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滿有問號的獎項

副刊版 2019/04/25

分享:

趁復活假期觀看《淪落人》,女士們在離開放映院時都手執紙巾,我也不例外,眼紅紅鼻酸酸地離場。黃秋生演技爐火純青,不收分文幫年輕女導演追夢,戲內戲外都有「still human」的故事。新人Crisel Consunji亦做得好,跟黃秋生的互動,由對立互不信任到生活拍檔,到誤會又冰釋,再進一步加深情誼,都能一步步打動和牽動觀眾。導演處理兩人微妙感情不浮誇、不煽情,把想像空間拿揑得恰到好處,走出戲院時,腦內猶有餘溫徘徊。

特意等看完《淪落人》,即看齊所有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電影提名,才寫這篇文章,因為對《無雙》獲獎最佳電影百思不得其解,更對《無雙》獲幾個大獎感莫名其妙。雖然擺明是小圈子選舉,評審標準亦沒有一套說法,但「最佳電影」理應是那年最具代表性的香港電影。我看《淪落人》或《逆流大叔》,雖沒有像《無雙》那樣大場面、大製作,但卻看到它們當中各自有很港味的原創元素和特色;相反,《無雙》則是把幾齣外國電影左借右抄似的炒埋一碟,我在想像,若把《無雙》介紹給外國朋友說:「這就是我們全年最具代表性/最令我們自豪的香港電影」,然後他們看罷的反應是:「咦,咁熟口面嘅?」豈不汗顏到面青?

電影是創作,若鏡頭畫面抄到個個都講得出是抄那一齣,那個獎,俾着我會受之有愧。但看來,「愧」是從來無發生過,因為導演這樣說:「其實我去咗世界咁多地方,好多人都有提到呢個問題(指《無雙》抄《非常嫌疑犯》),但大家都唔覺得係一個咩問題,只有香港最覺得係一個問題,反而內地都不覺得係咩一回事。我諗《無雙》劇本嘅時候,好想做到好似一首歌咁嘅結構,嗰隻歌叫《K歌之王》……」

有好多人都提到呢個問題,都唔覺係一個問題?內地都不覺得係咩一回事,就係一個標準?以一個抄襲而舉世知名的地方作標準?為何標準要淪落到如此低的地步?導演還說:「我仲有向二十部戲致敬。」對於喜歡香港電影的觀眾來說,選了一齣極具抄襲爭議的電影為全年「最佳電影」已夠悲哀,更悲哀的是,看見香港的導演連靈魂跟風骨都無埋。

還有,陳奕迅的《K歌之王》是原創的,一個大兜亂炒埋一碟的劇本結構,只能是古巨基的《勁歌金曲》。

撰文 : 利嘉敏

欄名 : 攻關女子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