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應「韜光養晦」 深化一帶一路防風險

評論版 2019/05/03

分享:

剛過去的周末,筆者到北京清華大學參與「一帶一路」學術會議。與來自美、英、法、德等發達國家學者交流,固然獲益匪淺;聆聽一些來自原蘇聯地區、阿拉伯諸國政要、專家的發言,得到的啟發或許更多。事實上,一帶一路構想的提出,其起點就在於習近平訪問哈薩克斯坦的一篇講話。從當時起,一直到2015、2016年,關於該構想的學術、非學術討論,在國內外的質和量仍然有限;直到最近兩年間,才成為環球國際戰略研究界、政經領袖和媒體的焦點。

在各種爭議聲中,一帶一路構想經歷了從想到講、從講到做的過程。如今,參與的國家和國際組織愈來愈多;個別基建、投資項目,也見到初始階段的經濟及社會回報。在理論層面,一帶一路算不算大型國際合作的歷史性突破,不容易在未來10年內作出定論。筆者仍然相信,在可見將來,北京在國際大局,尤其是大國博弈當中,仍然應以「韜光養晦」為首要原則。即便不走回頭路,隨着一帶一路構想的落實與深化,北京自必意識到由此引發的政經、安全風險,也會與日俱增、不得不防。

印度洋沿岸 安全走向關鍵

「21世紀海上絲路」和「陸上絲路」,兩條絲路的交集點,就在於從「中亞——南亞」從陸到海的一綫。當中,「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是從北到南的關鍵3國;而周邊的緬甸、孟加拉、斯里蘭卡和伊朗,也是不容小覷、從東到西橫陳的印度洋沿岸列國。孟加拉與伊朗是伊斯蘭國家,前者按人口計,位列全球前三遜尼聚居地。而伊朗就是毋庸置疑的世界什葉派龍頭。

緬甸和斯里蘭卡是印度洋沿岸當中,少數以佛教徒佔多數的國家。在全球化的視野和語境下,佛教國家也難以獨善其身;一名澳洲恐怖分子跑到新西蘭殘殺穆斯林,作網上直播。其後未久,斯里蘭卡卻在復活節,發生針對基督徒的空前慘劇、死傷百計。而「達伊莎」(DAESH,又稱ISIS伊斯蘭國)殘餘部隊,卻宣稱策劃斯國慘案,以報復新西蘭清真寺屠殺案云云。

和緬甸一樣,斯里蘭卡從未捲入西方與環球穆斯林的鬥爭當中;原來的本地安全問題,如「泰米爾之虎」與官軍之間的游擊隊,主要也是環繞民族文化、意識形態、領土主權問題。基本與宗教無涉。自二戰後至今,緬、斯兩國既保持與英國的歷史聯繫,又與中國、印度兩巨頭長期合作。在印度之西的巴基斯坦、伊朗、阿拉伯諸國地區的反恐鬥爭固然複雜而激烈;在印度以東的斯里蘭卡、孟加拉、緬甸安全走向如何,也決定一帶一路的進程。

撤軍阿富汗 絲路風險難定論

有意思的是,繼1980年代蘇軍佔領阿富汗,到小布殊、奧巴馬、特朗普連續3任美國總統出兵阿國後,近日俄、美、中3國阿富汗問題特使在莫斯科發表共同聲明,呼籲外國軍隊有序撤離阿富汗。間接承認蘇俄、美國對阿富汗前後長達30年的軍事干預,並未為該國及鄰近地區帶來和平與發展機遇。不止北京,連華府和莫斯科,都要接受民選政府與塔利班共存的現實。

阿拉伯位處「中亞——南亞」的十字路口,並和中國有一小段的陸上邊界。本來,塔利班就和本•拉登領導的「基地組織」唇齒相依,隨着「達伊莎」在伊拉克、敘利亞倒台,會否有更多具作戰經驗的恐怖分子流入阿富汗及周邊國家,製造斯里蘭卡式的連環慘案,中、美、俄斷然無法掉以輕心。對中國來說,美國等西方國家從阿富汗撤軍,對陸上絲路構成的助益或風險為何,實在難以論定。

北京如何加強在中亞、南亞、陸上、海上的政治與軍事存在;提升與華府、莫斯科的外交及情報互助水平,便成為推廣「一帶一路」經貿合作項目的基礎。

在各種爭議聲中,「一帶一路」構想經歷了從想到講、從講到做的過程,如今,參與的國家和國際組織愈來愈多。圖為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圓桌峰會。(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許楨 香港智明研究所研究總監、香港中文大學未來城市研究所副主席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