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谷內需 中國經濟10年突飛猛進

評論版 2019/05/04

分享:

自2008年以來的10年,中國可統計的經濟規模增加將近3倍,達90萬億人民幣,折合約13.6萬億美元。2008年,日本的GDP幾乎是中國的2倍,到了2016年,中國反而是日本的2.3倍,這些數字僅提醒我們中國經濟實力在過去10年成倍擴大的事實,至於真實的規模,部分取決於我們的想像和推測的能力。

最直觀的變化,是中國人比之前任何時候都有錢了。過去10年裏,中國史無前例地出現了以億級計算的中產階級消費者群體。根據已有估計,這個數字在2億至3億人之間。按照5萬至50萬美元的淨財富標準,根據西南財經大學中國家庭金融調查(CHFS)數據,2018年中國中產階層成年人口佔成年人口比例約為20%,中產階層成年人數為2.04億人,中產階層成年人平均財富約為13.9萬美元,中產階層所掌握的總財富也應為28.3萬億美元,超過美國和日本的16.8萬億美元和9.7萬億美元。而阿里巴巴研究院的數據估計,中國中產階級的規模大概在3億左右。

中產階級人口 中國稱冠全球

不管怎樣,中國已擁有居世界榜首的巨大規模的中產階級人口,並且每年購買了全球70%的奢侈品,這是不爭的事實。2008年之後的10年,中國也迅速成為世界上汽車銷售最大的國家。盡管人均汽車擁有量還僅及全球平均水平的一半,但自2009年起,中國就連續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汽車市場。2018年中國汽車的銷量達2,800萬輛,超出美國1,000萬輛。2018年中國有1.5億人出國旅遊。當然,即使這樣,中國還有將近9億人從來沒有坐過飛機。

這些突飛猛進的改變在10年前簡直不可想像。盡管中國經濟在之前維持了30年的高速增長,但相對於美國、歐洲等少數發達經濟,中國經濟實力真正反轉的分水嶺則發生在2008年。

有意思的是,2008年那一年對於中國並不是好兆頭。除了雷曼兄弟倒閉和全球金融危機的蔓延,中國內地的天災人禍也接踵而來。這年年初中國華南地區經歷了罕見的冰凍災害,造成相當嚴重的經濟傷害;3月14日拉薩發生震動世界的暴亂;5月12日則發生汶川大地震,讓7萬人喪失寶貴的生命。盡管8月北京成功舉行了舉世矚目的奧運會,但10月份中國的滬指從上一年的6124點一直跌到1664點,成為中國股市開市以來最為嚴重的股災。

把握08年戰略機遇 改增長模式

但這一切並沒有阻礙中國領導人適時改變經濟增長模式的決心。相反,在全球金融危機破壞性地衝擊着大多數發達經濟和新型市場經濟體之際,中國看到的,是時候把經濟發展的重心從持續的出口擴張戰略中轉移出來了。

中國的領導人把這種轉變說成是對戰略機遇期的把握。今天回頭看,這個認知上的轉變充滿智慧。2013年,時任中央財經辦公室主任、習近平主席最信賴的經濟智囊劉鶴發表的「兩次全球大危機的比較研究」一文中就坦言,「(兩次全球大危機)比較研究的結論告訴我們,我國所處戰略機遇期的內涵已經發生重大變化。從經濟意義來說,在本次危機前,我國的戰略機遇主要表現為海外市場擴張和國際資本流入,我國抓住機遇一舉成為全球製造中心。本次危機發生後,全球進入了總需求不足和去槓桿化的漫長過程,我國的戰略機遇則主要表現為國內市場對全球經濟復甦的巨大拉動作用,和在發達國家呈現出的技術拼購機會和基礎設施投資機會。」

抵禦金融海嘯 發揮經濟潛力

盡管2008年推出的大規模的內需刺激政策至今仍飽受爭議,但沒有它,今天的中國經濟將是另一番圖景。釋放國內被抑制的巨大需求不僅讓中國經濟抵禦了外部衝擊,更重要的是,這一需求力量如此強大,可以說將中國的收入增長、經濟規模的潛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旨在升級和優化大規模基礎設施網絡的投資,使通訊和軌道交通網絡獲得快速升級的機會。2008年,除了在北京與鄰近的天津之間建造了第一條時速350公里的高速鐵路外,中國人對高鐵並無好感,而今天中國已擁有將近3萬公里的高鐵網絡,去年有20億人次乘坐高鐵出行。地區之間更加密集的經濟往來,以及受到鼓勵的城市化進程,讓人口以更大的規模進入城市,特別是大城市,極大釋放了中國的消費能力。

不可否認,土地和房屋的估值也在這10年快速急升,超過十倍以上的不動產價值的增長,幾乎同時發生在那些特大城市。雖說大規模的信貸擴張和沿海特大城市的房價曾面臨一度失控的風險,並造成一些後來的問題,但客觀地說,貨幣擴張總體上依然支持了收入和經濟規模的迅速擴張。

有意思的是,在這期間得到更多擴張機會的,並不是那些經受外部衝擊的加工製造業,而是10年前還幾乎不存在的新的商業形態。

互聯網科企崛起 經濟添動力

中國目前是全球電子商務和移動支付最發達的國家。2018年,中國擁有超過8億的網民,移動支付的規模約為24萬億美元,是美國的160倍。2008年,入榜全球最大市值的中國公司還全然是國有的銀行或石化公司,10年後則被阿里與騰訊橫空出世般地取代。也就是在2008年之後的10年,中國一躍成為擁有全球最具競爭力的互聯網和高科技公司的國家之一。

這一切看上去很意外。即使那時候製造業提供了中國大多數的就業崗位,但2008年之後製造業的表現並不亮眼。相反,由於鼓勵內需的政策和就業者工資超常的增長,它反而遭遇持續的危機和挑戰。而互聯網和互聯網賦能的新科技公司的蓬勃發展起初並不是政府規劃中的議題,更沒有產業政策的支持。但因為監管者並不能很好理解這些新的玩意意味着甚麼,以及會有甚麼樣的前途,他們意外地成就了2008年之後的中國經濟。

更重要的是,這種情形的出現幾乎從根本上改變了中國經濟的結構。盡管GDP的統計方法無法真實捕捉這一結構性的變化,但不可否認,今天中國的互聯網和科技公司成為過去10年中國最具活力的經濟成分。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經濟學家對質疑中國的GDP數字,比弄明白它的真實變化,表現出更大的興趣。如前不久,布魯金斯學會的研究報告說,中國這些年GDP平均每年被高估12%,意味中國實際經濟規模最多也就只有官方數據70%。

可是經濟學家當中又有多少真的想像到,過去10年中國經濟的實力驟然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並直逼美國這個現實呢?因此,我們真正需要弄清楚的是,中國經濟怎能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的10年躍上了她今天的能級。GDP數據或許只是中國真實經濟實力的一個極不完美的度量。

(張軍是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一家位於上海的智庫))

www.project-syndicate.org

過去10年,中國史無前例出現以億級計的中產階級消費者群體,令中國經濟實力驟然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並直逼美國。(新華社資料圖片)

撰文 : 張軍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欄名 : 中國經緯

資料提供 : Project Syndicate, 2019.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