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仔66年老店 光榮結業

副刊版 2019/04/24

分享:

又一老字號食店光榮結業,今次主角是位於灣仔的祥利飯店。飯店在灣仔屹立了66年,近日門口張貼了告示宣布營業至4月28日(星期日)。此店專賣小炒、滷水、打冷著名,其靈魂人物是老闆區璟遇,人稱「黃飛鴻」,皆因他吹水了得,爛gag多多,心算埋單急口令……甚得街坊熟客歡心。

祥利飯店於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由區璟遇的父親所創立,原址開在春園街,其後搬至三角街一直經營至今。身為第二代老闆的區璟遇,在店內都已工作超過40年。問他為何不再經營下去,他聳聳肩道:「日日做19個鐘喎?好啊!又請唔到人!家姐都話想退休,咁我又退囉!」又正值租約期滿,於是他把心一橫真的不做了。

小老闆大打雜

人做老闆,他做老闆,樓面、執枱、落單、計數、找錢、送貨等等全部一腳踢,那會有不攰的道理?!但只見他一埋枱便和客人談笑風生,人人都爭相要和他合照留念,完全沒有老闆架子,這亦是飯店受歡迎的原因之一。

原來這是他的原則,必定親自看檔。即使如何睡眠不足、累得想死,只要店燈一亮,店子開市,他便如上了發條般,愈做愈起勁。記者有幸看到他表演心算急口令,菜名銀碼串成歌仔唸唸有詞,記者心裏暗忖:「都唔知計得啱唔啱。」但客人卻完全沒有質疑照單全付。

曾一怒離家出走

實在他非少爺仔,而是童工,小時候要在店裏幫忙洗碗、做廚務小工,送外賣是例行公事。他心底裏知道父親其實是想自己承繼飯店,日夜督促,又拉他去菜欄、漁市場入貨。但父親屬嚴父型,對親生兒子非但不縱容,更加倍苛刻,凡事挑剔,十多歲還未定性的他,間中仍無尾飛陀不知所終,父親必然大怒。18歲那年,和父親大吵了一場,憤然離家,結果一別10年。那10年他做了專走省港的重型貨車司機,日揸夜揸無停手。硬頸的他真的沒跟父親聯絡,只是間中和母親、家姐講一通電話而已。最後還是老父先主動勸他回家,以飯店沒有人接手就結業來叫他回去。他明白到父親是口硬心軟,其實他自己性格似足父親。

靈活應對時代變遷

光陰似箭,數算回來飯店的日子已達30年,箇中無論是灣仔、飯店、家人和自己的轉變都不少。但他憑機靈和對廚務的認識,令到店子成為灣仔的有名街坊食堂。以前父親做的菜式有些過時,於是他便開始做起海鮮。90年代,祥利在春園街以游水海鮮作招徠,門前魚缸養滿鮮活的鹹淡水魚,大鱔油𩺬鯧魚魽魚,新鮮生猛,響出名堂。跟着是飯店要搬離春園街,來到不起眼的三角街,又要諗計,結果又大膽加入滷水夜冷檔,營業至凌晨,和一班愛宵夜的客人混熟。他講明選食材都奄尖㗎!結果滷水夜冷菜式成招牌,當然還有其他必吃菜式,如砵仔焗魚腸、炸子雞等。

問他捨得飯店嗎?他掉下一句感歎:「天下沒有不散之筵席啦!」又再走到門口招呼:「幾位?」、「齊人未?」

後記:給記者拍下區璟遇的倦態

記者實實在在體會到他的疲累,約好6時訪問,記者準時到達,卻只見他倦極坐着睡了。記者惟有叫醒他,但他只抬眼望一望我,就又隨即低頭再睡過。他的家姐也着我不要叫他,給他30分鐘,「俾佢瞓下啦!成晚都無瞓過!」

是的!好打得的「黃飛鴻」倦了!請大家給他時間休息,說不定不久的日子,他靜極思動,會再重新和各位見面呢!

﹏﹏﹏﹏﹏﹏﹏﹏﹏﹏﹏﹏﹏

祥利飯店

地址:灣仔三角街2-3號地舖

電話:6996 8866

營業時間:11am-2:30pm、6pm-凌晨2am

祥利飯店老闆區璟遇,一身樓面打扮,人稱「黃飛鴻」。(黃建輝攝)

店子結業告示已早貼於門口。(黃建輝攝)

家姐(藍衣者)都在店內幫忙不少,但她說想退休,就令區璟遇也想退休不幹。(黃建輝攝)

打冷檔有潮州名物煎牙帶($80),是識食的「架忌冷」至愛。(黃建輝攝)

砵仔焗魚腸($80):坊間一般都成個砵仔拿去炸,這裏是真的焗出來,魚腸是否夠魚油、蛋又是否夠香?快趁這幾天自己來試吧。(黃建輝攝)

滷水鵝片雙拼($100):有經驗師傅主理滷水檔,質素不俗。(黃建輝攝)

炸子雞($135 /半隻):看來都算炸得脆皮,採訪當日都有不少枱有柯打呢!(黃建輝攝)

記者準時到達,卻只見老闆倦極坐着睡了。他的家姐也着我不要叫他:「俾佢瞓下啦!成晚都無瞓過!」(黃建輝攝)

撰文 : 趙景隆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