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直資 借鏡台推公營實驗教育

評論版 2019/05/08

分享:

本年度(截至5月3日),全港72間直資學校中,共有39間向教育局申請調整學費,另有22間發出不調整學費的通知書。關於直資學校的學費水平,早前我們撰文指出,直資學校中不單有一些收費高昂的「貴族直資」,其實也有不少是面向相對基層的家庭的「平民直資學校」,文章引來不少回響。

首先必須說明,我們無意為直資制度,尤其是部分名門直資學校辯護。我們上篇文章的結論其實是:「在往後的日子,對直資問題還有大量討論空間。而討論的焦點,不應只局限於所謂貴族直資,而是如何透過現時直資的經驗,來增加津貼學校的彈性,為家長及學生提供更多的選擇。」

不過我們覺得所謂貴族直資學校問題的討論,未能帶出香港教育制度的一些根本問題,而且亦無視了不少面向基層的平民直資學校所做的嘗試。而事情總有兩面,公共政策討論也不應只是黑、白二分。貴族直資可能真的令人討厭,直資制度也有問題,但也不代表所有直資學校都一無是處。大部分直資的批評者,都只是看到拔萃、聖保羅、英華等名校,但我們看見的卻是公理、中聖、伯裘、林大輝、甚至兆基創意書院如何嘗試在主流制度中走一條不同的道路。

直資縱有問題 勿一竹篙打一船人

我們完全同意,直資制度從教育平等的角度來看,的確不是好東西,但大家不能因此把所有直資的學校都貼上了貴族的標籤,並把選擇直資學校的家長和同學們,都加上破壞香港公營教育制度的標籤,因為也有不少並不是要爭做尖子,而只是純粹希望找一家壓力較小的學校。因此我們之前也寫道:「從增加家長選擇角度考慮,我們並不反對政府早前建議修訂「自行分配學位機制」,收窄直資學校的提早收生優勢,甚至對學費封頂,因為這也有助推動直資學校進行創新,以真正校本特色與津校競爭。」

此外,也不應忽視在平等問題以外,直資制度的其他問題也不少,例如老師的僱用條件。更值得關注的是,有些直資學校對不管是考試或課外活動成績的追求,對學生造成的壓力可能更大。

我們也是基層出身,從屋邨學校一步一步捱上去(何振聲更是畢業在舊制第五組別學校),自然知道現有制度,如何能為清貧學生提供一條出路。教育制度的確是有重要的社會流動功能,是一個重要社會身份分配機制。不過分配機制,卻不應是教育制度的唯一功能,因為它也有讓每位同學都能發展潛能的作用。

倡教育公平 照顧不同需要孩子

現在討論教育功能的焦點,彷彿就只是如何分配社會地位,尤其是透過「教育平等」(education equality),意即是教育資源平均分配,讓低下階層也有爭取大學學位,提升向上流動的機會。但另一種說法卻是我們的目標應該是「教育公平」(education equity),意指在教育過程上,能照顧孩子的不同能力與需要,激發各人的潛能,做到真正的平等發展。

但香港的公立大學學位怎樣算也不超過30%,當我們把目光放在哪一類學校,能讓學生能在公開試中考取最佳的成績,送更多的學生進入大學,我們也就忽視了其他更多同學的需要。每位同學,不論階級、背景,其實應該都有接受適合他們教育的機會,對於成績較弱,更多是基層的同學,現在的公營教育體系,又是否提供了最適切的教育?要注意,這裏問題並不出在個別學校或老師,而是整個制度。

再次澄清,我們並不是直資制度的支持者,撑的可能只是哪些在主流制度下嘗試創新的學校,不管是姓直(資)或姓津(貼)。我們只希望往後的討論能在「打倒直資」之餘,也能討論一下現在所有主流學校(國際學校以外)共同面對的制約和局限。缺乏這個討論,就算推倒了直資制度,也解決不了多少香港教育制度的問題。

台現另類教育 促進多元發展

為了進一步拉闊我們的討論,希望社會人士可以參考一下,近鄰台灣如何在公營教育部門內推動實驗教育,是如何向「教育公平」的路進發。眾所周知,台灣教育在威權統治時代、比香港還要中央集權,政府管制更多,但在民主化的政治大氣候下,公民社會出現不少體制外的另類教育嘗試,例如種籽學苑、華德福、森林小學等,甚至在家自學也日見流行。

經過十多年官民的共同努力,2014年教育實驗三法通過,確立了在台灣以公費推動實驗教育的做法。立法的目的,就是為了鼓勵教育實驗與創新,以保障下一代學習及受教育權利,增加家長選擇教育方式與內容之機會,並促進教育多元發展,推動適性學習機會。台灣現在有三種實驗教育形態,包括學校形態、非學校形態、以及公立中小學委託私人辦理方式。第一類促進了公營部門內部的多元化,第二類保障了在家自學和在體制外學習的權利,第三類卻是因為台灣學校從來都是官立,而現在卻在公辦民營的原則下,創立了不少創新的學校。

機會均等也是台灣實驗教育的重要原則,以往體制外的民辦另類實驗學校,只有社經地位較高的家庭能選擇,如今實驗教育三法通過後,官辦公營與官辦民營實驗學校相繼問世,使適性就學不再是少數人的選項,更有助於促進教育機會均等。究其實台灣頗多教育創新,也是在偏遠鄉郊,社經地位較低的社區學校中開始,立法推動實驗教育,也令這股改革風潮得到延續及支持。

港公營教育 宜效直資「創不同」

當然台灣的經驗不是甚麼靈丹妙藥,在實踐過程也產生了不少問題,亦未必完全適合香港。尤其是因為在民主化與民間社會的蓬勃發展之下,台灣實驗教育能夠得到社會廣泛的支持,反觀香港有關教育的討論,顯然和台灣的深度和廣度,還是有一大段距離。

確實,從教育創新和照顧學習差異角度來看,香港主流教育系統還有很大進步的空間,以直資制度推動教育多元化,也是未竟全功。因此檢討直資制度是有其需要,但同時我們也要在公營教育部門內,打開創新的通路,並想辦法保留現有直資學校所作的創新嘗試和經驗,吸收直資制度能推動「創不同」的條件,令津貼學校也能獲得更多制度的靈活性(如教學語言、文憑試應考的選擇、職業教育元素等)和資源配置(如對弱勢同學資源傾斜),並在教育公平的前提下,為同學們提供更適切的教育經驗。

從教育創新和照顧學習差異角度來看,香港主流教育系統還有很大進步的空間。(資料圖片)

撰文 : 趙永佳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社會學講座教授
何振聲 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政策及領導學系講師

緊貼財經時事新聞分析,讚好hket Facebook 專版