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書店

副刊版 2019/05/07

分享:

亞馬遜退出中國電商市場,只保留電子書Kindle及海外購服務。有人覺得奇怪,賣中文電子書,鬥得過中國本地的電子書商嗎?以及,中國還真有大的讀書市場嗎?

保留Kindle,當然是要保留Kindle作為首選閱讀載體的地位,也確是未來書業電子化的重要基本步。盡管目前看來,以中國那麼大的一個市場,可供選擇的中文書還是極不成比例,於是長遠而言是有市場需求的。

至於中國多不多人讀書買書?這裏有個特別現象,就是從數據而言,有讀書習慣的人及買書的人,比例都不高,但目前中國可能也是新開書店最多最密的大國。不錯是少了過往我們常光顧的街角獨立小店及大型國營式書城,但在大商場中的名牌大型書店,確是有增無減。而且都設計可觀,形成一個網紅打卡書店的現象。

單算一下常去的幾家,上海有進口雜誌最好的衡山和集,有攝影書及氣勢型格最妙的誌屋(有幾十米高通天書架)。廣州成都有人氣及活動講座有聲有色的方所。蘇州有誠品。最新有杭州,開出成幾萬呎的單向空間。還不止,日本的蔦屋也決定要來,定在明年於西湖西溪一個新開發的片區落戶,成為短期內最期待的書店事件。

真那麼多人買書?這已不是重點,這和整個體驗及空間經濟的轉型有關,書店早已不止於書店功能,而是一個綜合體及理想閒逛消費經驗。到處展開城市開發的中國城鎮,特別需要這種書店體驗的帶動。這解釋了從成本營運而言,為甚麼不太能賣錢的書店能存活。因為開始時商場及開發商會以相對低租金吸引好書店進駐。書店本身的營收也呈多元化,譬如單向空間賣得最好的爆款是年曆而不是書。

撰文 : 李照興

欄名 : 中國新呢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