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命運 視建制派政治計算

評論版 2019/05/02

分享:

當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先生回應反對「逃犯條例」的遊行時表示,「遊行人數多寡不是重點」,他其實總結了目前特區政府的看法與處境。我之所以這樣說,並不是要講反話,或嘗試對他的言論諷刺一番,我的而且確相信這就是特區政府的狀況。

3萬抑13萬人遊行 港府不動如山

目前特區政府的處境可以說是騎虎難下,很難因為有大型民眾反對行動而將條例收回;這不單純是一個面子的問題,又或者擔心有效施政(又一次)受到衝擊,而是從政府高層的角度來看,反對聲音來自一批相當固定的「擁躉」,十三萬人(就算接受這個點算的數字)上街,不足以說明反對派的觀點已擴散到社會上的其他階層、角落;大致上,這只不過是向來對政府不怎樣客氣的社會人士重新歸隊而已。更重要的是,這個數字的增減又真的不是政府最為緊張的指標--三萬還是十三萬,政府不動如山,如常運作。

但十三萬人上街沒有意思嗎?又並非如此,起碼那批在議會為特區政府護航的建制派,不可以不認真想想,究竟十三萬這個統計數字(及其反映出來的社會氣氛)有何意思?有何實際的含義?特區政府可以迎難而上,不動如山?可是那批仍要看着民情轉向的建制中人,總不能不盤算一下,死撑政府對自己有何好處?

部分建制 不贊成逃犯例修訂

所謂建制,可粗分為兩翼--工商界和「愛國建制」。當然,當中有人自我定位為「理性建制」之類的,不過為了方便討論,我們就集中在上面所講的兩翼,暫且不作太過精細的分類。先談工商界那一翼。在逃犯條例這個問題上,工商界雖然反應有點遲鈍,但有所保留甚至是不贊成的態度已愈來愈明顯。

事實上,在諮詢、討論的中期,工商界陸續表示有所保留,令整個氣氛與局面產生相當顯著的變化,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政府很難再將反對意見完全界定為反對派的政治操作;當工商界紛紛表示他們亦有所擔心時,局面就不再是政府Vs「別有用心」的反對派,而是政府有需要更正面的面向廣大民眾了。

至於「愛國建制」,他們的立場似乎(至低限度到目前為止)最為堅定,而且過去這一段時間也是說話語氣最重、調子最高的一派。現在,大家最感興趣的是,究竟他們會否堅持下去?

民意轉盈為虧 須為選舉打算

大家會提出這個問題,是因為「愛國建制」也要為自己--特別是未來的各級選舉--打算。死撑特區政府當然也可以幫助日後討價還價,跟政府交換一些好處,同時對北京亦有所交代;再者,突然調整立場,恐怕亦難以洗脫為政府護航的負面形象,勢成騎虎,一撑到底反而較易自圓其說。不過他們立足於香港社會,則肯定會在未來的日子裏,受到一定的壓力。畢竟他們總要考慮選舉中的得與失。作為政府的支持者,這似乎又是另一次「有辱無榮」的經驗。在民生議題上辛辛苦苦所積累的一點點,到了這些關鍵議題,又再次「轉盈為虧」了。這可能就是在香港當個建制派的命,就是無論怎樣努力,始終無法贏取大多數市民的認同。

逃犯條例如何發展下去?不是取決於反對派的動作,而是民意民情的變化與力量。建制派如何計算政治上的得失,將決定特區政府能否死撑下去。

特區政府很難因為有大型民眾反對行動而將條例收回。這個數字的增減不是政府最為緊張的指標——3萬還是13萬,政府不動如山,如常運作。(資料圖片)

撰文 : 呂大樂 香港教育大學亞洲及政策研究學系講座教授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