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故宮大火

副刊版 2019/04/23

分享:

巴黎聖母院大火,也引伸出不少不同的中國民間反應。最食腦食得快,是各方即收到短訊,內文為:「你好,我是巴黎聖母院大火修繕工程負責人,因重建預算被歐盟扣押,導致目前這座人類藝術瑰寶無法按時涅槃重生,只要你現在捐助本院一千歐羅,未來你的名字將被鐫刻於新建的紀念牆上,希望你對世界文明做出一份應有的責任。」然後又配上銀行過戶的帳號,典型的詐騙橋段,但活用了新聞時效性,以及中國善信愛留名,把名字刻在牆上,這噱頭也合乎國情需求,有市場。

但爭議最大的,莫如把此跟當年火燒圓明園比較,有人慶幸火債火償(而且不是網上言論,而是真有不熟的生活圈中的人有此認同)。又有所謂普及知識帖,嘗試去解釋聖母院在法國的重要性時,卻作出不倫不類的比喻:它就如中國的黨校中心一樣。

不過,最實際的看來是北京故宮,巴黎火後,就開發布會說明故宮在提防火災上的應對能力。說整個故宮有一隊長駐的救火隊(周恩來當年特派任務),經常演習,也設計好五十五套遇火災時的撲救方案(說巴黎消防用了近一小時研究救火方案),若真遇起火,可以在一分鐘之內就開抵現場,立即按方案開工,信息講得相當透明。

而在未有現代消防隊前,故宮是如何救火(明朝就發生過大火,清朝則有懷疑自己縱火毁滅偷竊寶物證據)?除了有從西北至東南的護城河外(抽水來救火),還有現在遊故宮時仍見到的銅製大缸,原來不僅裝飾用,還真的注滿水,冬天還要在下面烤火防結冰。中國文物眾多,木製的塔和橋,過往因大火摧毁時有發生,許多也是文化遺產,希望巴黎之火可喚起這種防火意識,不僅在重點的故宮。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