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道德爭議 勿人云亦云

評論版 2019/04/25

分享:

麻疹是嚴重的傳染病(特別是對兒童),令人談虎色變;猶幸這幾十年來疫苗能有效預防此病,令到因此而死亡的人數銳減。可惜的是,近年因為各種原因,例如反疫苗運動,近日麻疹疫情肆虐,更令全球再度響起警號。當然,真正的醫療問題還得留待醫學專家解答;但公共衞生的問題,除了醫學外,還涉及不少社會文化宗教倫理等的知識,是一個跨學科的議題。對於疫苗的道德爭議,值得借近日的麻疹問題好好討論一下。

近來美國一些地區爆發多年來最大規模和最長時間的麻疹疫情,例如紐約市有部分地區近日甚至曾經進入「公眾衞生緊急狀態」,強制區內民眾接種疫苗。而在這些地區當中,猶太人的社區的爆發尤其嚴重。

涉衞生人權 非自由強制衝突

不少人指出,這是由於有些猶太教信徒會因為一些下文會提到的宗教原因而拒絕接種疫苗。有些人認為,他們有權去選擇是否接受疫苗、政府強制民眾接種會侵犯了他們的自由和人權。另外,亦有聲音質疑注射疫苗的必要性、認為疫苗有副作用、甚至渲染「疫苗會引發自閉症」等等誤導的資訊。

對於這些討論,我們可以分兩部分去思考當中的道德問題。首先是自由和人權的問題。強制民眾接種疫苗,是否真的侵犯了他們的宗教自由或者醫療選擇的權利?

在這裏我們要留意的是,這問題並非單純是「自由」與「強制」的衝突,而是在人權光譜上如何取捨各項權利的問題。要知道,衞生人權(Human Rights to Health)也是很重要的,例如《世界人權宣言》第廿五條第一款、《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二條、世界衞生組織組織法的序言,還有很多其他的國際人權與法律文件,都明文規定公共衞生也是重要的人權,各國有責任預防、治療和控制傳染病。在這情況下,單是談論自由或強制與否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考慮當中的細節和各種可能影響到不同權利的後果。

例如比較少人覺得必須強制要求所有民眾每年都接受流感疫苗,民眾在這問題上的選擇自由比較大。可是,麻疹的影響嚴重得多,而過去的數據亦證明了疫苗能有效預防此病。更重要的是,一個社會要做到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需要有大約九成或以上的人口有麻疹抗體才能做到,而接種麻疹疫苗是提高比例的有效方法。這次美國猶太人社區爆發疫情的其中一個原因,正是因為未達到比例所致。考慮到這些細節,便可知強制接種麻疹疫苗並不見得是違反人權,甚至是反過來不這樣做才是違反人權(即違反了衞生人權)。

網上資訊多 「另類事實」氾濫

由此看來,討論這些問題時,真實的資訊和細節,加上合理的推論,都是討論公共衞生倫理不可或缺的。而這正是第二點要詳細討論的地方。

我們可以由這次麻疹疫情的爆發看到,不實或片面的資訊,還有錯誤的推論,已經愈來愈影響到我們的生活甚至生存。以往的世界,通常是因為沒有足夠的渠道接觸資訊,令到大家的知識出現偏差。但在今天的世界特別是已發展地區,問題往往是網上資訊太多,人言人殊,加上不少社交媒體的回音牆效應,變了自己人「圍爐」,甚至視一些謊言或不實資訊為「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這些情況,我們近年在政治那邊已領教了不少。

就麻疹疫苗而言,其實主流猶太教信徒都不認為接種有問題,大部分著名拉比亦指出疫苗符合猶太教規,而且維持身體健康和保護家人免於疾病,也是猶太教徒的義務。可是,有些比較頑固的保守派,卻認為教義對食用動物有嚴格的要求,而疫苗用到一些他們禁止食用的動物(例如老鼠和豬)的基因,視疫苗進入體內為不潔,因此不能接種。可是,如果我們能用心理解製造疫苗的細節,理應可以見到,疫苗雖由動物細胞培植,但會經過高度淨化,不是把動物的基因打入人體(早年也有一位香港藝人搞錯了這個資訊)。由此可見,用到一些動物基因,根本就和食用那些動物是兩回事。至少,將之當成是食用動物而不願接種疫苗,是令人摸不着頭腦的邏輯跳躍。

謹慎理解篩選 勿成謠言幫兇

現時關於疫苗的資訊如此駁雜,對一般人而言,要完全理解所有的細節確實會有難度。可是,這不代表我們應該人云亦云,又或者把一些片面的資訊拼湊起來去支持自己想要的結論,例如不要以為這只是自由與強制的衝突,而忽略了衞生人權的問題。

總之,我們需要很小心去理解各種資訊,不要成為傳播謠言的幫兇。

麻疹疫情近日肆虐,令全球再度響起警號,圖為香港機場工作人員為防麻疹戴上口罩。(資料圖片)

撰文 : 陳成斌 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助理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