遙距監護子女 家長可無憂?

評論版 2019/04/24

分享:

孩子是父母的心頭肉,不少家長為了確保子女安全,以及協助他們培養良好習慣,都會絞盡腦汁,甚至利用科技實踐一些以往被視作不可能的育兒方式,例如利用智能手機等科技產品,定位追蹤子女,以及讓孩子穿上智能校服,方便了解他們的校園生活。

監護產品多 全天候追蹤孩子

遙距監護變得可能,是因為新一代已活於智能產品普及的年代。政府統計處數字顯示,10至14歲人士擁有智能手機的比率,由2013年的47.8%,增加至2015年的76.9%,再上升至2017年的81.3%。

智能產品普及,一方面讓年輕人享受其帶來的無拘無束,可以使用手機與朋輩交流、玩綫上遊戲和瀏覽社交媒體等,但另一方面,智能科技也讓父母可以追蹤及介入子女的生活。當新的可能伴隨着新的難題,在行使監護權力及賦予子女自由之間,家長應如何平衡,教人費煞思量。

家長要遙距監護子女,可謂十分「就手」,只要在應用程式商店App Store及Google Play,輸入「家長監控」(parental control)的字眼,不難找到多個相關程式。其中OurPact除了具備追蹤功能,更讓家長可禁止子女在手機瀏覽個別網站或使用程式,同時為子女制定時間表。當踏入預設的指定活動時段,例如睡覺或做家課等,其子女手機上的所有娛樂應用程式便會暫時被隱藏,以避免他們只顧玩手機,而未能在課堂上專注學習、積極參與課外活動和好好作息等。

另外,一名英國父親因不滿兒子經常不回覆短訊,遂研發應用程式「ReplyASAP」,當他透過程式向兒子發出短訊,兒子的手機即使調校至靜音模式,也會不斷發出聲響,直到回覆為止。

此外,內地貴州省有十多間中小學,安排學生穿上植入晶片的「智能校服」上學,配合校園人臉識別閘機及手機應用程式,使家長和老師可追蹤學生的位置、學習表現和生理狀況等。廣州也有中學要求學生佩戴智能手帶,以記錄學生在校內所處的位置,同時收集學生的運動數據及睡眠數據,以及監測他們的課堂活躍度和舉手次數等。

家長監護市場 市值14億美元

或許有人認為以上只是個別例子,但遙距監護的普及潛力,絕對不容忽視。首先,有市場研究公司預測,全球家長監護市場於2016年的市場價值為約14億美元,相關金額將於2025年增加至約33億美元,足見其發展空間。

再者,雖然有人覺得父母以手機應用程式監護子女,會讓他們感到不被信任,又認為孩子應學懂獨立及保護自己,但不論是家長或是子女,都不乏監護工具的支持者。其中,在兒子手機安裝追蹤程式的英國演員Amanda Abbington,認為即時知道兒子的位置,可使她更安心地給予對方更大的自由度。也有患有嚴重的堅果過敏症的美國青年,認為父母可透過手機應用程式追蹤他的位置,是他的「安全網」,能夠保障其安全。

盲目管束欠溝通 子女暴力增

在法律層面,美國法律諮詢網站FindLaw表示,雖然現時沒有特定關於兒童及全球定位系統的法例,但兒童的私隱權利應與成人一樣得到保障,很多地方均十分關注兒童私隱的問題,又舉例指歐洲一直有聲音反對身份證附有兒童健康資料數據。不過,該網站指出,保障兒童私隱免受侵犯的關注只針對外人,並非家長,同時認為家長亦擁有法律權利行使監護者的角色,包括管束孩子身處的位置;而孩子也有法律責任服從父母。

說到底,父母監護子女,有權有責,只是當中鬆緊的拿捏,卻考驗家長的能耐。多位意大利學者以問卷方式,成功邀請1,341名14至18歲的青少年,就願意與家長溝通(child disclosure)、家長對自己的監管(parental control),以及家長對自己的信任(parental trust)三個範疇評分。結果發現,「三項評分皆低」、「溝通及監管低但信任度高」、「溝通及信任度低但監管程度高」的青少年,發生最多暴力行為;而「三項皆獲高評分」的青少年,則涉及最少暴力行為。

上述學者進而指出,當家長高度監管子女,但並不信任子女及雙方沒有良好溝通,家長會被視為處於權威的狀態,強迫子女接受要求,而不是從旁協助子女分析和處理問題;而如果家長只單向信任子女,但未有施予合適的監管,可能是家長較寬容的風格,或家長不願與子女談判和溝通。以上兩種管教模式均會使青少年的暴力情緒增加。

港雙職家庭多 科技可助管養?

話說回來,香港地搵食艱難,很多父母均要外出工作。有政黨數年前訪問548名年齡介乎25至39歲,家庭月入超過2萬元的年輕家長,便發現當中超過7成為「雙職家庭」;另參考統計處數字,2016年有16,883名單親爸爸,以及56,545名單親媽媽。當這些家長未能全天候看管子女,除了聘請傭人或由家中長輩幫忙照顧孩子,遙距監護或是另一選擇。

然而,在現行法例下,遙距監護似乎未能符合社會對為人父母者的要求。根據《侵害人身罪條例》第27條,任何超過16歲而對不足該年歲的任何兒童或少年人負有管養、看管或照顧責任的人,如導致或促致該兒童或少年人受襲擊、虐待、忽略、拋棄或遺棄,即屬犯罪,循公訴程序定罪後,最高可處監禁10年。

但科技日新月異,上述法例,說不定可以改變。有資深社福界人士認為,現時很多中學生擁有手機,當有緊急事發生可即時通知家人,而訂立相關法例的年代,與現今家長和兒童所面對的挑戰已很不一樣,修例可在減低家長困擾與保護兒童之間,取得平衡。當然,即使社會普遍接受以科技協助照顧兒童,但法例如何改變才算合理,以至遙距監護的可靠性等問題,仍需社會作深入討論。

父母緊張子女無可厚非,但孩子並不是父母的附屬品,家長在管教子女的同時,也要反思自己認為「正確」和「理所當然」的事,會否對孩子的成長造成反效果,甚至傷害親子關係。近年社會不時有人提出「做父母要考牌」,既可被視為對某些家長的批評,卻也反映了為人父母的艱難。看管與放手之間的分寸,從來不易拿捏。在苦惱如何教導子女的同時,有哪位父母不是「摸着石頭過河」?

本港青少年擁有智能手機的比率不斷上升,當智能產品普及,一方面讓年輕人享受其帶來的無拘無束,但另一方面,智能科技也讓父母可追蹤及介入子女的生活。(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