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上募捐成風 同情心變麻木?

評論版 2019/05/02

分享:

網絡發展一日千里,近年全球不少求助者在網上發起募捐行動,被稱為cyber begging或digital begging(網絡求助),讓更多善心人知悉其困境,施予援手。然而,有人被指利用捐贈者的善意騙財,更有正值壯年的無業男靠網上直播,懇求網友施捨維生。當這些行為在網上成風,對社會有何影響?

科技網站Techspirited把「網絡求助」定義為在網上向陌生人尋求金錢或物質上的支援,該網站的一篇介紹文章指出,有些人會對有求於人感到尷尬,因此網絡平台可為求助者提供解決方案,保護受助人的身份和尊嚴。

網上眾籌 患癌菲傭留港治病

在菲律賓育有5名子女的單親媽媽Baby Jane Allas前年來港,在一個巴基斯坦裔家庭擔任外傭。她早前確診患上子宮頸癌,又遭僱主終止僱傭合約,幸得在港胞妹的僱主收留,並協助她追討賠償及欠薪,又為其醫療費用發起網上眾籌。Allas近日成功向前僱主追討3萬港元賠償,而眾籌善款已接近84萬港元。她接受傳媒訪問時坦言,這一連串的經歷,使她感到人間有情。

大多善心人與受助者毫不相識,為何仍願意捐款呢?蘇格蘭哲學家Adam Smith指出,同情心是人類思考另一人狀態的能力。Adam Smith所指的同情心,也可被視為「情緒同理」,即不由自主的心理反應,而這種心理反應可進一步發展成為行動,向他人伸出援手。

網上身份難辨真假 或涉欺詐

雪中送炭,實屬好事,但求助人在網絡上描述的身世,並不容易被查證,若有立心不良的人趁機圖利,一眾善心人恐怕會淪為騙案苦主。

據傳媒報道,內地有一名女子於網絡平台自稱罹患鼻咽癌,急需籌集20萬元人民幣治病,大批網友隨即伸出援手。不過,有網民揭發她有樓有車,並為服裝品牌創辦人兼大股東,質疑她在網絡上「詐捐」。該名女子事後退還捐款,但在社交平台發表聲明,指公司有成本、支出及合夥人,自己賺得比員工更少。雖然未有證據顯示她謊稱患癌,但以上例子足以說明求助人可選擇性隱瞞身份和經濟狀況。

在香港,審計署數年前已留意到網上募捐不受政府監察,也有立法會議員認為這種籌款形式漸趨流行和可涉及巨額款項,建議政府研究如何規管。社會福利署署長及後在公開聆訊上解釋,網上募捐不屬於《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4(17)(i)條下,社署職權範疇內可作出規管的慈善籌款活動,但署方會根據法律改革委員會有關推行良好實務的建議,並與其他相關部門研究處理細節。

當局與時並進,檢視法例監察網上募捐的大方向實屬正確,但若果法例過度嚴謹,恐怕會扼殺弱勢在網上籌款的空間,因此監察制度的鬆緊必須拿捏得宜,在保障捐款者的利益,以及避免窒礙籌募發展之間,取得平衡。

直播求網友捐錢 工作抑乞討?

此外,近年有年輕人靠網上直播維生,同樣值得留意。據傳媒報道,一名居於美國的25歲無業男子Jovan Hill,不時在家中利用手機進行網絡直播,更開宗明義自稱很窮,需要金錢繳交租金及吸食大麻,希望追蹤者施予金錢。

Jovan在網絡直播時,間中會與追蹤者閒聊,其追蹤者偶爾給他數美元,甚至100美元。他現時透過網上直播募捐,以及在收費視頻平台上載個人影片,每月賺取4,000元美金。其實他亦曾在戲院小賣部任職,但發現在網絡要求施捨,比工作賺錢更多,因此決意辭工。

除了受網友的同情心恩澤,Jovan的「成功」或與時下年輕人的思想有關。美國有調查指出,2012年時有42%年輕人表示計劃生育,相關比率較20年前的78%明顯下降,評論認為時下年輕人不喜歡對未來作出承諾,沒有按揭貸款或兒女等負擔,所以有更多閒錢可用作照顧他人,滿足自己的心靈。

網絡悲情故事氾濫 致情感疲勞

Jovan雖無強迫別人捐款,但若果透過網絡宣揚自身的苦況成風,或對受眾的心理造成影響。一名美國心理學家指出,人們富有同情心或因同情心作出某些行為均附帶成本,包括降低承受別人痛苦的意慾。他定義有關狀態為「情感疲勞」,即某人長期身處因同情心所帶來的壓力環境,使人們在生理、心理及情緒上出現疲憊或障礙,病徵包括難以保持客觀分析力和焦慮等。

在資訊高速傳播的年代,社交平台上充斥的感人故事,往往難分真假。當同情心屢被無理消費,最終受害的,只會是真正需要幫助的人。

在資訊高速傳播的年代,社交平台上充斥的感人故事,往往難分真假;當同情心屢被無理消費,最終受害的,只會是真正需要幫助的人。(資料圖片)

機構 : 智經研究中心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