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委機關算盡 反挫醫生專業權威

評論版 2019/04/23

分享:

名著《紅樓夢》中的金句:「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一語成讖,成為醫委會有權用到盡,淪為慌忙尋退路的現實寫照。如何維護「專業自主」?不但關乎「白色巨塔」會否被潑污,更關乎其他專業會否遭民粹操弄。

本港醫護人手不足,加上人口老化和公私營醫療體系失衡,令醫療服務的供求壓力,集中向公營體系傾斜,引進「外援」已成緩解燃眉之急的雙贏方案,既可紓緩公院前綫醫生的工作壓力,改善照顧病人的醫療服務質素,又能滿足海外醫生希望得到更多和更複雜的學習和臨床診治經驗的機會。由於兩者的利益不同、出發點各異,不存在互爭飯碗、影響晉升和執業機會的問題。

港處處落閘設限 海外醫生無職升

可惜,香港堅持採取變相「落閘」的手法,機關算盡,處處設限。

第一是要求已在外地註冊登記的專科醫生,來港後要再考試和實習,實習期間亦只負責在病房收症、抽血和初步檢查等入門初階。將有經驗醫生調配至實習崗位,既浪費公眾資源,公眾亦毫無得益。

第二是不為他們提供「職場階梯」,令其一如外地傭工般「有得做、無職升」,但這是「請人」還是「趕人」?

第三是在輕微多數的支持下,無論有多少項和有多複雜的議案,保證能順我者通過,逆我者被封殺,投票與欽點何異?

議員倡收回權力 吸海外醫生

醫委會日前一口氣否決了放寬海外專科醫生實習期安排的4個方案,但引起社會反彈,有輿論更借勢引進政治博弈的模式,既狠批部分人士為求自利,漠視公院「爆煲」和公共醫療服務不足的問題;更指若醫委會不願或無力自行糾正,當局便應強勢介入。跨界別議員更將議題帶入議會,建議收回醫委會部分權力、吸引在海外受訓醫生回流返港工作或協助海外醫生在港實習後執業。

面對直撲而來的反對聲音,醫委會不敢怠慢,決定破例提早開會,再採明票去重新投票,似是試圖為當日的否決翻案。另有人隱約點出內地醫生這個共同「敵人」,並搬出基本法這個招牌,要維護醫生專業制度免受衝擊,進一步將責任由個別人士承擔。

然而,醫療服務關乎公眾利益,即使殫精竭慮也難免會露出盲點痛點,第一是權利義務對等,醫生的專業自主與醫療體系的健全相輔相成,既要維護醫生的權益,更需保障市民的就醫權益。好明顯,醫學界在今次事件中的回應未及周全。

政治滲專業界 憂損港競爭力

第二是「潘朵拉魔盒」既被打開,不可能輕易罷休,一旦讓政治滲入專業界,將會嚴重影響香港的整體競爭力。

第三是作為專業自主團體,卻長期缺乏對醫生供求的統籌,提供可供衡量和參考的數據,而只有「公院醫生荒」的粗疏說法。

第四是凡是選舉年,公共利益勢成各方政治力量大做文章的競逐場,我們不願看見病人被「綁架」成為政治籌碼。最後,香港的醫學團體在社會壓力下作出讓步,但白色巨塔既被潑污,往昔一錘定音的尊嚴及其權威地位都勢被挫削,非常不專業。

撰文 : 陳建強 香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