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務實 延續「一國兩制」跨派共識

評論版 2019/05/01

分享:

基本法承諾「一國兩制」50年不變,2047年後是否繼續實行「一國兩制」乃關乎香港前途的關鍵議題。雖然基本法也未明言50年後必須轉變,不過懸而未決的「二次前途問題」日漸逼近,引發民間不同的想像。一個極端鼓吹「港獨」,實行完全自治,另一極端追求「一國一制」,由中國直接管轄。不少人相信兩者皆屬小眾想法,是以我們嘗試透過民調去認清社會共識。

民主思路在香港回歸20年之際推出「一國兩制指數」,定期追蹤一國兩制的概況,並每半年委託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進行隨機抽樣的電話調查,自2017年中迄今已完成4輪民調。在2018年12月最新一輪民調,提出兩條新題目去衡量市民對2047年後繼續實行「一國兩制」的取態,結果見表1和表2。

77%支持 2047年後續行一國兩制

表1是香港市民認為應否於2047年後繼續實行「一國兩制」的意見。絕大部分市民(76.5%)表示同意,只有少數不同意(8.1%),其餘人士(15.4%)表示「不知道」,證明2047年後繼續實行一國兩制得到廣泛支持。

民調也詢問市民的政治傾向,發現溫和派、非建制派、建制派依次佔成年人口的64.1%、21.7%及11.3%;非建制派可進一步細分為民主派及其他非建制派(主要為本土派和自決派),依次佔成年人口的16.6%以及5.1%。從民調結果可見,溫和派代表社會大多數,非建制派和建制派皆為小眾。

一國兩制 成港前途問題期望

就是按政治傾向區分,不同派別對繼續實行「一國兩制」的支持度依然高企。從表1可見,建制派、溫和派和民主派對此的支持度極之相近,介乎77%至79%之間。縱使本土派和自決派對「一國兩制」常有批評,以這兩派別為主的「其他非建制派」仍然有71.9%同意繼續實行「一國兩制」,為數可觀。

2047年後繼續實行「一國兩制」是香港整個政治光譜的共同目標。

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曾於2016年及2017年進行兩輪電話調查,關注2047年後的香港前途問題,詢問市民支持或反對香港維持「一國兩制」,支持度由69.5%微升至71.2%。雖然這項民調與民主思路的問卷用字有所不同,結果不宜直接比較,但兩者均反映「一國兩制」是多數市民對香港前途問題所期望的答案。

在民主思路的調查中,如果市民同意於2047年後繼續實行一國兩制,訪問員會進一步邀請他們從下列清單中選出有利於2047年後繼續實行一國兩制的條件,包括:「維持高度自治」、「經濟維持繁榮穩定」、「政制進一步民主化」、「完成23條立法」及其他(可選擇多於一項)。

有利條件 維持高度自治繁榮穩定

表2按政治傾向,顯示市民選擇各條件的比例。整體市民的選擇頗為務實,「維持高度自治」(33.6%)和「經濟維持繁榮穩定」(31.3%)為首兩個選項,支持度非常接近。「政制進一步民主化」(19.5%)是相對次要的第三個選項。「完成23條立法」(6.5%)排列最後。

如按政治傾向劃分,市民的選擇則呈不同的分布。「維持高度自治」為民主派(35.1%)及溫和派(35.1%)的首要選擇。然而對建制派而言,「經濟維持繁榮穩定」(38.2%)比「維持高度自治」(21.9%)更重要。

「政制進一步民主化」是以本土派和自決派為主的「其他非建制派」之首要選項(40.4%),但也是建制派排列最後的選項(10.7%)。「完成23條立法」為溫和派(5.5%)及民主派(0.6%)排列最後的選項,但較受建制派重視(21.7%)。

「維持高度自治」及「經濟維持繁榮穩定」為不同政治派別的牢固共識,而「政制進一步民主化」及「完成23條立法」則較具爭議性。

溫和派是大多數,他們的選擇代表社會主流價值。他們重視「維持高度自治」(35.1%)及「經濟維持繁榮穩定」(32.7%),次要選項是「政制進一步民主化」(17.6%),「完成23條立法」則遠遠屈居榜尾(5.5%),說明主流民意並不重視維護國家安全;就是對建制派來說,「經濟維持繁榮穩定」(38.2%)也明顯比「完成23條立法」(21.7%)重要。

維護國家安全 建制與非建制矛盾

香港經歷了150多年的殖民地統治,歷史上香港人是「化外之民」,市民並不重視維護國家安全;不過,對於任何國家的國民,維護國家安全是基本的國民責任。維護國家安全,是「一國」與「兩制」及建制派與非建制派之間的重要矛盾;國歌法立法、修訂逃犯移交條例,以及完成23條立法眾多爭議的核心正是維護國家安全。

無論激進抑或保守,所有政治派別的主流期望均為延續「一國兩制」,不過我們的調查同時發現,市民對現時「一國兩制」的現況評價並不高:按0分至10分的尺度,市民的綜合評分只有4.84分,稍低於中位數5分。

正如任何史無前例的制度一樣,「一國兩制」實踐時遇到困難與挑戰實屬意料之中。為何市民對「一國兩制」的現況有保留的同時,仍然廣泛認同於2047年後延續這樣的制度?顯然香港市民取態務實,清楚知道其他選項並不可行,不過他們對現狀的憂慮亦不容忽視,情況值得執政者警惕。

香港市民對維護國家安全的基本國民責任並不重視,有其歷史因素,需要時間化解。相信這個矛盾終有緩解,社會的尖銳對抗也將降溫。佔中的案件判刑,標誌一個歷史階段已經過去:違反者承擔罪責,是法治社會的起碼要求;對抗爭者來說,也是求仁得仁。香港社會需要以理性和務實的態度尋找前路,超越佔中迄今長達5年的對抗。

展望未來,離「2047大限」尚餘不足30年,延續「一國兩制」既然是跨派別的共識,各政黨應該本着「求大同、存大異」的精神,莫讓討論失焦,專注營造有利於2047年後繼續實行「一國兩制」的條件。

本港無論激進抑或保守,主流均期望延續「一國兩制」,但對「一國兩制」現況評價並不高,情況值得執政者警惕。(資料圖片)

撰文 : 宋恩榮 民主思路聯席召集人(研究)、香港中文大學亞太所經濟研究中心副主任
潘學智 香港中文大學滬港發展聯合研究所副研究員

機構 : 民主思路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