政府和正統教育的資源投放上,屬低考慮之列,這不知曾令多少有藝術才華之人無奈地放棄或離開。城市跟人一樣,若滿腦袋只有dollar sign的話,就會把其他養份和內涵統統抹殺,窮得只有錢。幸好此城仍有很多有心人,不遺餘力地為藝術工作者造就契機,讓他們在本地和國際舞台上一展所長。有心人這種「傳承」的心志,高尚而澹泊,令雖有哀愁的此城,仍然美麗。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